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三十六章 姑蘇


  眾人轉頭看去,卻是汪劍通從榻上清醒了過來,宋長老與喬峰圍了上去,喬峰輕輕說道:“師傅,你感覺怎么樣?喝點水么?”說著,將早已準備好的一碗水遞了過來。
  汪劍通本感覺自己不是死了,就一定是被遼國人所擒,可醒了之后第一個便聽見了喬峰的聲音,心中不由起疑,眼珠轉動,跟著便看見除了喬峰,竟是宋長老也在此地,心中更加納罕,問道:“是……是峰兒將我救回的么?”
  喬峰先扶著汪劍通喝了口水,遂將碗放下后,才說道:“師傅,還記得我們去絕嶺峰之前說過,咱們幫內弟子收到了消息,說是我師伯在不久前從昆侖進入了中原么?”
  汪劍通點了點頭說道:“自是記得的。”
  喬峰說道:“將咱們師徒二人救下的,正是我謝師伯。”說著,他將汪劍通昏迷后的一番遭遇,再次細細說了一遍。汪劍通這才知道,謝孤鴻竟是也在屋內,掙扎著便要起身道謝,謝孤鴻急忙過來,輕輕按住他的肩膀,說道:“汪幫主無需客氣,你忠肝義膽,保家衛國,實乃我輩典范,今次僥幸將你們帶了出來,可說是好人有好報罷了。”
  汪劍通點了點頭,說道:“謝大俠實在過謙了,這如此救命大恩,汪某永不敢忘。”
  謝孤鴻又與他客氣幾句,忽然外面一個聲音響了起來,道:“宋長老,少幫主,大夫來了。”卻是方才宋長老叫手下弟子,去請大夫,此時正好到了。
  宋長老說道:“快請進。”
  “吱呀”一聲,門被人從外面推了開來,進來的是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者,身側還背著一個藥箱。見此,眾人向兩旁閃開。謝孤鴻卻開了聲,道:“我之前封了病人四滿,大巨,石門三處穴道。用以保住他剩下的元氣。”他說這些也只是告訴這個大夫,自己做了什么,俗話說病不瞞醫,因此將這些事情都告訴給大夫,對方好能夠更加準確的判斷病情。
  這大夫點了點頭表示知曉。然后為汪劍通把脈,而后緩緩說道:“這位先生醫理極佳,若是不封患者這三處穴道,恐怕他此時元氣早已盡數泄出。”說著不再言語,復閉上眼睛細細診脈半晌,才收回了手,看了看汪劍通的面色,轉頭問道:“這位兄弟是如何受傷?我給他診脈,發覺五臟六腑均都震蕩極大,其中大腸經所受之傷最重。”
  喬峰說道:“是我師硬擋了武林高手兩掌所至。”
  這大夫聽罷。恍然大悟“啊”了一聲,說道:“是了,你指給我看。”
  喬峰與宋長老幫著這個老中醫,緩緩將汪劍通翻了個身,使之側臥床榻,眾人只見汪劍通后背的衣服上,已然有了兩個破洞,均都是成手掌的形狀,半點不差,露出里面的肌膚。成黑紫色,尤其是下面那一掌,已經完全變成了黑色,還隱隱發出焦糊的味道。
  這大夫見了口中微微“咦”了一聲。從藥箱中取出一枚銀針,刺破了下方的傷勢,待拔出銀針,只見上面竟是微微發黑,皺眉道:“好歹毒。”
  喬峰道:“其中一人修煉的是毒掌功夫,此時這毒性如何?”
  大夫微微搖頭說道:“這毒。若是平常也不如何嚴重,只要立刻擠出毒血,多半都是無事的,可現在這毒卻入了肺腑,這位兄弟的傷雖然被那位先生封住了。可是毒性卻反而在氣海中肆虐起來。”
  眾人一聽立刻說道:“可有法醫治?”
  大夫沉思片刻說道:“能治,但這位兄弟以后恐怕不能再練武了,不過也幸虧這位先生封住了他的穴道,若不然毒氣攻心,可就不是現在這等情形了。”說著,取過紙筆寫下了一計方子,說道:“按方抓藥,每日早中晚各服一劑,先抓五天的藥量,到時復診,再行抉擇。”
  眾人聽見自家幫主的功夫竟是廢了,心中都大驚不已,但此時不能慌亂,是以宋長老立刻吩咐手下弟子前去抓藥,而后這大夫又取出了九枚銀針,說道:“我先給他拔毒。”
  這大夫確實是杏林好手,九枚銀針下去,兩個掌印已經消腫不少,尤其是那下方的黑色之傷,已經由黑色轉變為了暗紅色。大夫小心翼翼將手拿開,擦了擦汗,說道:“還需要兩刻鐘的時間,到時我將他的針起了,這位兄弟就無性命之憂了。”
  眾人連聲稱謝,待過了片刻,那抓藥的弟子返回,大夫檢查了過后立刻吩咐眾人煎藥,喬峰親自動手,將火點燃,沒過一會,屋內就傳出了濃濃的草藥味。
  待藥煎好了,大夫正好也將之前的銀針取下,又幫著把藥給汪劍通喝了,眾人別看是丐幫,但錢財也是不少的,是以給了這大夫厚厚的診金,又送出了大門,這才回轉。
  如此情形,謝孤鴻也知道,不能讓喬峰立刻便走,于是當晚便住到了宋長老給他安排的,旁邊的一間凈室中。
  現在時間還來得及,因此謝孤鴻也并不著急,于是就安心住了下來,每日除了吃飯喝水,這些俗事,便是發揮了練功狂人的本色,瘋狂練武。
  有時還去汪劍通屋內,與他說說話。兩個人的交情也像是汪劍通的氣色,一日一日的慢慢好了起來。
  那大夫還真是醫術高超,一個來月,就讓汪劍通能夠下地,行動如常人一般,并且功力竟是也保存了十之三、四。這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只不過宋長老秘密的與幫中,傳功,掌缽,掌棒,四大護法,共七名最核心的長老聯系上了,他本身就是執法長老,是以,丐幫中的八大長老齊聚在此,而其中四大護法長老,則是負責保護汪劍通的安全。其余之人,在這段日子以來,開始秘密的調查幫內弟子的情況。
  另外,遼國也確實沒有什么動作,正像是之前謝孤鴻審問那些人說的,只是設立圈套。想擒住汪劍通,用以要挾丐幫。是以這里的事情交給四名長老親自負責,汪劍通與謝孤鴻等人則是秘密返回了中原。
  在河南地界,汪劍通與謝孤鴻和喬峰告辭。不過他這一路上竟是將全部的降龍掌都傳給了喬峰,并且便是打狗棒法,也將所有的招式傳了過去,只是說心法口訣,等喬峰回轉丐幫再傳。
  一路之上謝孤鴻倒是沒有什么機會。因此現在與汪劍通等人分開,也快進入河南了。兩個人一路前行,當晚到了一個村鎮當中,在客棧中要了兩間上房,吃過了飯,謝孤鴻說道:“此時正好教你,你且隨我來。”
  喬峰道:“是。”心中知道自己的師伯要將功夫傳給自己,心中不由得大喜,因為喬峰本就愛武,而且學武的天分可謂極高。是以跟在謝孤鴻身后,進入了房中。
  落座后,謝孤鴻說道:“蛤蟆功,此時你已經會了,我自不必多說,另外我還有一門得意的功夫,叫釋迦三身功。”喬峰此時倒了兩杯水,放在桌邊,道:“聽名字,好似佛門武功。”
  謝孤鴻點頭道:“我本意修佛道俗三家武功。蛤蟆功便算是俗家,這釋迦三身功便是佛家,至于道家,我還沒有機緣修習。”他頓了頓。接著道:“這門武藝修煉起來十分艱難,我收集時,也費了不少的時間。”
  喬峰道:“收集?”
  謝孤鴻道:“不錯,三身功,又分報身功,應身功。法身功,我本身是會應身功的,而報身功則是在藏地扎若喜多大喇嘛處得來,他此時已經圓寂,因此在這世上,只有我一人會這門功夫了。至于法身功,你想來聽過,便是少林的易筋經。”
  喬峰知道這門功夫定是不俗,但聽到易筋經的名字,心中才真的是吃驚非小,問道:“易筋經與其余兩門合起來才能稱作釋迦三身功么?”
  謝孤鴻道:“正是,我先傳你應身功,你且記住口訣心法。”喬峰不敢怠慢,凝神傾聽,謝孤鴻緩緩將應身功的口訣秘要念出,喬峰不愧是武學奇才,只是一遍就記住了個大概,待第二遍他已經記全,只是怕有錯漏,謝孤鴻再次念了一遍,發現毫無錯處,便不再教他別的,只是讓喬峰在內心記熟,于是又開始教喬峰如何練法,如何行功,且將自己的一干體會心得,也都傳了給他,最后說道:“今日就傳你這一門功夫,你回去務必記熟。”
  喬峰道:“是,多謝師伯,我定會勤加修習,背誦口訣,不敢忘懷。”
  謝孤鴻道:“好,明日再傳你報身功。”
  喬峰心道:“我師伯面雖冷,但心地極好,我卻是萬萬不可忘記如此恩德。”想罷,辭別謝孤鴻回了自己的屋內。
  這處村鎮,只是在河南的邊上,是以他們還有幾日路程才能回轉,謝孤鴻如此這般,在接下來的日子,將自己所會的釋迦三身功,盡數傳給了喬峰,其中還為了讓喬峰記牢,停下了幾日路程,只是指點他各種練法與自己體會的心得,并卻讓喬峰每日背誦。
  喬峰也不虧為武學天才,只是幾日的功夫,便將謝孤鴻傳給自己的功夫,記了個牢固。
  而后謝孤鴻又開始傳他火焰刀的功夫,待這門功夫傳完,兩個人已經回到了少室山腳下的大槐村。
  可就在剛剛一入山門,謝孤鴻的腳步卻突然停了下來,喬峰不解其意,也跟著停住,問道:“師伯,怎么了?”
  原來,謝孤鴻剛剛腦中猛地一震:“神秘物品已在中原腹地出現。”多出了一條記憶,所以才停步,而且多了這條記憶信息之后,就跟小李飛刀的世界一樣,他竟是隱隱的能夠知道神秘物品所在的方向,雖然這種感覺也只是忽隱忽現,并不確切,但他確實有了這種感覺。
  謝孤鴻說道:“忽然想起了什么,但卻又抓之不住,我們先進去再說。”
  山門處的弟子,見了謝孤鴻與喬峰,早就急忙向里通報,因此兩個人剛走了半途,喬三槐與喬氏兩個人便接了出來,喬峰見了自己的雙親,當即雙膝跪倒叩頭,高聲道:“不孝孩兒喬峰。給爹娘磕頭了。”
  喬三槐夫妻二人立刻到了近前,尤其是喬氏,忙拉起了喬峰,好一陣端詳。
  喬峰是從十五歲起便開始行走江湖。倒也回來看望過幾次喬氏夫婦,只不過后來加入了丐幫,事情也忙了起來,因此上一次見還是一年前。
  如今喬峰的個頭比上次見時自然也就長了一截,而且隨著功力高深。身子也健壯許多,不過喬氏依然感覺喬峰瘦了。是以眾人回轉之后,喬氏親自下廚,做了一大桌的好菜好飯,不停地叮囑喬峰多吃一些。
  喬峰也知道自己母親是怎么想的,于是大口吃肉,每吃一塊,喬氏便高興上幾分,是以十分愛喝酒的他,反而這一次沒喝多少。吃了不少的牛肉與雞鴨。
  待桌面上的吃喝差不多沒了近半的時候,門派內幾名內門弟子起身跟謝孤鴻見禮,就退了出去。而后眾人推杯換盞,直喝到了半夜,方才散去。
  謝孤鴻也不著急,喬峰回來,自己的任務就算是完成了,至于他們一家如何講述喬峰的身世,那便是人家的事情了,自己不宜多管。
  隨后這幾天謝孤鴻按部就班。勤加練功,有時候還教一教這些門內的弟子武藝,讓他們興奮了好一陣,不過就在半個月后的一天傍晚。喬三槐找到了他,兩個人回轉喬三槐的老房子,發現喬氏與喬峰正在家中。
  進門時,喬三槐說道:“師兄,我和你弟媳,打算近日就跟峰兒說。這事你知道的也清楚。因此在旁邊幫我等補個紕漏。”
  謝孤鴻答允道:“好。”說罷,兩個人便入內坐好。
  喬峰上一刻還面色如常,但等自己父母等人坐下之后,便發現自己的雙親,面上竟是帶了幾分苦澀。不由得問道:“爹娘這是怎么了?家中出了什么事么?”
  喬三槐用手掌撫了撫喬峰的背心,說道:“峰兒,你今年正好及冠,有些事情,我和你娘需要告訴你了。”
  喬峰點頭說道:“請爹娘吩咐就是。”
  喬三槐見自己的妻子還有些難色,其實他心中又何嘗不是如此?只是他認為自己是這一家之主,難道要自己的婆娘沖在前面,將這等為難之事,先說了么?于是先行開口,道:“峰兒,那一年爹爹跟你娘兩個人結為夫妻,而后爹爹也算努力,憑著自己的木匠手藝,和偶爾在林中打些獵物,家中也過得去。而且你娘也將家里打點的井井有條,說句大話,那時我和你娘也是羨煞旁人的。”說到這里他笑了一笑。
  喬峰也跟著說道:“爹爹說的是,你們二老便是現在也是極好的,便是孩兒都有限羨慕了,更何況是旁人。”待他講完,喬氏面上一紅。
  喬三槐接著說道:“不過就在這個時候,在別地發生了幾件大事,這事還是你師伯在行走江湖之時,詳加查詢,才打問出來的。”
  喬峰道:“何事?”
  喬三槐說道:“在武林中,姑蘇有個慕容氏……”他就像謝孤鴻與他講的一樣,先將姑蘇慕容氏實乃鮮卑族,燕國皇族的身份說了,而后又將慕容博如何為了復辟燕國,不惜挑起宋遼大戰,傳假消息,給中原武林之事也一一詳細講明,謝孤鴻則是在一旁,補充各種細節。
  喬三槐又將當時中原武林中的二十幾名高手,如何到了雁門關埋伏說了個清楚,講到蕭遠山,跳崖之后,將幼子復又拋上來,到了一具尸體上時,喬峰心中已經隱隱猜到了什么,只是他依然靜靜的聽著,并不插話。
  喬三槐看了看他,又道:“于是汪劍通便委托少林僧人,將這個孩子寄養在少室山腳下,一戶農人家寄養。而這戶農人還沒有子嗣,便將這孩子視若己出,不過一年之后,這戶農人家的男人,在外打獵,卻遇到人熊的襲擊,幸得一位高人相救,將熊殺死,而后這未高人與那農人有了極好的交情,更是代父收徒,將那農人收入門墻,開始教他武藝。”
  喬峰聽到這里早已明白了何事,心中震驚不已,但他性格本就義氣豪爽,并未如何悲傷,是以他雖然已然猜到,喬三槐說的就是自己,但心頭卻暗道:“爹娘即便不是我的親生父母。這些年的養育之恩我已經一生都報不完了,更何況他們二老跟我的親生父母又有何區別了?喬峰啊喬峰,你萬萬時刻不能忘了他們二老是如何含辛茹苦,將自己撫養成人的。”
  只聽喬三槐接著道:“而后這農人的師兄。在江湖中尋找師門遺物,卻打探到了幾十年前的舊事,經過多方走訪,終于探明了真相,而后回轉了村中。正好遇到了那孩子的親生父親,原來,那遼國武士摔下懸崖卻奇跡般未死,只是仇恨滔天,蒙蔽了雙眼,想將那孩子的……”說到這里,喬三槐有些說不下去。因為蕭遠山來殺自己這事,一旦說出來,畢竟讓喬峰為難,所以他不再說了。
  跟著他理了理思路。才道:“那孩子的養父,抵不住蕭遠山,不過那孩子養父的師兄正好返回,隨出手將他引走,并且將事情前后因果與他說開,這一切之事實則都是由慕容博而起,并答應蕭遠山一年以后,無論如何都叫他再來此地,讓那孩子與他相認。”
  喬三槐說的,并不如何順暢。但其中的關節,卻一個不漏,另有謝孤鴻從旁補充,喬峰自是聽得明明白白。
  待他將前因后果。所有事情都講述完畢,最后道:“峰兒,那孩子就是你,我和你娘只是你的養父母,并非親生。你……你可還好么?”
  喬峰面色凝重,過了半晌。從榻上站了起來,“咕咚”一聲跪倒給喬三槐與喬氏磕頭,任由他們如何攙扶都不肯起身,徑自說道:“誰說爹娘與我并非親生?如此情深義重,便是親生兒又有幾個能夠做到?我喬峰世世代代都是二老的孩兒,那是萬萬不會變的。”
  一句話說的喬氏如此雷厲風行的女人潸然淚下,摟著喬峰,口中連連道:“峰兒,你永遠都是娘親的峰兒。”雖然母子兩人淚水盈盈,但喬氏之前只是害怕這事一旦說了出來,自己就要失去喬峰,但此時喬峰如此一說,自是讓她去了一塊心病,而這心病也算是化為了淚水,統統流了出來。
  喬三槐說道:“峰兒,我了解你的性情,你知道身世之后,反而會對我和你娘愈來愈好,但是為父也要叮囑你一句話,便是你的親生父親蕭遠山,他的心結還未打開,此事還得著落在你的身上。”
  喬峰點了點頭,扶著喬氏再次落座,吸了口氣說道:“這事全由慕容博那廝而起,方才聽爹爹講述,我生父他老人家此時恐怕依然在尋找慕容博,我想再過段時間,便去江湖之上尋找那慕容老匹夫,將他殺了,而后將我父親接來,峰兒定然好好孝順幾位老人家。”
  謝孤鴻突然想起,自己曾經指點蕭遠山,在周邊查詢慕容博音訊,是以便將這事詳細又說了一遍,而后道:“峰兒,你不妨也在周邊尋找,我料想你親生父親,遠山公,應該就在附近探查。而我也正好要到江湖中尋找師門遺物,順帶去一趟姑蘇,幫你查一查那慕容博是否回了燕子塢。”
  喬峰說道:“多謝師伯指點,喬峰現在想早點了結此事,也好早點孝順幾位老人家。卻是半點也待不下去了,我這就出門。”說著就要站起。
  喬氏急忙攔住,說道:“這卻是不忙,可以叫你爹爹派遣門下弟子,在周邊市鎮打探。總比你一個人要強些。”
  喬峰想了想,說道:“是了,那我便再待些時日。”
  謝孤鴻說道:“峰兒,這些時日,你還得好好考慮一些別的問題,比如你契丹人的身份,這卻是不能作假的。”
  喬峰點頭說道:“師伯說的我知曉了,待報了大仇,我便離了丐幫,專心伺候幾位老人家安度晚年,一家人好好生活便也是了。”
  謝孤鴻說道:“只要你考慮清楚,無論如何,我們都是支持你的,這一點,你無論何時都要記住。”
  喬峰再次道謝,說道:“峰兒永世不敢忘懷。”
  謝孤鴻頓了頓,道:“那暫且先如此吧,我明日一早便啟程。”
  幾個人將話說開,心中的大石反消失,當晚幾個人又在給謝孤鴻弄了一桌送行酒,喬峰酒量如海,正好能陪好謝孤鴻。
  到了第二日,謝孤鴻起了個大早,洗漱一番。辭別了喬三槐一家再次啟程前往姑蘇,一人一馬行進間,不由得再次化身成為了練功狂人。
  在江湖之中,但凡是個武人。這慕容氏家就沒有未聽說過的,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這等威名長盛不衰,在江湖客中更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而那慕容世家當代的家主慕容復。此時也就十七、八歲,但在江湖中的名望卻不算小,任何人聽了他的名頭,都會賣上幾分面子。
  可是慕容復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在他十歲那年,自己的父親竟然死而復生。
  那時他正在家中的還施水閣中,參研各門各派的武功絕藝,卻突然間看到了一個黑影在旁邊閃了出來。
  此地乃慕容家禁地,除了家主允許之外,任何人不得入內。是以慕容復當下反應飛快,左手橫擺,直接砸向了黑影的額頭。
  不過那黑影卻猛地咳嗽了一聲,伸手卻不慢上半點,不躲不閃,待慕容復左臂到了跟前,他忽的手腕一翻,便已然捏住了慕容復的脈門,后者大驚失色,心道:“壞了。對方定是貪戀自家的武學典籍,自己當真是莽撞,能到了這里的定是當世一流高手。”
  不料那黑影竟是又發出一陣咳嗽,這陣咳嗽聲極大。越咳越是厲害,直把黑影咳的彎下了腰,并且放開了自己的手臂。
  慕容復心中登時大喜,但他知道對方武功高強,是以他不敢再次出招,身子向后急退。心想:“我且先出去,再想辦法,將他困在其中。”
  可就在慕容復雙腳剛剛踏出門時,卻聽背后有人說話聲起,道:“復兒,連我也不認得了么?”說完這幾句話,復又咳嗽了起來。
  慕容復聽見黑影的聲音,竟是呆住半晌未動,片刻之后才回轉了身子,運足目力往前看去,只見那人影正好背對窗子,面目隱于黑影當中,不過漸漸的雙眼適應,且隨著這人不住的咳嗽,面目依稀的露了出來。
  慕容復大叫一聲,道:“父親?”
  這黑影咳了一陣,道:“是我,快過來。”
  慕容復急忙跑到了黑影面前磕頭,黑影伸手將他摻起,道:“為父受了重傷,幾年來用盡辦法,也只是恢復了三成的功力,你莫要插言,我有事情與你交代。”
  慕容復方才十歲,但心智卻比一般孩童成熟的多,聽慕容博講完,便即跪坐在他面前靜靜的聽著。
  慕容博首先將事情的前因后果詳細講了一遍,一直講到了晚上才算說完,聽的慕容復目瞪口呆,且暗暗欽佩,道:“父親謀劃周祥,只是可恨那謝孤鴻竟是將父親傷的如此之重。”
  只聽慕容博嘿嘿冷笑道:“傷了也就傷了,但慕容家還有你,便有希望,我料想此事必然不能再瞞多久,因此我們父子必須重新謀劃一番才可。”
  慕容復說道:“父親說的是,孩兒聆聽教誨便是。”
  慕容博點頭說道:“你且記得,這事必然會被人知曉,因此你權當沒見過為父,別人說什么,你便只是按照為父死了答復便可。那些人就是想要報仇,但你一口咬定,這些人也是顧忌頗多,萬萬不敢明目張膽的拿你怎樣。”
  慕容復道:“是。”
  慕容博又道:“而后,你每日來此,為父雖然功力只剩下三成,但諸多武功我統統抄錄了副本,你需每日勤學苦練武藝才行。”
  慕容復道:“是。”
  慕容博剛又想說,卻再次咳嗽了起來,慕容復連忙起身,給他拍胸扶背了好一會,這才好轉,他穩了穩心神,接道:“你學了武藝,便要到江湖之中行走,見到不平事,便管上一管,將你的名望養好,這是其三。”
  慕容復再次道:“孩兒明白。”
  慕容博道:“其四,待你聲望大增,便開始慢慢籠絡人心,爭取收歸己用。其五,到了那時為父在吐蕃國下的一招暗棋,也便可以成了,屆時我慕容家的勢力,也有了一定的基礎,便可用此在宋朝揭竿而起,而大遼與西夏本就與宋國,有了極大的仇恨。屆時我們游說一番,天下必然大亂,我們慕容家便有了復國的希望。”
  慕容復年紀幼小,但也聽的父親的計策。極其踏實,好似沒有什么奇謀妙計,但若是一步一步行來,卻成算極大。心中不由得大喜過望,說道:“父親說的是。王霸之道不過如此。”
  慕容博說道:“這其中倒也有個幾難點,而重中之重,便是培養親信人士,招募軍卒揭竿而起之時,必定需要碩大的財力支撐,我慕容家雖然家底殷實,但卻也不甚夠用,是以這些年我等必然要多多積累銀錢方可,若不然這計劃便定然是不成的。”說到這里,他捏了捏慕容復的肩膀。接著說道:“你姑姑王家財力極盛,并且這些年間,讓我知曉了一件事情,那便是你姑姑家的母親,竟是西夏國的皇太妃,如有了西夏的支持,錢財方面便可大大減少我等的阻力,是以我若沒記錯,你還有個表妹,你要待她好些才是。”
  慕容復心道:“表妹剛剛降生不久。爹爹如何得知?不過她十分可愛,我如何會對她不好?爹爹是叫我和他家聯姻,我自是能夠看得出來,可表妹是不是也太小了些?”他心中雖然如此想。但仍是對復辟大燕國,向往不已,因此心中又道:“爹爹原先便常常教導自己,大男人便應該做此等大事,為了大燕即便放棄一些自身的喜好,又能如何?”是以點頭說道:“父親放心。我必定對表妹極好的。”
  慕容博道:“你記住便好,今日已經晚了,莫要讓人起疑,你且去吧,明日再來。”
  慕容復雖然心有不舍,不過還是說道:“是,明日孩兒再來拜見父親。”說著,退出了還施水閣。回到了自己的房舍,飯也忘了吃,倒頭便睡。
  第二天他命仆人多準備一些吃食,而后胡亂吃了一些,趁人不備,用厚紙將食物包好放在懷中,然后再次以練功為名,進入了還施水閣。卻見里面空落落的,沒有半個人影,他不由的叫道:“父親,父親可在么?”
  話音未等落下,便感覺肩膀被人輕拍一掌,轉頭看去,正是慕容博,他急忙將懷內的食物拿了出來,道:“父親沒用飯吧,這是孩兒特意讓仆人做的,父親放心,我帶食物卻沒任何人發覺。”
  慕容博不由得正色,說道:“下次絕不可如此做了。此一時彼一時,便是真無人發覺,此等不必要的事情,你也不可再辦,我自有辦法。”
  慕容復雖然有些委屈,不由得還是點了下頭,說道:“是,孩兒必然多加注意。”
  慕容博見他答應,這才略微戴上了些笑容,將紙包拿了過來,打開吃幾口。慕容復則是跑到了旁邊的書架上,拿起一本武學典籍看了起來。
  慕容博見他勤奮,心中歡喜,三口兩口將食物吃盡,而后雙手一合一搓,將紙包搓成了紙屑,跟著灑出窗外,不留半點首尾,轉頭說道:“復兒過來。”
  慕容復聞言走了過來,慕容博將他手中的書籍取過,見封皮上寫著三字,不由得搖了搖頭,說道:“這十八破乃是青城派的武藝,早已失傳,你便是學會了也別想以彼之道還之彼身了。”
  慕容復微微納罕,道:“父親現在便教孩兒武藝么?”
  慕容博將這本插入書架當中,略略思考片刻,說道:“為父細細考慮了一番,與其保持以彼之道還施彼身的名頭,還不如專精幾門武藝。”上下掃了掃慕容復,接著說道:“我慕容家的三合指,你修煉的如何了?”
  慕容復道:“三合指,在孩兒三年前便開始修煉,想來現在已有小成。”
  慕容博聞言微微皺眉,道:“你且施展兩指我看。”說著,伸出手掌,晃了一晃。
  慕容復見此知道其意,運起功力,朝著自己父親的手掌點了一下,而后好似手臂跳起,復又落下,再次點了一指。可慕容博卻在他最后這一指時,猛的五指并攏,將他的指頭捏在了手中,任憑慕容復如何運功,那手指好似長在了自己父親的手中,無奈只好收了功力。可慕容博卻厲聲道:“這便是你說的小成么?”
  見父親發怒,慕容復立刻跪倒身前,道:“還請父親責罰。”
  慕容博道:“你且起來,讓你看看咱慕容家的三合指究竟為何。”慕容復聞言起身,站在一邊,但見慕容博只是立于原地,伸出右手凌空朝著身側的書架連點了三指,他每點一指,書架便“咚”的輕響一聲,而隨著這聲音,書架中其余書竟是動也不動,那之前的卻“嗤”的竄出一些,待到“咚咚咚”三聲過后,那竟是嗖的一聲,跳了出來,慕容博手臂不動,手指張合間,已經將這本書冊復又拿在了手中。
  這一下只把慕容復看的目瞪口呆,心道:“想來父親被人所傷,只恢復了三成功力之事,是父親謙虛了。”
  不過慕容博好似看透了他的想法,冷哼一聲,說道:“現時我據此書架有幾步?”
  慕容復答道:“五步多些。”
  慕容博道:“不錯,若是我功力全勝之時,即便再遠上數倍,一指便能將這書反彈出來。”
  慕容復聞聽此言,方才知曉,自己的父親功力只剩三成,絕非虛言,面露愧色說道:“孩兒必定勤練不綴,多多向父親請教。”
  慕容博說道:“好級,你有這心我自是高興的。”而后輕輕撫了撫慕容復的肩頭,說道:“復兒,你萬萬要記住,現在所做的一切,等到我們父子重新恢復大燕國之時,全都是值得的。”
  慕容復口中連連稱是,慕容博道:“你今日便開始單練三合指一門功夫,有何不明便問為父。”
  慕容復道:“是”說著在一旁開始練起了三合指,如此這般,慕容復每日都來還施水閣修習武功,慕容博則是從旁指點,他雖然此時功力只剩三成,但見聞卻是比慕容復多了太多。無論自己的兒子在練功時碰到了任何問題,他三言兩語便能夠解開。
  并且隨著他表妹漸漸長大,慕容復又有意結交,是以兩個小人兒的交情也愈來愈好。
  待慕容復長到十五歲時,他的功夫已經在姑蘇一代極有名氣,并且在慕容博的指點之下,他開始每年特意抽出一段時間,闖蕩武林“行俠仗義”到是也結交了不少的武林中人。
  而且他雖然年紀輕輕,但功夫卻是實打實的高明,因此本就是武林世家的慕容復,又過了兩年,在武林中漸漸的開始有人稱呼他為南慕容。與丐幫的少幫主喬峰,合稱為北喬峰,南慕容,在武林中年青一代,持之牛耳。
  這一日慕容復在還施水閣出來,回到了自己的房中,突然有仆人跑了進來,并且遞上了一張帖子,慕容復伸手接過,展開一看,上面寫著一句話,道:“白駝山,謝孤鴻今日傍晚必然到訪。”
  注:“一萬大章哈,兄弟們繼續支持!”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时时乐餐厅菜单价格 资产配置比例 新上海麻将小游戏 股市热点软件分析 腾讯分分彩彩开奖记录 北京赛车官方开户平台 今晚出什么生肖的图片 高手总结的打麻将技巧 免费推荐股票 急速赛车网站 博彩优惠 李逵劈鱼游戏涨分打法 湖北血流成河麻将 篮球木地板 微乐捉鸡麻将最新版下载安装 下午买股票短线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