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八章: 春之嵐會館

  美亞編年歷15年11月17日,在之后被廣泛稱為黑色11月。在17號日間爆發的游行及暴力事件,到夜間已經愈演愈烈,騷亂擴散,街頭巷尾一片混亂。
  即便上千名示威者被美亞聯合政府警方逮捕,“復興會”及其支持者還是成功的控制了數條街區,如果說復興會更多的是為了表達自己的訴求的話,與此相反的,亦有不少真正的暴民趁火打劫。
  僅在著名的舊城商業街區金寶街,夜晚大雪漸停,就有百余名蒙面青年在夜色中焚燒警車、公共汽車和沿街建筑,切斷交通,占領高速路,踩著雪后泥濘的地面,劫掠數十家店鋪—不僅對美達布索亞人,甚至對混血兒,乃至亞寧老百姓開的店鋪亦打砸搶劫,對于很多有保護措施進不去的店鋪,甚至有縱火付之一炬的行為,一時間美亞聯合政府駐海市蜃樓的警力明顯處于劣勢。
  但如果注意觀察,會發現這些蒙面青年實際上是有規劃的行動,他們分組搶劫指定的店面,再帶著戰利品遁入漆黑的小巷。
  一家古董店外,兩個身著帽衫,衣服背后還各自有一只閃著熒光的青蛇和白虎圖案的混混趁亂搶走了其中的中古首飾,然后放了把火,癲狂地跑出店鋪。
  轟!!
  古董店在他們身后炸成灰燼。
  “哇歐!太爽了!!!”
  兩個人都長得古怪,正興奮的沖天空胡亂吼叫的穿白虎帽衫的青年虎背熊腰,一頭短寸,腦門上還不規則的長著兩只尖尖的細角;另一個青蛇帽衫的則瘦如黑蛇,駝背使他顯得很矮小,長發披肩,瞳孔呈上下豎直的一條線—“殘缺者”,戰爭時期生物武器的第二代受害者。
  “大哥,這些東西老值錢了!咱們上繳前自己先藏點私貨吧!”個高的白虎帽衫問瘦弱的青蛇衫。
  “別胡說,鄉巴佬,你當還是在咱老家呢!”青蛇衫轉頭訓斥他,瞪大了蛇一樣的眼睛,瞳孔如萬花筒一樣翻卷了一圈,說話的聲音又尖又細:“這可是大都會!小心不老實被會長打斷你的狗腿!”
  白虎衫被罵了,縮回頭,不吭聲了。
  “趕緊走,我們已經晚了!”他們兩個是最后一批混混,相續遁入黑漆漆的小巷,朝著青樓區“春之嵐”跑去。
  “春之百貨”,位于海市蜃樓舊城區著名的紅燈區,是個四面被白色的殘舊購物中心舊樓包圍,位于海市蜃樓舊城區著名的紅燈區:春之嵐街的中心地段。圍墻之內,是一片巨大的棚戶區,其間日月無光,污水橫流,天然就是來自黑白兩道的不法之徒藏匿的城內之城,自成一國。
  很多在海市蜃樓犯了事兒的亡命之徒,湊夠保護費,就往這里一躲,便像是一根針掉入了大海,連美亞聯合政府都不愿意淌入這個渾水,所有的罪疚就這樣在曲折蜿蜒的橫街窄巷里消失的干干凈凈。在春之百貨后樓不起眼的入口,被一男一女兩個守衛把守著。
  男的又高又胖,像被氣吹鼓了的氣球,皮膚黝黑,身著黑色蓬松皮夾克。女的則身材火辣,一身黑色S_M女王皮裝,其上從頭到腳都是鐵釘;除了鼻環以外,眉骨,嘴唇,右耳也打了鋼釘,對于這樣狂熱的釘環控,通常在身上其他隱秘的地方也有釘環,之不過從外邊看不到罷了。
  穿著青蛇,白虎帽衫的兩個小混混,戴著帽子插著兜,來到門前,向把門的兩個守衛出示了ID卡。
  其中身材矮小些,身著青蛇帽衫的男人從寬大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細碎的中古首飾:“交租子。”
  男守衛交叉著雙手,上下打量了白虎和青蛇一下。S_M裝束的女郎則指了下青蛇:“你進去。”
  她又看向白虎:”他留下。”
  白虎向青蛇點點頭,男守衛撇了下嘴,側開身子,讓青蛇勉強通過進入后門。
  一進去,是個狹小的房間,很像個更衣間,墻上貼著些殘舊的美女三級片海報,都是春之嵐街自產自銷的貨色。房間里邊還有一位身著灰色中山裝的守衛,上下搜了青蛇一遍身,然后向墻角的攝像頭做了個手勢,才帶著青蛇走到房間盡頭的試衣簾里,打開里邊的暗門,前邊是條幽黑的小巷。
  中山裝男子帶著青蛇踏過泥濘的雪路,向“春之百貨”主樓走去。
  雪路兩旁是低矮的棚戶區,屋頂插滿老舊的電視天線,為了滿足自給自足的需要,其間不乏一些掛著豬肉的肉鋪,雜貨店,但皆面容陰森。
  青蛇注意到在巷子左右的陰影里,時隱時現出成群詭異的眼睛,這是居住或工作于這里的打手,賭客,風塵男女,隱約還可以看到有躲在角落里“追龍”的癮君子,以及對人大打出手的毒販—“追龍”是海市蜃樓底層的黑話,講的是吸毒走了魂,眼前就好像有一條龍在盤行。
  在主樓附近,還有工人在夜里繼續施工,一架正在做拆除側樓施工使用的吊著鐵球的吊車剛停止工作,駕駛員打開吊車門,探出頭開抽煙。
  后門門前,S_M女郎也照例把身著白虎帽衫的男子推到墻角,上下搜查。
  當摸到白虎下身時,白虎忍不住挑逗起女郎:
  “小妞,你這么摸來摸去的,一會兒爺硬了怎么辦啊?”
  女郎猛地右手一把抓住白虎下體,手上用勁,帶著假指甲的手指深深陷入白虎兩腿之間。
  “呦!老娘倒是一直想看看如果男人蛋都沒了,還硬不硬的起來~”女郎猛用力把白虎臉部按到墻上,把嘴貼近白虎,挑釁著說道。D罩杯的胸脯在白虎背后蹭來蹭去,胸衣上邊的鐵釘劃在白虎的帽衫上發出“沙沙”的聲響。旁邊虎背熊腰的男守衛幸災樂禍的壞笑起來。
  畫著血盆大口的虎口造型的帽子擋住了白虎的臉,但是從白虎帶是聽起來聲不改調:“開個玩笑嘛,美女,別玩不起啊!”
  青蛇被帶進“春之百貨”主樓地下室,進門的地方墻上掛了燙金的牌坊“春之嵐會館”,一看就是名家所書。
  正對的是會館電梯,電梯口守著一群身著黑色中山裝的混混,各個兇神惡煞,其貌不揚—以前就有聽說春之嵐會長網羅了一批“殘缺者”,暗中控制春之嵐街,經營地下錢莊,春樓,放高利貸。
  “喂!這邊!”灰中山裝男子看著青蛇往會館里瞅,便吆喝了兩句:“瞎看什么看!”
  青蛇趕緊低頭跟著灰中山裝往側門方向過去,走下樓梯,經過電機房,是個地下庫房,地方還挺大,里邊竟然有兩條移動的履帶流水線,流水線旁站著工人,每個人都戴著紫外線頭燈及眼睛,這套設備幫助他們即便在昏暗的光線下也可以用放大鏡觀察珠寶成色,工人們都埋頭挑選履帶上送過來的各種寶貝,放進不同的筐中—原來這里是為搶來的贓物分門別類的地方—贓物在這里經過處理后,貼上標簽直接拿到前邊的春之百貨銷售給客人。
  青蛇被帶到履帶流水線的起點,一個看起來像個大漏斗的地方。
  “哎呦唉,就你晚~害我熬夜~“負責點貨的是個面色蒼白,涂著夸張的玫粉色眼影,一直延伸至眉骨,唇妝也是同樣色系,包著時裝頭巾,穿著在意的嫵媚男性,但說話舉止女里女氣,他挑起一只手指滑向漏斗:“把東西倒這里。”
  青蛇從兜里掏出珠寶,“嘩啦啦”扔進漏斗里,珠寶通過漏斗,流入履帶,送給刪選的工人們。
  “還有沒有了?”玫粉色眼影男子問。
  “沒了。”
  “真沒了??別被我發現了,發現了有你好看!”他邊柔聲說著,邊把手指在空氣中往下一劃。
  “真沒了。”
  玫粉色眼影男瞥了青蛇一眼,從兜里取出一捆被橡皮筋扎好的紙鈔,抽出四張來,遞給青蛇,“行,走吧。”
  青蛇于是快速轉身離開,沒走兩步,玫粉色眼影男突然叫住他:“等一下!”
  青蛇停下腳步。
  “春之百貨”后門更衣間,門突然被推開,白虎被一把推進房間,女郎緊跟其后進入房間,反手把門鎖上。
  門外,男守衛交叉著雙手,目視前方,當做沒事兒人一樣。
  白虎摔倒在地上,S_M女則一邊走一邊把身上的鐵釘外套脫下來,一甩甩到攝像頭上。
  監控間,負責監視的混混看到影像被擋住,雙手抱頭靠向椅背,吹了聲口哨,向旁邊的同伴說:
  “得,大姐又有看上的了!”
  “唉,哪天輪上我啊!我想被上還來不及呢!”
  “你沒被她看上就燒香拜佛吧!上次她看上的那個,被帶進房間霸王硬上弓,那男的出來后三天走不了路!”
  更衣間里,白虎仰頭看著邊脫上衣邊過來的女郎,邊笑著說:
  ”美女,心急了點唄,直接更衣間來啊?我知道有一間還不錯的賓館。。。”
  女郎:“現在看看是誰玩不起!”
  話還沒說完,已經脫去上衣,露出一對隆過的傲人酥_胸,乳_頭上釘著骷髏鋼釘,她抽出腰間皮帶,“啪”的一聲在地上抽了一鞭子。
  “口味兒夠重的啊,妞!”
  S_M女郎嘴角上調,伸出舌頭添過上唇,朝白虎撲過去。。。
  更衣間外,男守衛聽到房間里丁零當啷作響,依然目視前方,但是忍不住笑出來。
  會館樓上餐廳中,后廚剛做好的鯽魚舌燴熊掌,馬上被送上餐桌。
  餐廳四壁都包著黑色檀木,上邊秀有燙金的繡花和蝙蝠,諧音“福”到。服務生經過餐桌旁“和氣生財”的橫幅,把熱騰騰的菜送到會長做得正席面前。餐桌上此時放滿了蒸駝峰、梨片拌蒸果子貍、蒸鹿尾、野雞片湯和熱豬腦。
  餐桌圍坐著的都是會長的副手,餐桌旁則站著一圈打手。餐桌對面則擺著夜叉形狀的中古鎧甲形狀的機甲—這時亞美停戰結盟是美達布索亞制作的第一款用于在亞寧巡邏的東方風格機甲的原型機,價格不菲,目前早已變成工藝品了;餐廳的落地窗可以鳥瞰整個春之嵐街。
  “會長,這是專程請以前宮廷廚師做得鯽魚舌燴熊掌,請趁熱品嘗。”
  會長是一位梳著七分分頭,頭發已經灰白,面容兇惡的男人,下巴處的短須也已經灰白,不茍言笑,只是在需要給予意見時微微地點了點頭。
  旁邊一個副手搭腔:“多謝會長大人,這要是以前,得是亞寧皇帝才吃得到御膳啊!”
  另一個也隨聲附和道:“可不是嘛,現在春之嵐會館越做越紅火,多虧了會長的領導。”
  會長擺擺手,大家就不敢再吱聲了,全都低頭吃起來。只有坐在會長旁邊的律師繼續報著會館的賬目:
  “托游行,暴力沖突的福,我們的軍火收益從幾天前上漲了百分之四百二十,并且需求在持續增長。加上我們一直在贓物營銷,不動產,勞工,妓_女的利潤,春之嵐會館本季度的盈利可以達到創紀錄的百分之三百。。。”
  這時候一個黑中山裝的手下拿著手機急匆匆的走進來,湊近會長耳旁嘀咕了兩句。
  會長接過電話,從面無表情突然變成了陰森的微笑,聲音沙啞低沉:
  “噢,是仲久啊?”
  春之百貨后門更衣間內,隱約有女性支支吾吾的呻yin聲。。。S_M女郎雙手被自己的腰帶綁在更衣間暖氣片上,雙腳也被牢牢的綁住,蹲坐在地上,嘴里塞著條襪子,因此只能發出嗚嗚的低吟,無論如何憤怒掙扎也無濟于事。
  女郎又徒勞的左右掙扎了幾下,還是未擺脫半分,襪子的臭味熏得她直流眼淚,把眼妝都弄花了。她兇狠的嘶叫只有吱吱嗚嗚的聲音,怒火中燒地看向試衣簾方向。
  金寶街漆黑的小巷中,真正的青蛇正躺在白虎身上,兩人都被打暈,全身赤裸,只剩下內褲,兩人疊在一起,被扔到垃圾桶旁邊。
  “阿嚏!”昏迷中的青蛇凍得打了個噴嚏。
  更衣間內,被縛女郎所看的方向,已然脫下白虎帽衫的男人,正是仲久。
  仲久一邊拿著背面貼滿鋼釘的女士手機貼著右臉頰通話,一邊回頭沖S_M女眨眼告別,還張開手做了個飛吻的手勢。
  “嗚嗚嗚!”女郎氣憤的嘶叫著。
  “呦!老爺子!好久不見啊!近來可好啊?”
  仲久現了原形,又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邊說著,邊摸到機關打開試衣簾后方的暗門。
  地下庫房中,玫粉色眼影男叫住青蛇,從背后邊看著他:
  “你,轉過來!”
  青蛇略微停頓了一下,但還是慢慢地轉過身來。
  玫粉色眼影男走過來,仔細端詳青蛇,伸出手,輕輕挑起藏在青蛇帽衫下的面孔。
  清秀但有些營養不良的面孔,烏黑的眼睛,臉上數處擦傷—帽子下的面孔就是洪月笙。
  玫粉色眼影把右手伸進衣服,洪月笙暗暗地握緊拳頭。
  ”啪!”
  玫粉色眼影嘴里模仿著開槍的象聲詞,手從衣服里猛然間抽出來!手指尖竟然是。。。。五塊錢。
  他把零錢塞進洪月笙的上衣口袋,
  ”我看你挺機靈的,下次再過來,給阿美我帶只好牌子的護膚品過來。”他邊說著,邊用右手輕輕拂過自己的臉頰,“這天殺的地下室啊,暗無天日的,害得我這嬌嫩的皮膚啊。。。”
  洪月笙趕忙點點頭,再次轉身匆匆的去了,臨走前順手拿走了門口架子上的一副珠寶工人用的紫外線眼鏡。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快3网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数据 北京快3开奖结果图 体彩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 天津时时彩几点钟停售 好彩1玩法 什么可以才能了解腾讯分分彩 北京荣添化成配资公司 快乐十分任选4玩法 四川金7乐走势图下载 福彩15选5软件下载 股票基本交易规则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号 山东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中国神华股票行情 陕西11选5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