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二十五章 追逃


  當晚,喬三槐夫婦,特意準備了幾樣拿手菜肴,打了十斤老酒,準備猛喝一通。待飯菜上齊,分賓主落座,喬氏說道:“師兄,明日你出門,做弟媳的卻沒什么好招待的,我們敬你一碗。”喬三槐也笑道:“是了,師兄這些日子實在辛苦,忙著練功,還要教小弟習武,實在是不知如何道謝了。”
  謝孤鴻也端起酒水,于他夫妻二人碰了一碰,道:“即是入了我派門墻,那便是自家人,來,我們干了。”說著一飲而盡。之后,喬氏又搶著將酒水給他們斟滿。
  喬三槐說道:“師兄,不知你要到何處?”
  謝孤鴻聞聽此言,卻將酒水放了下來,道:“你我此時已是同門,做師兄的自不會瞞你,我實乃為了一樣物品而來。”
  喬三槐大奇,道:“是何寶物,會在這荒村野嶺的么?”喬氏也好奇心大起,靜靜的在一旁聽著。
  謝孤鴻笑道:“此物并不在這,而我到這里是為了辦一件事。”說著,他將對扎若喜多與玄慈等人的言辭再次簡略復述一遍,只是話中并未提自己是異界之人,最后道:“是以為兄必須要找到那東西才行。今日上午,我和你‘過手’時,便忽然想到了幾處關鍵的地界,是以必須抓緊去看上一看才好。”
  ∑,..喬三槐“啊”的一聲,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那魔門竟如此歹毒,要得到至寶,陷天下于大亂么?真真是混賬之極。”
  謝孤鴻點了點頭。道:“為兄既是知曉了此時,那便不能置之不理。而且你師尊的性命,據我推斷。也很可能是由于此事丟的,我便更加責無旁貸了。”
  喬三槐雖然讀的書少,但他生性耿直,古道熱腸,雖然沒見過謝九齡,但畢竟謝孤鴻是代父收徒,自己可是謝九齡真正的徒弟了,聽見如此一說如何能夠不急?大怒道:“師尊為了天下蒼生丟了性命,我作為他老人家的徒兒。如何能坐以待斃,師兄,明日我便跟你一起走。”
  那喬氏雖然及擔心自己丈夫的安危,但此乃人倫大事,她豈能阻撓,當即說道:“三哥說的對級,雖然我等沒有見過師尊他老人家,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這等道理便是小娃娃也是知曉的。更何況是我們了。”
  謝孤鴻道:“多謝師弟賢伉儷了,不過,我這一次出門,未必就會遇到兇險。為兄不是夸口,當今天下能夠傷到我的人,不過區區之數。而且我是找東西,可不是與人拼殺的。便是師弟跟了我,也只能慢慢尋找。毫無益處,且我看峰兒如此幼小,但根骨極佳,是個練武的好苗子,而且如此佳兒在這等幼小時是萬萬離不開父母的,你跟了我至少便是一年半載的,只留下弟妹一人在這里照看家里,如何能夠放心的下?”
  喬三槐雖然知道他所說在理,但心里仍是想盡一份力,是以百般勸說,要謝孤鴻帶上自己。不過謝孤鴻自是不允,最后只能作罷。
  謝孤鴻見他有些喪氣,便笑道:“師弟無需如此,待峰兒長大了,若想為為兄分憂,替你師父光耀門楣,定是要勤學苦練,屆時功夫練得高了,廣收門徒,使得我派發揚光大,以作報答便是。”
  喬三槐道:“是,我定會每日勤練不綴的。”
  他們幾人剛剛說到這里,謝孤鴻猛地一擺手,側耳聆聽,突然道:“既是有客到了,何不進屋敘話?”說著雙掌猛地一合,左臂隨之揮出,卻是他用上了火焰刀的功夫。
  只聽窗外“哆”的一聲,跟著有人贊道:“果然好功夫,差點便著了你的道。”
  謝孤鴻見自己一刀沒有傷及對方,來人定是高手無疑,是以轉頭對著喬三槐和喬氏說道:“師弟,你等且在屋內,不可出門。”說著,閃身便出了屋子,抬眼望去,正瞧見一黑影翻過墻頭,便也急運輕功,跟著飛速的追了下去。
  那黑影輕功極高,雖然謝孤鴻比他還要快上三分,但短時間卻是未必能追得上的。那黑影左右連閃進入了小樹林中,謝孤鴻在后方喝道:“鼠輩還想逃么?”說著右手揮出,只聽“哆”的一聲,砍倒了一棵手臂粗的小樹。
  江湖上有句俗語,叫“逢林莫入!”這就是說,你的敵人如果躲在了林中,如果你一旦追入,便很可能遭到暗算。
  但謝孤鴻卻凜然不懼,緊隨其后便追了上去,果然不出他的所料,剛剛進了林子,只見對面樹葉“悉悉索索”的一動,立刻向旁邊閃去,跟著身后“哆”的一聲,那大樹之上竟是多了一個指頭粗細的洞孔。時間雖然極短,但他還能夠看得出來,這乃是少林派的摩柯指力,謝孤鴻高聲道:“你這鼠輩,上次放了你,今次還敢回來?”說著左右連環兩刀,朝前方斬去。
  他發的乃無聲、無影、無形的火焰刀掌力,但是林中樹木密集,枝葉茂盛,但看樹葉一陣抖動,好似有一條無形的刀鋒迅疾的斬了過去。
  那前面的黑影,聽見后面枝葉一響,便猜到了,這定是和剛剛在屋內這人凌空揮臂,斬出的刀氣一樣。趕忙腳下連點,變換了幾個方位,將這兩刀躲了出去,口中大叫道:“莫要說些廢話,還不將上次搶去的秘籍還我?”雖然說得極為硬氣,但身子卻依然往前直竄。
  謝孤鴻較丹田之氣,發足力往前猛追,便是這樣,兩個人,一個跑,一個追,竟是沒過多久,便已經出入了這片林子三次。那人影也仿佛知道自己的腳力不如謝孤鴻,一旦出了林中,只能是被追上的下場。
  不過即便是這樣,謝孤鴻與他的距離也是越來越近,又過了一會。只距離那黑影不足一丈。
  那黑影心道:“我可惜那原本的指譜,便過來查探一番。不成想真的發現了這人,但卻沒想到這人的武功竟然如此之高。我需想個辦法才是。”
  心中打定了主意,這黑影,腳下略微放慢了一分,他不敢慢的太多,生怕謝孤鴻發現蹊蹺,是以維持這等速度又在林中繞了一圈,謝孤鴻已然快要到了他的身后,就在這時,他猛然間。用了個千斤墜的功夫,足下點地,硬生生從向前的疾馳,變成了往后去的飛掠,同時身子一轉,左手并掌,朝著謝孤鴻頭頂猛擊,后手單指伸出,卻引而不發于身側。
  這一下可謂十分突然。無論是誰立刻追上對方,但卻被人突然往后折返撲來,都會在反應慢上一些。
  但謝孤鴻是個十分謹慎之人,深知越到最后。越要守住本心的道理,是以對方這突然一掌擊來,他心中并不慌亂。足下的節奏一緊,朝著左前側劃去。直接用出了靈蛇拳法“呼呼”連環兩拳打去。
  這黑影一擊不中,引而不發的那一指。立刻彈了出來,連點了兩指,但聽“噗噗”兩聲,二人登時分了開來。
  這黑影方一站定,只感覺對方的勁道十分古怪,他不動聲色,負手往旁走了兩步,將勁力化去,口中則說道:“上次被你暗襲,偷走了指譜,此番讓我找到了你,還不趕緊還來?”
  謝孤鴻看了看他,冷冷道:“硬化去我的功力,只能平添幾分暗傷,還有這等心思尋我所要指譜么?”
  黑影用灰巾蒙面,只有一雙眼睛露了出來,聽完謝孤鴻的話,卻是變都未變,但心中卻暗自驚疑,運起功力,只感氣息通常,并無阻礙,心道:“我且不能上了他的當。”口中說道:“你只說指譜還是不還?”
  謝孤鴻道:“摩柯指普我已然送回了少林,便是想還也不成了。”
  黑影冷哼一聲,道:“好,我就信你這次,沒有指譜便多說無益,這就告辭了。”
  謝孤鴻一抬手,道:“慢,我上次便說,只饒你一次,今次你自費了武功,或許還可留得一條性命。”
  黑影聞聽大笑,道:“哈哈!哈哈哈!想讓我自廢武功,莫不是做夢么?我偏偏要走,看你能不能攔得住。”說著腳下一挫,身子直直的往旁邊掠去。
  謝孤鴻腳下連點,三枚小石子激射而出,黑影一個轉折,再次往前竄去。謝孤鴻也跟著再次追了下去。
  而這一次謝孤鴻距離他本就較近,聽他說話時便早有準備,是以反而沒有落下多遠,不到幾吸的時間,便追的不到五、六步距離,跟著揮臂向前方斬去,迫使那黑影向兩旁躲閃,這一下距離拉的更近,黑影不敢再跑,若不然如此近的距離,背朝著對方,一個不小心就連還手的機會都沒有了。
  他心念一轉,跑動間,右手在左肋下穿出,用新近練會的摩柯指,朝后連點了三指,跟著身子猛地掉轉,連環兩掌,打了過去。
  謝孤鴻見他肩頭一動,足下早已滑了開去,跟著身子一轉,避開對手兩掌,手臂上下交替而出,直向對方頭面心腹擊落。
  這黑影身手也極其敏捷,繞著謝孤鴻連跨了三步,左手中一招韋陀掌,右手一招伏虎拳,連續擊來。
  謝孤鴻卻凜然不動,只用一路靈蛇拳對敵,雙手如穿花蝴蝶,又好似兩條毒蛇曲曲彎彎,讓人捉摸不定。
  這黑影見他出手十分怪異,每每在難受的地方,竟然朝著不可思議的方位擊出,手臂好似根本沒有骨頭一樣,更打起十二分精神,與謝孤鴻對敵。
  其實,人的手臂自然不可能沒了骨頭,也不可能真的隨意彎曲,只是這門靈蛇拳有時明明朝著胸口擊落,但行至半途,卻突然上撩,改為打向面門,這等不可意思的打法,只讓人覺得謝孤鴻的一雙手,便跟沒有骨頭的兩條毒蛇相仿。
  二人交手也就十余招,只聽“嗤”的一聲,那黑影卻被他聲東擊西的左手一拳引偏,右手卻突然橫擺,直接將他的蒙面灰巾抓了下去。跟著也不給對方機會,竟是凌空又轉折了回去,直取對方的腦側太陽穴。
  黑影登時“啊”的一聲驚呼。足下猛地變換方位,右手往上一震。左手接著向外一圈。這兩下看似平常無比,但對面的謝孤鴻只感自己這一拳的勁道。竟是被他一震一圈的,反擊向了自己。急忙忙運功往外一抖,將勁力卸了開來,跟著足下連環,朝對手腳踝踢去,口中道:“好極,好極,竟是斗轉星移的功夫。”
  這黑影一開始便用少林的摩柯指,之后交手時又使出了韋陀掌。般若掌,如影隨形腿等功夫,十幾招間便落了下風,他心中如何能夠不驚?
  但他又怕對方識破身份,便繼續施為,卻不想沒到二十招,自己的面巾便被對手抓落,就是臉面也險些被對方傷到,是以心急之下。自是用出了本身最得意的功夫。卻不想剛剛使出,便被謝孤鴻道破了玄機,心中更是大驚,暗自狠道:“既是逼我用出了本門的功夫。便需除掉他才是。”
  打定了主意,這黑影用手凌空虛點了三指,右手跟著再次點了三指。但謝孤鴻卻明白,這可不再是少林的功夫了。于是他雙手猛地合于胸口。如抱圓球,內勁運了出去。下一刻但聽“啵啵。嗤嗤”聲響。指力和刀勁,同時在空中消弭于無蹤。
  謝孤鴻口中說道:“三合指也露出來了么?妙極,我且看你還有何手段。”他說話的時候,胸口暗自埋伏的一股掌力,已然突然間朝著對方發了出去。
  這黑影聽他說話,心中暗道:“他定是猜出了我的身份。”腳下連點兩下,朝后方掠去,原來他見了自己用出這等絕技,對方也能輕松化解,知道對方的功力定是比自己只高不低,便已經萌生了退意。
  是以他讓雙手齊齊向后點出,連環七指封住了去路,自己則是飛速的朝著林中的溪邊跑去,他打定了主意,在那里他藏著一竹筏子,只要到了那,他便不懼對方追蹤,然后在默默尋得一處安全所在,將自己胸口這十幾冊武功秘籍練會,另行謀劃心中大計也就是了。
  可他卻不成想,謝孤鴻的火焰刀功夫,雖然是新練,但卻如此凌厲,暗地埋伏的那股掌力,早就突圍而出,正擊在他的胸口之上。
  待勁力臨身之時,已經晚了,黑影在空中向后掠去的時候,拼命一擰身子,可依然沒躲出去。只聽他口中慘哼一聲,“撲啦啦”從胸口掉出了七、八本冊子。
  這一下雖然是被胸口的書冊擋駕,又連帶他本就向后躍去的無意中卸力,和臨危之時的拼命閃躲,可胸口一股熱氣仍是直沖他的經脈而上。
  黑影舌尖一頂上牙堂,強行壓住心胸處這口血,若不然,吐將出來,一下丟了元氣,腳下勢必變慢。因此他狠心壓下傷勢,腳下卻移動的飛快,直直的向后逃去。
  謝孤鴻一刀見功,卻發現那黑影胸口飛散出不少書籍出來,一時間書頁也是飄飄如雪,漫天飛舞,心中登時好奇不已,但他卻反應飛快,立時便雙手連環,又劈出了幾記火焰刀掌力,將對方的七股指勁破了開去,之后拔足便追。
  兩個人又形成了你追我趕之勢,雖然這一次那黑影受傷,但之前卻用計搶先了一步,不過沒過多久,傷勢慢慢發作出來,謝孤鴻卻再次拉近了一些距離。
  就在這緊關節要的時刻,黑影面前的樹林往兩旁分裂開來,一條三丈來寬的山溪,近在眼前,在岸邊還停靠著一個竹筏。
  由于這是上游,坡度極陡,所以別看是一條山溪,卻向下奔流的十分迅捷。
  黑影聽見身后謝孤鴻已經漸漸追近,右手探入懷中,大叫道:“易筋經!”說著,手中用力攆動,將書冊中縫的線頭捺斷,跟著強行提起一股內勁,猛地朝上游拋出,直飛了三丈來遠,附著的勁力才消失,書頁也“呼啦”一聲散了開來。
  謝孤鴻見此冷哼一聲,身子斜斜的朝著那幾本書冊飛去,可突然間到了半途,足下一點溪中一塊石頭,卻又轉折了回來,兩股火焰刀的掌力,早便無聲斬了出去。
  那黑影此時已經落在竹筏之上,猛劈兩掌,竹筏順流而下。真真如飛箭一般,再加上他不管不顧自身的傷勢。兩掌擊在水中,竹筏的去勢更快。可他怎的也沒料到。謝孤鴻明明去救書冊,卻突然轉折向他,肩頭,左肋,登時便被掌力斬的鮮血淋漓,勁力更是沿著經脈往體內襲來。
  這黑影也不愧是武林中的絕頂高手,左手一拍右肩,而右手一拍左肋,口中“哇”的吐出一大口鮮血。卻仍是對著水面一震雙臂,只聽“碰”的一聲,溪水濺起老高,那竹筏去勢卻更加快速了起來,卻是他情急之下運出了斗轉星移的功夫,可就是這樣,也只是將將把五成侵入肺腑的功力,用掌發了出去,不過他的距離卻更加與謝孤鴻遠了一截。到了更陡坡的地方,順流而下,逃亡而去。
  謝孤鴻畢竟不能追的太猛,因為他知道。既使自己追了,對方如果真的不要命般的運功猛逃,也定是一時半刻追之不上。而這些武林秘籍豈不是真的要沒了;
  而且謝孤鴻有把握,自己的兩刀勁力。豈是那么容易化去?而且他本就之前受了傷,這一下。最起碼要了這老小子的大半條命,既便不死也會成為廢人一個。用一個廢人的命換這些武林秘籍,倒是不大劃算的。
  是以他足下連點,在小溪上連續跳躍,每一次都用手撈上幾頁書冊,即便這樣,也差點被他漏掉了幾頁,幸好被溪中的水草攔住,要不然還真就麻煩了。
  他將書冊撈上來之后,統統展開平鋪在岸邊干凈的大石之上,跟著又在返回了樹林中,剛剛動手的地方,尋了半天將被自己刀氣斬的,零散在地的書頁,一一拾了起來,復又慢慢的走回了溪邊,盤膝坐下,開始打坐,修煉起釋迦應身功來。
  他自省了一便,覺得如果自己功力再高些,也不至于便將那黑影放走,是以更是將所有空余時間用來練功。
  一宿過后,謝孤鴻雙手畫弧,將氣息沉于丹田,雖然是一夜未睡,但精力十足,起身驗看了一遍,岸邊幾塊大石上的書冊,已然干了,于是彎腰撿了起來,稍加整理,便放于懷內,直接走回了村子。不過還沒等他走出樹林,前方忽的有人影閃動,到了近前一看,卻是喬三槐。
  原來,喬三槐在家中見謝孤鴻出門迎敵,竟是一夜未睡,到了天剛放亮,說什么也等不下去了,跟喬氏打了聲招呼,便出門尋了出來。此時見了謝孤鴻立刻上下看了看,這才放心,道:“幸好師兄無事,若不然我不知如何自責才是。”
  謝孤鴻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自是無事,師弟盡管放心。”
  喬三槐說道:“那賊子逃了么?”
  謝孤鴻道:“那人中了我三掌,仍強自壓住傷勢跑了,想來即便是不死,一身的功夫也是保不住了。”說著話,從懷內取出一落書籍,遞了過去。
  喬三槐接過,奇道:“這是什么書籍?莫不是師兄在那人身上搶回來的?”
  謝孤鴻點頭,與他一邊往回走,一邊說道:“正是,這些書籍都乃少林寺七十二絕技之一,他胸口先中了我一掌,這些秘籍反而無意中為他擋了一駕,若不然也不能叫他逃了。”
  喬三槐聞聽一驚,道:“這是少林的武功秘籍么?我等卻是不好收留的。”
  謝孤鴻道:“師弟說的是,待我走后,你便將這些秘籍送往少林。”
  喬三槐也不是癡傻之人,心知謝孤鴻要行走江湖,是以好叫自己結交少林,而自己又在少室山的腳下所居,可以說是互為鄰里關系,如果遇到事情,也可以請少林寺出手幫忙,為了自己,這師兄當真是用心良苦,不由得更是感激,所以也未多說什么,只點頭恭敬道:“是,謹遵師兄吩咐。”
  兩個人回到了村中,直接來到了謝孤鴻的宅子,收拾了幾件行囊,其實他也沒什么東西帶的,只是一些換洗的衣物,不過他之前“借用”一些名聲極壞的巨賈富商的不義之財,還有很多,所以臨行前,又給了吳管家一些,又在特意給了喬三槐五千兩的銀票,吩咐道:“我走了之后,師弟便可將此處當做我白駝山的門派所在,待過些時候。功夫高了些,便可收些徒弟。好叫我白駝山的絕技,不至于失傳。”
  喬三槐卻連連擺手。道:“師兄之言太不吉利,你乃咱們門中的當代掌門,我幫你暫且打理就是。再者說師兄又不是不回來了,只要過個一年半載的,師兄尋到……尋到師門遺物,回轉就是。”他方才想說尋到至寶,但有外人在場,變臨時改變了說辭。
  謝孤鴻笑道:“師弟說的不錯,我定是要回來的。”說著。又拍了拍喬三槐的手臂,道:“師弟留步吧,我這就去了。”說著,邁著不輕不重,毫不掩飾半點聲息的步子,出了村口,沿著大路行去。
  喬三槐和喬氏,還有吳管家站在村口,一直到謝孤鴻的身影完全消失。這才轉身回去,而后喬三槐按照謝孤鴻的吩咐,將武功秘籍還給了少林,將那出宅子。掛上了白駝山的牌匾,開始刻苦練功,暫且不提。
  單說謝孤鴻一路走。一路打聽,哪里出了稀釋的寶貝。他便去看上一看,不過卻極其失望。沒有一件是他需要的神秘物品,他也暗地分析了一下,這天龍世界的寶物,可謂多不勝數,什么莽牯朱蛤,絕世秘籍,冰蠶,寶刀、寶劍之類極多。如此尋找下去真真如大海撈針,不過他卻有上一世的經驗,是以也不著急,要知道,他在小李飛刀的世界,可是前后整整待了能有四十來年。
  一路南行,沿途之上他再次做起了無本的買賣,只是他做人極有原則,必須調查清楚這些商賈巨富,真真是惡霸匪類,這才會行俠仗義一番。
  不一日,謝孤鴻已經來到了云南邊上,正行走時,忽聽得遠處大路轉彎處,傳出“吱嘍嘍”一聲唿哨,跟著有三人在林中竄了出來,將行來的兩騎馬攔住。
  這兩個騎馬之人,均穿著緞面衣衫,頭上別著玉簪,模樣在二十歲上下,只是一個穿著天青色的衣衫,一個穿著鑲藍邊的白衣。而兩個人的坐騎,也非同尋常,周身上下,勝雪似霜,半點雜毛也無,一看便是寶馬良駒。
  而那攔住去路的三個人,有一個年歲較大,約莫五十許,下巴老長,幾乎都要夠到自己的嗓子眼了,手中握著兩根短棒。另外兩個人,均穿著皮甲,卻又不是軍中款式,像是自己制作而成,只是左邊一個護著右肩,右邊一個護著左肩。在他們每個人的手中,還都拎著兩把拳頭大小的八菱金錘,錘桿的后面是扁圓的小錘。
  要知道,江湖之上極少有人使用這等兵器,其一便是分量太重,使用起來,無法輾轉騰挪。其二也是太重,因為駕馭這等兵器,必然極耗內力,一旦跟人動手運使時,氣息不暢,那便等于離死不遠了。
  這三個人方一出來,那兩個騎士見他們的模樣,當即皺起了眉頭,但卻心有依仗,也不打馬而走,反停住了身形。左邊穿著藍邊緞衣之人,揚了揚頭道:“怎么?林中呼哨,你們便竄了出來,想要干么?”
  那大下巴的老者,歪著腦袋,瞇縫著雙眼,道:“你們那個是高升智,那個又是段壽輝?”
  這老者一報名字,馬上兩名騎士,頓時一驚,還是藍邊緞衣之人說道:“你們又是那個?可是楊府之人嗎?”
  這三個人聞言“嘿嘿嘿”一陣冷笑,皮甲護著左肩之人,晃了晃手中的錘子,道:“一個死人,知道的那么多,也是無用。”
  他旁邊皮甲護著右肩之人,也是一陣冷笑,就好像跟另一個人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道:“我說,楊老問你們話呢,怎的不答?”
  身穿白衣之人,何時讓人折辱過?便是自家的叔父,也不曾與自己如此大聲講話。也需要讓自己三分才行,當即大怒道:“是又如何?”
  那大下巴的老者聽罷,點了點頭,道:“好,好得很。”說著面露憤恨之色,朝著身后兩人一打眼色。而那好似孿生兄弟的二人,當即將手中的八菱金錘扛在了肩頭。
  馬上兩個騎士,見對手互相打了眼色,不由的防備了起來,可再看那兩人竟是毫無上前的意思,反而將手中兵器抗在肩頭,不由得怔了一怔。
  就在此時,只聽“咔吧,咔吧”兩聲,那兩人錘柄部位的扁圓形小錘,竟是脫離錘身“嗤嗤”的飛了過來。
  這一下十分突然,而且還是打的馬匹,就算那兩名騎士早有防備,也護不住胯下的馬駒。只聽“碰碰”兩聲響,兩枚飛矢般的小錘,正砸在兩匹馬的額頭,可惜了兩匹寶馬良駒,當場頭骨破裂而死,往下栽去。
  兩個馬上的騎士,身手也是不凡,感覺胯下不穩時,早已身子騰空跳了下來,身穿白衣之人大怒不已,用手點指道:“竟敢行兇,給我死來。”說著,足下點地,飛躍了過去,左手握拳橫掃向了那老者的臉頰。
  而另一個穿著青衣之人,大叫一聲:“小心!”抱著先除掉對方一人的心態,也飛身竄了過去,右掌一記斜掛,朝對方胸骨劈來。
  那老者卻不慌不忙的往后一躍,雙手齊出,用手中短棒猛砸藍邊緞衣人的頂門,跟著招式連環,另一根短棒點向了白衣人的肩井穴。
  而幾乎是同一時刻,那兩個好似孿生兄弟之人,也跳了過來,各自掄起雙錘,砸向兩個緞衣之人。
  藍邊緞衣之人,口中大喝一聲,一個璇身躲了出去,口中喝道:“你快先走,去叫正明帶人馬前來救援。”
  注:“今日八千,鯊魚啥都求,嘎嘎!么么噠!”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加拿大快乐8官网 手机版捕鱼游戏赢现金 重庆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结果 江苏7位数走势图新浪 陕西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一定牛 河南481新开奖视频 天津11选五走势图历史 急速赛车下载 山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 福利彩票南粤36选7 福建22选5走势图表 e球彩中奖规则 秒速赛车投注技巧 网上兼职赚钱日结靠 快乐8平台能提现吗 20选5复式8号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