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二章: 大潰敗

  在史稱“亞美戰爭”大潰敗的十五年后,曾經的東方中心:君主制的亞寧帝國已經徒有虛名,作為戰敗國淪為西方大國美達布索亞的殖民地,社會被重新定義為三個等級,一等公民是來自美達布索亞的西方殖民者,第二等級是西方殖民者和當地亞寧人的混血兒,而第三等級才是亞寧原住民。
  嚴重的社會動蕩導致了很多亞寧原住民經濟上的窘迫,大量的失業和城市移民,使城市的大片地區淪為貧民窟,和猛增的暴力犯罪的溫床。
  在亞寧首都“海市蜃樓”舊城區,貧民區林立,被一條長長的海事運河和上等公民居住的繁華中心分隔開。這里在亞寧帝國鼎盛的時候,也曾輝煌過,而現在只剩下冬日里鵝卵石街道上的積水中倒映著逝去的浮華時光,就猶如這座城市的名字,宛若海市蜃樓一般,盡皆幻象。
  而明天,正是一年一度的“同盟日”:慶祝亞美戰爭結束和新的亞寧共和國在西方大國美達布索亞的扶植下成立,如今已經是第十五個年頭。表面上是兩國重新建立和平聯盟,但從實際意義上說,這是美達布索亞強加給亞寧的節日,用來炫耀自己的勝利,并且鞏固自己的地位,因而對很多老亞寧人來說,“同盟日”更像是種恥辱,因而被本地人稱為“國恥日”。
  所謂每年一小慶,五年一大慶。殖民地政府尤其在意本次慶典。無論新老街區,四處掛滿了彩燈,為剛剛降臨的夜晚添上色彩。
  洪月笙一瘸一拐的穿梭在人群中,手里提著用錢包里的錢剛買的食物,用油紙包地好好的,所以不再像之前那般冒冒失失得了。盡管如此,由于身材小,不顯眼,時而還是會被沒看到他的大人撞到。穿過巷子時他看到煤油燈下有手藝人吹著糖人兒捏著面人,兜售六合彩獎券,街邊住所里有人準備著晚飯,也有人家在二層小樓里吵吵鬧鬧地打著麻將。舊城鬧市區是洪月笙回家的必經之路,樓亭燈火輝煌,好像金子鑄成的一樣,還有戲曲聲傳過來,中式閣樓上正投射著戲劇“貴妃醉酒”的全息影像:
  “今宵如夢里。。。
  想當初你進宮之時,萬歲是何等愛你,到如今一旦無情明夸暗棄,難道說從今后兩分離!”
  影像中的花旦邊咿咿呀呀地著四平調,邊載歌載舞的表演著劇中角色醉酒的扇舞,時而掩袖而飲,時而醉步。戲還是那出老戲,但角色為了更加符合美達布索亞殖民者的審美喜好,女性角色服飾被改的更加暴露貼身,舞動起來多了幾分性感。
  而在巨大的全息影像下,是在鬧市區負責巡邏的警用機動部隊主力“機械之心”,頂著“佛”的面孔,嚴密注視著四周每一條街道—
  “亞美戰爭”后,面對亞美簽署的不平等協議和殖民地法案,一度大量亞寧反政府武裝的興起,對抗美達布索亞政府,其中尤以反美組織“復興會”成長迅速,以至于讓美達布索亞殖民政府震驚。于是政府改造了戰時軍用武裝部隊“機械之心”,憑著高度的機動性和武力,機械之心迅速建立秩序,美達布索亞殖民政府也宣稱其為良好公共秩序的保護者,實行鐵腕統治。
  洪月笙遠遠地躲著這些機械部隊,跑到鬧市區的最后一段紅燈區“春之嵐”街,各種霓虹燈紅酒綠,風塵女子從閣樓二層拿著彩色絲巾向下吆喝著,叫著經過的老相好的名字。
  洪月笙穿過一棟閣樓,輕軌火車轟隆隆從頭頂上經過,他沿樓梯準備走上二樓,上了一半看到樓下的梅花樹,又跑下樓摘了一朵他覺得花形好的梅花下來。
  再次上樓來到門前,正欲敲門,突然聽到房間中忽隱忽現的女性**聲。
  “嗯。。。嗯。。。。”
  洪月笙把臉湊近殘破的木門,從門縫中可以看到屋中的景象:室內地上凌亂的扔著各種衣服,白色絲質的女性睡衣掛在房間中作為裝飾的老型亮黑色越野摩托上,黑白相間的男性美達布索亞軍服則掛在窗前。越過散亂的衣物,一對全身赤裸的肉體正糾纏在一起,其中年輕短發女性背對著洪月笙,正坐在身下一個身材有些發福的中年美達布索亞白種男人身上,女性一雙頎長水潤勻稱的秀腿夾著男人臀部,支撐著身體上下前后起伏,汗水流過瘦削玲瓏的后背上的彩色鳳凰紋身,酥胸隨著擺動,從后邊看若隱若現,不時發出誘人的呻yin聲—洪月笙臉騰地就紅了,他趕緊背過身靠著門滑坐到地上,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液,就不敢再發出聲響,不過腦海里剛看到的女孩那只從后背一直蔓延到脖頸處的彩色鳳凰,在肩胛骨不斷舒展和閉合下,好像展翅飛翔的景象揮之不去。
  洪月笙把隨身帶著的兩包油紙包著的點心中一份留在門前,還別上野花,然后躡手躡腳的走開了,他剛走沒多久,房間里便想起了男人釋放的吶喊聲。女孩穿上睡衣打開房門透氣,她瓜子臉,容貌秀麗,皓膚如玉,和其他風塵女子不同并不施脂粉,因為剛才的劇烈運動雙頰暈紅,有點大手大腳的用雙手拉著胸前半遮半掩的睡衣呼扇著,讓室外冰冷的空氣吹進來帶走胸前的汗水,一邊喝著男人為她帶來的最愛的聽裝啤酒。意外地,她看到了門前地面上的包裹,那朵朱紅的梅花還是在包裹上隨著微風搖擺著,在一片灰白的背景下格外顯眼。
  過了紅燈區,就是一個巨大的垃圾場。這里,幾乎可以算是唯一的新舊城區交匯的地方—兩個地區的生活垃圾都會扔在這里,構成了一個巨大的廢墟,洪月笙在廢墟里七扭八扭,確保沒有人在周圍后,從碎石瓦礫中鉆進去,眼前是一個崩塌的寺廟,寺廟已經被茂密的植被覆蓋,月光穿過破碎的天頂,投射下來,為洪月笙投射出長長的影子。
  在布滿蔓藤的墻壁角落里,有一個隱藏的攝像頭,正慢慢轉向他。監視器中的洪月笙,正抬頭看向鏡頭,而鏡頭靜靜的變焦伸縮了幾次。
  洪月笙從攝像頭做了個表示安全的手勢,隨后才移開一個布滿苔蘚幾乎和地面融于一體的井蓋,翻身沿著下水道豎井樓梯滑下去。
  向下滑過狹窄的豎井,在洪月笙身下的就是四通八達的“海市蜃樓”下水道系統,過去作為城市的主要污水處理體系,現在舊城區的系統已經廢棄,但出人意料的是有不少亞寧人生活于此,他們多數身著簡陋實用的衣服,脖子上纏著卡其布圍巾或者頭戴氈帽,踏著下水道的污水忙忙碌碌地走來走去。
  并沒有太多人關注順著樓梯滑下來的洪月笙,再快落地的時候,他控制了下下滑的速度,避免受傷的腿過猛撞擊地面。一接觸地面,洪月笙便朝三號管道走過去,但剛進去幾步,他就發現前邊站著幾個高大的身影擋在了他前邊。
  洪月笙轉身就想跑,
  “抓住他!”
  洪月笙剛跑到進來的管道口附近,就被早已埋伏好的另外兩個人攔住,無論他如何拼命掙扎,還是生生被架了回來,幾個人除了有一位身穿青色衣服,消瘦的女生年齡略輕外,都是清一色的大約十八九歲的男性,包圍成一圈,把洪月笙圍在期間。中間的一個人虎背熊腰長得好像狗熊一樣的年輕人上來就一拳打中洪月笙腹部,打的他腹部一陣痙攣,禁不住跪倒地上只吐黃水。
  “呸!”
  狗熊往洪月笙身上啐了一口口水。
  ”叫你跑,小兔崽子!”說罷又是一腳,洪月笙剛用一只手肘撐地想爬起來,就又被踢倒。這次懷里的油紙包著的點心一下子飛了出去,落在前邊地上。
  洪月笙不顧疼痛,趕緊爬過去想把點心夠回來。其他人看著他心疼的爬向點心的樣子譏笑起來。
  就在他剛抓到點心的時候,一只軍靴一腳踩下來,把他的手和手中的點心一起踩到地上,點心立刻粉碎,從破碎的油紙中被擠出來,順著軍靴下洪月笙的手指間融入地上的污水中,和成了泥。
  “太子!”
  “太子。”
  周圍的人趕忙點頭打招呼,洪月笙咬著牙,順著軍靴抬頭看上去:一身黑白相間的亞寧軍褲,軍服,銅扣腰帶,同樣有些舊但熨燙的很整齊的亞寧預備士官服,領子筆挺,鎖骨前掛著舊亞寧帝國軍徽—是一枚象征皇權的權杖掛飾。這位外號被稱作“太子”的年輕人面容周正,盡管年紀輕輕,卻頭發梳成整整齊齊的短側分,眉宇間透著一絲桀驁不馴,儼然一副正統軍隊大院子弟的做派,顯然他是這幫人的頭目。
  太子的青年低頭瞅著地上臟兮兮的小男孩,皺了皺鼻子,“真不愧是小叫花子,為了一包點心就可以出賣行動。”
  “我,我沒有。。”洪月笙疼的呲牙咧嘴,說話上氣不接下氣。
  ”那好,我們說好了你搶到錢包,引誘那幫美達布索亞走狗到十三號街。那么現在人呢?”
  “那里有機動部隊,我只好改道。”
  “還嘴硬!”太子把腳在洪月笙的手上轉著擰了擰,疼得他躺在地上直打顫,“我們倒是覺得是你反骨報的信兒。”
  那位一身青衣女孩也蹲下來,單手拂過地上的洪月笙臉頰,尖尖的指甲劃得洪月笙的臉頰滋滋作響,她歪頭看著洪月笙,她有著貓一樣的臉龐,臉頰兩側有些許雀斑,嘴唇擦過一點劣質的唇膏:
  “小弟弟,別自作聰明。如果你什么都沒做,怎么會有機動部隊突然出現在舊城?那個混血兒落水,你怎么會救他?還收了他的錢?別以為我們什么都不知道!”
  “我說過沒有!我沒有出賣任何人!”洪月笙說著搖頭甩開青衣女孩的手,啐了口口水不偏不倚落到她的臉上。
  “哇!”青衣女孩趕忙用手拼命擦臉。
  “敬酒不吃吃罰酒!”太子見狀,抬起踩住洪月笙手的腳想踢他的頭,洪月笙抓住機會,猛地抓住太子剛抬起來的軍靴,太子一驚沒來得及提防,被洪月笙一把拉倒,轉而騎到太子身上,朝著太子的臉就是一拳。
  周圍幾個人一看慌了神,青衣女孩沖幾個伙伴大喊:“你們傻呆在這干嘛!還不快去幫太子!”
  幾個人這才醒過神,沖上去一邊拉住洪月笙,一邊連踢帶拽,可無論如何,洪月笙就是專照著太子打,幾下下去就把太子打得鼻血直流。好不容易狗熊才把洪月笙從太子身上拽下來。
  青衣女孩趕緊過去照看太子,太子用手一摸鼻子和臉,滿手是血,他推開青衣女孩,氣的咬牙切齒的大喊:“混蛋,給我打!”
  其實不用他吩咐,幾個手下已經是圍住洪月笙,洪月笙這時已經從地上隨手抄起一跟鋼筋,拿著沖著周圍幾個人胡亂揮舞,大叫:
  “別再過來!誰過來我捅穿誰喉嚨!”
  “小兔崽子!”
  由于他剛才的行為,幾個人都有所忌憚。最后還是狗熊有膽量,吼了句:“今晚非干死你不可!”就往上沖過去,就在兩人要交手之際,
  “你們給我住手!”這時候幾個人后邊突然傳來一聲喝止,居然還是女聲。
  剛從地上站起來的太子回頭一看,一個妙齡少女正站在身后,穿著墨綠色夾克和貼身牛仔褲,背后還背了個吉他。即便冬日里衣物厚實,依然沒有擋住一直竄到脖頸處的鳳凰紋身。
  “哦,是鳳蝶姐。”太子點點頭,其他幾個人也都停了手,洪月笙也一時就呆立在那,放低手中的鋼筋,但立刻被狗熊抓住衣領提起來。
  “夠了!”鳳蝶聲音雖悅耳,但是語氣強硬:“你們幾個大小伙子,一起欺負一個孩子,不太合適吧?”
  “呦,我還當是誰呢?”青衣女孩裝著成熟的奚落鳳蝶,但語氣中依然無法演示她稚嫩的年紀,實則充滿了妒忌:“原來是鳳蝶姐啊。”
  “琪琪,輪不到你說話!”太子一邊擦去臉部血跡,一邊斥責被叫做“琪琪”的青衣女孩,琪琪被訓斥,便不敢再答話,但依然充滿敵意的看著鳳蝶。
  “鳳蝶姐,我們不是沒事找事兒。”鳳蝶比他們都略大幾歲,道上混的年份也更久,即便太子也對她有幾分敬畏,“你知道明天就是國恥日,據說這次美達布索亞搞大的,還指派了什么新殖民地大使來講話。上頭下的命令,讓我們想個辦法抓到大使身邊的工作人員逼問出大使的行程。我們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引誘到幾個大使貼身侍衛,都被這小子反骨搞砸了!”太子依舊狠狠的看了一眼洪月笙。
  “這孩子我認識他很久了,他不是那種會反骨的人。”鳳蝶冷冷的回道。
  太子走到鳳蝶身前,背對手下,壓低聲音:“鳳蝶姐,你這樣我回去沒法向上邊交代。”
  鳳蝶也抬頭盯著太子,絲毫不示弱,“事情沒辦好,把屎盆子都扣到一個孩子身上,可不地道!”
  “鳳蝶姐,你別讓我為難。”太子似乎拿鳳蝶沒有辦法,露出了難為的表情。
  鳳蝶看著太子,嘆了口氣,心說,都還是些孩子啊。她從懷里拿出一張紙條,遞給太子。
  “這是什么?”
  “這是我今天下午剛從一個客人那里探聽到的信息,他是負責接待新殖民地大使抵達事宜的地方官員,也是我的常客。”說著鳳蝶打開字條。“這上邊記著大使明天的具體時間安排。現在你拿著這個去交差吧。”
  太子沉默了一下,伸手接過紙條。他本打算轉身,剛轉一半有轉回來,把臉貼近鳳蝶耳根,低聲說:“這次行動成功之后,你別再做這行了,跟我吧,我再好好和我叔叔說說。”
  鳳蝶微笑了一下,也把尖尖的下巴往太子耳旁處探了探,輕輕吐了口氣:“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日子要過,我怎么過是我的事兒。”
  太子感到受到了侮辱,臉漲得通紅,但又無可奈何,一時對鳳蝶無言以對。只得轉頭吆喝手下:“我們走!”
  “啊?”狗熊剛揪著洪月笙的衣領把他提起來,一下還沒明白,“就這樣放了這個臭小子了?!”
  “鳳蝶姐都給說情了,咱還能不給個面子嘛~”琪琪怨毒的一語雙關的推了狗熊一把,暗示他別再堅持。狗熊惡狠狠的威脅了句:““小子,你等著。”但還是聽話,和幾個人趕緊跟向已經走開的太子。最后走的是琪琪,她拂過洪月笙的肩膀,然后也轉身走了。
  每個人經過鳳蝶的時候都點頭示意:
  “鳳蝶姐。”
  “鳳蝶姐。。。”
  雖說如此,剛走遠點,幾個人還是禁不住碎嘴:
  “你看到鳳蝶的臀部了嗎?真他媽性感。”
  “那胸才養眼!”
  “噓!小心太子一會兒抽你。”
  琪琪和鳳蝶擦肩而過,她比鳳蝶低了有半個頭,側頭低聲用還稚嫩的聲音警告鳳蝶:“我警告你,你離我的太子遠一點!”
  鳳蝶并沒有轉過臉,只是同樣低聲微笑的回答:“女人沒魅力才會成天擔心男人跑掉。”
  琪琪一下張著嘴無言以對,半響只得剁了一腳地氣呼呼的拂袖離開。
  洪月笙等看到所有人都離開了,才哐當一下扔下手中的鋼筋。精神一放松,突然覺得身體劇痛,雙膝跪地,加上太久沒吃東西,體力不支倒在冰冷的地面上,他模模糊糊看到鳳蝶跑過來,蹲下躬身貼近自己。屈身的時候,堅挺的胸部貼近洪月笙,他依稀看到外套里,鳳蝶低胸V領毛衣上別著的梅花。紅紅的梅花慢慢的旋轉起來,好像小時候見到的萬花筒一樣,將他帶入黑暗之中。
  而在他的背后,琪琪剛才拍過的地方,一個不起眼的小裝置正斷斷續續發送著信號。。。
  起點中文網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a><a>手機用戶請到閱讀。</a>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安徽快三开奖走势图 云南11选五走势图昨天 炒股视频教程 快乐双彩好运奖开奖结果 群英会出号走势图 p62开奖历史结果 排列五个十百千怎么看 天津11选5走势图基本 河北快三开奖走势图今天 在线理财平台 重庆幸运农场今天开奖号 股票看k线图有用吗 贵州快3走势图500期 北京快中彩指标统计 北京快乐8开奖官网 赢真钱可以提现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