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四十章:亞寧之虎

  一雙空洞的眼睛,在面前的強光照射下,淚腺所能分泌的淚水也都被蒸發掉了。終于眼皮再度疲勞的耷拉下來。。。
  “茲啦啦啦啦啦!!!”
  在眼睛剛剛快合上又沒閉上的一瞬間,突然耳膜處的傳聲器發出一陣尖銳刺耳的噪音,那雙眼睛在刺激中突然又神經反射的瞪得大大的,一眨不眨,任憑強光的灼燒。
  “咻~”眼睛下的鼻腔每次吸氣,都為本已經慘白瘦削的面孔帶來些許血色。
  “呼~”隨著吐氣,血色再次散去,血液從臉部以下錯綜交錯的管道流向周邊的儀器,瘦猴一樣的臉部再次變得和死人一樣失去生氣。
  “This_is_one_of“Instaurator”,known_as“Skinny_Monkey”.According_to_the_information_provided_by_lawyer_Kevin,he_is_the_highest_level_guerrilla_we_caught_so_far.(復興會成員,綽號“瘦皮猴”。按照凱文指認的信息,是目前為止我們抓捕到的最高級別的游擊隊員。)”
  海市蜃樓安全局的情報專家Rupert(魯伯特)一邊講解,一邊帶著仲久,洪月笙,布倫希爾德及紅發艾麗婭前往監控室,醫師艾米麗由于協助照顧凱文,也被允許推著凱文的輪椅一同進入房間。
  洪月笙和布倫希爾德一路上互不言語,和陌生人似的,連目光都不交集。紅發艾麗婭只好保持時刻位于兩人中間,加上還有如潛伏的活火山一樣任性時刻可能做出出格行為的仲久,艾麗婭深感今后難以擺脫“帶童子軍的幼稚園大姐姐”的宿命。
  “但你們之前不是說“煙火”行動是模擬戰術訓練嗎?”洪月笙問,進門之前,魯伯特為他準備了同聲翻譯耳機,因而他能夠聽明白了美達布索亞語。
  “訓練是模擬的沒錯,但是采用的是當時參與救援行動的特種部隊親眼所見的真實數據。其中參與綁架人質的瘦皮猴,也是實際被抓捕回來的角色。”魯伯特是個年輕英俊,彬彬有禮的美達布索亞男人,第一眼很難想象他的年紀可以坐到情報專家的位置,對于洪月笙的亞寧人身份,他也沒有另眼相看的意思,甚至還伸手和洪握手,“一定是洪月笙吧,”他用手指指自己:“Rupert(魯伯特)。”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洪月笙有些意外。
  “你現在可是大名鼎鼎的人啊。”
  “運氣好而已。”
  “運氣也是能力的一部分。”魯伯特沖洪月笙眨眨眼,不知為什么,洪月笙對他甚至有些好感。
  “喂喂喂,別當著我面挖墻腳啊。”仲久半開玩笑的插話進來。
  魯伯特笑了笑,用雙關語回答仲久:“那您多慮了,好的士兵追隨的必是更優秀的將領。”洪月笙這時明白他為什么可以坐上情報專家的交椅了。
  剛進入監控室時,光線暗紅昏暗,等自動門鎖定之后,魯伯特打了個響指,房間盡頭的墻壁隨著指令變成雙向透明的玻璃。
  一看到玻璃對面,艾米麗就不自主的背過身去,手捂住嘴。而凱文則緊緊握住輪椅的扶手。其他人也都倒吸一口氣,心跳加速。
  玻璃的另一邊是審訊室,但是與一般審訊室不同的是,其中布滿了儀器,儀器中間,是孤零零的一顆連著脊椎的人頭!凱文一眼就認出勉強還算是原配的頭顱屬于瘦皮猴。他脖子以下的身體已經不復存在了,只剩下一條神經散開如蔓延生長的樹根一樣的脊椎,和被打開的后腦一樣,連滿了管道,線路和各種儀器,以維持他的生命和榨取信息。
  “直接把儀器插入人類的腦神經進行掃描,被審訊的人沒有任何人權,甚至連選擇活或死的權力都沒有。。。”艾米麗好容易才說服自己轉過身來。
  “你不是醫生嗎?干嘛這么驚訝。”魯伯特氣定神閑的問艾米麗。
  “我的工作是救人,不是折磨人!安全局這種審訊方法有違人道吧!”艾米麗反駁。
  “需不需要人道,問問我們有過被俘體驗的凱文律師吧,看看復興會有沒有對他人道過?”魯伯特對艾米麗的怒氣一笑置之,笑容很陽光,卻頂得艾米麗無言以對。
  “Fxxk!”仲久打斷兩人,罵罵咧咧起來:“甭管你們安全局用什么手段,下次再讓我看這種玩意兒之前提前說一聲!”
  他話音剛落,維克多刺耳而熟悉的聲音就從審訊室對面的一側的房間傳過來:
  “As_an_official_military,you_should_have_known_the_brutality_of_’t_act_like_a_teenage_tearaway!(既然升職為軍人,了解一下殘酷的戰場也是應該的!怎么還總是跟混混一樣!)”
  原來這里的結構是以審訊室為中心,周圍360度分成了三間分割開的監控室。除仲久他們所在的房間之外,另一間房間的燈光剛剛亮起,維克多上校走進房間,他身后好幾位年輕干事都在竊笑,唯有站在他身后的貼身女保鏢銀狐面無表情。
  “喂我說大哥!你說話也太不中聽了吧!。。。”眼看仲久要發作,紅發艾麗婭趕緊沖上來勸阻仲久,布倫希爾德則輕輕地向維克多躬身代二哥道歉。
  “Quiet!The_Viceroy_arrives!(肅靜!總督大人抵達!)”
  隨著宣布聲音,第三個房間燈光這時也亮起來,仲久只得整整衣服,和其他人一起立正敬禮。
  在燈光中出現的,卻不是總督大人,而是史蒂芬斯先生,身后還有數位資深軍部高層,其中也包括了之前在晚宴上和仲久有過節的諾頓少校。
  “請各位原諒,由于總督大人公務繁忙,所以今天由我代為出席,但請各位放心,所有重要事項都會在與總督請示后方才決定。”史蒂芬斯先生耳朵中帶著的耳麥和鼻梁上的電子眼鏡都第一時間把現場情況傳送到總督府:“現在,請開始吧。”
  “是,總督大人,史蒂芬斯先生,維克多上校。”魯伯特向各位依次點點頭,清了清嗓子,向審訊室中做了下手勢。連接瘦皮猴后腦的儀器立刻開始運作,瘦皮猴臉部猛地一震,發出凄厲的怪叫,露出極其痛苦的表情,聽得人毛骨悚然。各種管道好像在吸食他的大腦一樣把腦電波轉化成可視化影像導向上方的全息映像播放器:眾多的光粒子從雜亂無章的滑動到逐漸穩定位置,開始勾畫出一張人臉來。
  “從對瘦皮猴大腦的檢測中,最有用的是他在同盟日暴動幾天前曾經見過。。。”
  一個五十歲上下的亞寧人臉逐漸浮現出來,黑色的斗篷帽子讓他的臉藏在陰影之中,但經過電腦的處理,已經可以看到他散亂的頭發,兩鬢斑白,讓他顯得比實際年齡還要蒼老些。臉上布滿了刀刻過一樣的深深皺紋和胡子茬,就像書寫著他坎坷的人生一樣,不太修篇幅,單眼皮,眼圈發黑,但眼神犀利,神情中透著一股肅殺氣氛。
  “Liu_YueTai(劉岳泰)!”
  “是劉岳泰!”
  映像一出,還不等魯伯特說出來,頓時就有幾名老軍官竊竊私語,連史蒂芬斯先生都有動容。唯獨年輕人們一臉茫然。
  “沒錯,是劉岳泰。他曾經因為在十五年前的“亞美戰爭”中效力于亞寧帝國并享有盛名,并因戰爭初期領導軍隊對我美達布索亞軍隊進行過頑強的抵抗,相信威廉總督和史蒂芬斯先生應該對他有印象。”
  史蒂芬斯先生代替威廉總督回答:“總督大人曾經和劉岳泰的部隊多次交過手。他行軍作戰的勇氣和領導才華證明了他是少數能夠組織和協調兵力以少勝多的亞寧將領,他的軍事表現也令他成為亞美戰爭中杰出的軍事指揮官之一,因而在敵我雙方中都有“亞寧之虎”的稱呼,但含義的褒貶正好相反。但他在亞美戰爭后銷聲匿跡了。”
  魯伯特待史蒂芬斯先生講完后繼續:“的確,在之后還有很多關于他的傳聞,有些人說他已經死于戰場,亦有些人說他轉入地下專門暗殺美達布索亞軍官,組織反美活動。
  現在來看,他并沒有放棄他的軍隊,而且很有可能是復興會背后的領導人。”
  “但是在我們之前的情報中,都沒有人見到過他。”有人發問。
  “從我們被俘虜過的凱文律師匯報的情況來看,在受審過程中也沒有見過劉岳泰本人,是這樣吧。”魯伯特看看輪椅上的凱文,凱文點點頭。于是魯伯特又打了個手勢,瘦皮猴又發出了腦部被電擊引起的怪叫,劉岳泰的臉部消散,光粒子又重組成了另一副圖像,是一艘船上兩個人見面的短暫影像,其中劉岳泰正在拍一個年輕亞寧人的肩膀,好像在說:“好好干,小子!”
  洪月笙看到這幅影像,頓時身體一震。360度全息影像上,不斷重復播放著年輕人仰頭注視劉岳泰的片段。畫中年輕人正背朝著洪月笙的方向,于是洪向旁邊走過去,繞到正一點的位置好更清楚的看到那位年輕人的臉。
  那是一位身穿著一身將校呢軍大衣,領子筆挺的那位年輕人,盡管年紀輕輕,頭發卻梳成整整齊齊的短側分,漸漸地洪月笙可以看到他的清秀面孔,以及眉宇間透著那股颯爽英姿和驕傲,儼然一副正統亞寧軍隊繼承人的派頭。。。
  “太子。。。?!”洪月笙眼睛越瞪越大。
  被洪月笙這么一說,仲久也想了起來,同盟日于中心廣場后臺,扭曲地慘死在地上的Stephen尸體前,站著的那個手持沖鋒槍的年輕人。
  “媽的!竟然是這個小兔崽子!”仲久咬牙切齒地咒罵起來。
  “嗯,我看過魔鬼魚小隊帶回來的你和太子作戰的錄像。”魯伯特對洪月笙的反應絲毫不感到驚訝:“太子,是這個年輕人對外的綽號,本命不詳。真實身份是劉岳泰的外甥,父母都在亞寧戰爭中陣亡。劉岳泰本人并沒有孩子,因而近幾年越來越多的復興會事宜,都是交給太子在打理。”
  “但是他已經。。。”洪月笙仿佛又看到那天正午,鳳蝶的摩托車和太子駕駛的吉普車糾纏在一起,殘骸在火花中翻滾,飛散飄向空中,然后分崩離析。
  “沒錯,因此恐怕今后重要的事情,劉岳泰不得不自己再重新出面組織安排。如果可以順藤摸瓜抓捕到他,相信可以從根本解決掉復興會的殘余力量。”
  “有什么線索?”維克多問。
  魯伯特兩只手指張開,放大了影像上劉岳泰和太子身后船體上的字:
  落日女神號。
  “落日女神號是一艘中型民用貨船,由于本身并沒有任何可疑的記錄,所以從來都不在我們之前的調查名單上。在得到這個名字之后,我們已經了解到這艘船最后在東部公海附近的位置,我方情報部分認為該船極有可能和劉岳泰的行蹤有聯系。”
  魯伯特此話一出,幾間觀察室中又是一片議論。
  “擒賊先擒王,正是為這消耗戰畫上句號的機會。”
  “但你怎么知道這不是陷阱?感覺蹤跡來得有點太輕而易舉了。”
  “縮手縮腳,何成大器?”
  “我反對,劉岳泰當年就以兵不厭詐出名,同盟日暴動當天他根本沒有現身就是個例子。瘦皮猴能接觸到的信息可信度本身亦值得懷疑,在沒有完善情報之前貿然出動如羊入虎口。”
  史蒂芬斯先生默不作聲,把四周軍官的影像和聲音一絲不漏的傳送到主人那里。
  維克多突然揚聲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現在不正是千載難逢的時機嗎?而相信只有訓練有素的部隊才配得上這樣的任務,你覺得呢?仲久中校?”
  “切,”聽到哥哥的建議,仲久沒好氣的回答:“這么好的機會,你怎么不去啊?”
  “太遺憾了,按照總督大人的安排,涉外反恐應該是中校負責的部分,不是不該我插手嗎?是不是又需要我們小妹保護你啊?”維克多說完,眾人就哄笑起來,包括諾頓少校。
  “你!”仲久握緊拳頭,布倫希爾德在旁邊靜靜的按住二哥的手腕。
  “我去!”突然一個聲音如晴空霹靂,引得所有人都停下了討論。
  仲久,布倫希爾德,紅發艾麗婭和艾米麗都驚詫的看向身后,說話的竟然是洪月笙!
  “喂!你別瞎說!”艾米麗趕緊勸他,沖上來去捂洪月笙的嘴。
  “請不要聽他的玩笑話,他以及獅心王小隊的訓練還沒有結束!”紅發艾麗婭也趕緊出面勸阻。
  “喂喂喂,軍中無戲言!”諾頓少校趁機開了腔:“仲久中校,你的部下可都自告奮勇了啊!軍部的軍銜,可是要靠實打實的戰功來證明的!”維克多手下又是一片吁聲。
  仲久忍住暴脾氣沒有理會諾頓少校,回過頭看著洪月笙:“你是認真的嗎?”
  洪月笙點點頭:“我想去,對過去有個交代。”
  仲久點點頭,這時布倫希爾德在旁捏緊他的手,沖他搖頭,卻發現仲久難得神情凝重:
  “。。。。哼,這些兔崽子,借刀殺人嗎?好,我就先讓他們先借用我的刀,誰知道哪天刀就會轉向呢!”
  他不顧布倫希爾德低聲沖他說著冷靜,轉過身面向全場:“既然是眾望所歸,我也就不再推脫。那我的獅心王突擊小隊就申請能有榮幸完成這個任務了!”
  史蒂芬斯先生低頭耳語,顯然在請示威廉總督的意見,稍許之后,他抬起頭,正式宣布總督的決定:“同盟日暴動至今一個半月以來,雖然首都海市蜃樓的治安逐漸穩定,但是叛軍復興會的殘余勢力還未完全掃清,其力量依舊不容忽視,這從他們最近在海市蜃樓以外地區頻繁的小規模破壞活動就可以看出來。
  趁復興會羽翼未豐之際,今天特命仲久中校領導特別行動小隊執行對落日女神號的突襲任務!”
  聽到這一命令下達,眾人反應不一,維克多則露出魔鬼般的笑容。
  “如果抓捕過程中敵人執意抵抗呢?”仲久問。
  “那就格殺勿論。”史蒂芬斯先生平靜的回答。
  仲久夸張的點點頭,轉身準備離開。
  “喂,中校,多保重啊!”維克多在身后說。
  仲久回頭看著維克多,撲地一聲笑出來,笑個不停甚至有點上氣不接下氣:“呵呵,謝謝大哥你的關照哦!”他用手指指著維克多,待轉過身,低聲罵道:“混蛋!”
  艾米麗沖著洪月笙大吼了句:“你!你。。。你氣死我了!”說罷也氣哼哼的轉身離開,竟然完全忘記了自己還有照顧凱文的責任。洪月笙用手蹭蹭鼻子,一副無辜的樣子。
  布倫希爾德嘆了口氣,沖紅發艾麗婭搖搖頭。
  “他不是意氣用事。”身后傳來魯伯特的聲音。
  “Oh_Really(噢,是嘛)?你怎么知道?”布倫希爾德回過身看著魯伯特,語氣強硬。
  “他并不像外表看起來那樣簡單。”
  “他是我哥哥,我比你更了解他。”
  “他相信“他”。”魯伯特向站在一旁的洪月笙努努嘴。
  這句話著實激怒了布倫希爾德,但是依然被她努力掩飾下來,她并不看洪月笙,把臉貼近魯伯特:
  “別對自己的判斷過度自信。”說罷轉身離去。
  魯伯特聳聳肩,向洪月笙笑了笑。
  布倫希爾德走出監控室還沒多久,身上電話就想起來。一看到是加密號碼,她不由得沉下臉。按下接通按鈕,果然和她猜測的一樣,電話另一頭傳過來那個熟悉又陌生的經過特殊處理過的低沉聲音:“You_and_your_Manta_team_should_take_part_in_this_mission.(你和你的魔鬼魚小隊應該是這次任務的一部分。)”
  “What(為什么)?!”布倫希爾德不由得反應激動。
  “The_surveillance_of_ZhongJiu_is_your_primary_task,which_means_I_want_you_to_copy_whatever_information_ZhongJiu_o,this_could_be_a_pretty_good_opportunity_to_observe_Erazer’s_action_data.(監視仲久是你的首要任務,所有仲久能拿到的資料,我都要你拿到一份拷貝。何況這是一次絕好的觀察異能者作戰數據的機會。)”
  “But(可是)!。。。”布倫希爾德還想爭辯,電話另一邊卻已經掛斷,只剩下“嘟嘟嘟嘟”的聲音。
  “Shit(見鬼)!”布倫希爾德仰天深吸了一口氣。
  為什么每次都要和這個噩夢掛上聯系!
  所有人都散盡之后,只剩下凱文一個人留在監控室。
  由于過量的提取信息,瘦皮猴被打開的后腦已經不斷流淌著好似蛋清一樣的組織液,他的臉部愈加扭曲,臉歪斜的好像一副不合身的面具,就要從后邊的骷髏上滑落下來了。那副人皮面具后邊的大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瞪著凱文,看得凱文汗如雨下。
  瘦皮猴動動嘴,但已經什么聲音都發不出來,他的聲線早就被切斷了。但是從口型中,凱文可以讀出來:“這事兒成了,陪上條命也值了。。。”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海市蜃樓之紛爭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广西11选5基本走势图 今天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易宝配资 福建快3计划 在线炒股配资平台 pk10千里马计划app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统 股票k线图入门图解 青海快3开奖 当前上证指数 深圳风彩倍投 北京赛车直播网站 福建十一选五今天的 河北快三预测一定牛 下载重庆幸运农场 体彩浙江6十1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