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三十八章 有理


  謝孤鴻道:“如此,多謝了。”說著,正見段正淳在一旁略有尷尬的看著自己,便再次朝著對方點了點頭,轉身朝著那拱門走了過去。
  待他穿過拱門,眼前竟是出現了一個比之前庭院只大不小的小湖。
  而在湖心位置坐落著一處建筑,這建筑簡單至極,面積倒是不小,長度能有五六丈上下,寬度也能有三丈多些,都是用木制結構建造而成,水下顯然有幾個大樁子,用以支撐,離遠了看時,就好像是漂在水面上相仿。
  在這座房子前面的水面上,每隔一段距離,就會露出一個或幾個供人踏腳的樁子,這些樁子錯落不一,沒有規律,好似修建之時,怎么方便,就怎么在水下打的樁。
  這岸邊距離那座水上小屋,差不多能有三十幾丈遠,即便是輕功絕頂之輩,也決計不可能一下便縱出這許遠去。
  謝孤鴻按照李青蘿告訴他的,逢三不走,逢五不邁,見九斜行的方式,果然沒有觸動她所說的“火水”機關。待他一腳登上了房屋前方的門廊,心中差不多已經有數,這里面大半的機會是沒人的,因為他這一路走來,卻已經不停地的運著功力以防萬一,他就是這樣的之人,獅子搏兔,都需全力以赴,更何況是人了。這世上能夠在如此之近,能夠逃過他耳音之人,少之又少。
  但這并不意味著自己就要放松警惕,謝孤鴻推開了這房屋的門,邁步走了進來,發現這處地點還真是沒有什么人,空落落的,一眼便望的過來,四周的墻壁上,只有一些空空的書架,全無其他物品。
  謝孤鴻負著手,在屋內緩緩的走了一圈。而后在窗戶上,摸了一把,又在書架上隨意摸了幾處地點。
  他翻開手掌看去,見食指。中指,無名指,這三個指頭上,有的微微有灰,有的干干凈凈。心中有了數,轉身從屋中出來,彎腰在湖水中洗凈了手指,而后又在踏著水中的樁子走了回來。
  可他雙腳剛剛一踏上地面,只聽外面竟然隱隱有打斗之聲,他立刻從慕容家飛速而出,但見眼前的大湖對面,正有一伙人在相護廝殺,一方兩個人,一方四個人。不過人少的那一方竟全然不落下風,大聲呼喝,兵器撞擊之聲不絕于耳。
  雖然距離有些遠,看不清這些人的面目,但從身形判斷,卻沒有自己要找的慕容博,而且也一定不是段正淳與李青蘿就是了。
  是以他反而不太著急,走到了湖面,上了之前自己乘來的小舟,往回而來。心中卻盤算道:“我這一路行來,未聽到慕容復的什么消息,可見這人最近是未在江湖中行走,定是在家。而自己遞上了帖子,到了這燕子塢,反而沒尋到人,只有一個糊里糊涂的老仆在,全無旁人,這其中肯定是有問題。而他如此躲著自己。這等行為,有多半的可能是知道慕容博消息的。若不然,為何會如此蹊蹺。”
  正當他來到湖心的位置,那些在對岸打斗之人交戰已到了酣處,只見其中一個黃衫之人,揮舞著手中一條甲葉麟麟的軟鞭,不住的罵*娘道:“娘*的,你*娘*的!你們再不說出那姓段的在何處,我便烏拉一聲,將你的腦子卷將下來。”說著話,手中卻一點不慢,回手一鞭,朝著其中一個用雙斧之人揮去。
  那漢子舉雙斧擋架,斧刃朝上,他本想雙斧一合,將對方的鞭子剪斷,但是雙手猛一較力之時,就聽“咔”的一響,那軟鞭卻分毫未損,反而激起了幾點火星;
  原來,之前他雖然用斧子也磕碰過這人的軟鞭,也是“咔咔”有聲,但他知道,這應該對方是內力雄厚,擊在斧面所至。但此時用雙斧一剪才發現,對方即便沒有如此高強的內功,單憑軟鞭上好似甲葉的鱗片,也是極堅韌的。
  是以這漢子雙臂登時感覺一震,那黃衫人身法極快,呼的一聲便到了近前,單掌向前正擊在雙斧之上,發出“碰”的一聲,這漢子幾乎拿捏不穩雙斧,不過幸得旁邊有一名頭戴斗笠之人趕來,這人手中持這一把魚竿,朝著黃衫客背心急急點去。
  這黃衫人武功當真高明,身子滴溜溜一轉,不但閃開了背后的魚竿,而且把自己手中的軟鞭也抽了出來,且鞭隨身走,猛地抽向了戴斗笠之人的頸項,大罵道:“娘*的,你*娘*的,就不能等我將這人烏拉一聲卷死,你再上來。”
  戴斗笠之人知道他武藝高強,口中叫道:“老四,換位。”說著縱身向旁邊掠去,同時魚竿點出,直取一個穿著藍衣,身材極高,又級瘦之人的右眼。
  再看場中人影晃動,一個使用鋼刀的威武漢子,腳步騰騰與戴斗笠之人換了位置,猛地一刀劈向了黃衫人的頭頂。
  那級瘦之人身法飄忽,來回兩個閃動,已經躲開了背后一人的一棒,與刺向自己眼睛的魚竿,然后身子晃動時,竟是繞到了那頭戴斗笠之人的身后,手中鋼鐵雙抓一立,便朝著對方雙肩拖去。
  而對面的黃衫人不停地大罵,鞭子好像旋風一樣,繞著周身一轉,已然將兩把兵器生生磕了出去。之后猛一甩頭“呸呸”朝著兩人飚出兩口濃痰,雖然即便是吐在人身上也是沒甚傷害,但這兩個人實在惡心不過,立刻同時往后躍了出去。
  趁著這點功夫,這黃衫人又在大聲喝罵,道:“三妹,三妹,你他*媽再不出來,恐怕就在也見不到我了。”對面兩個人心中一驚,暗道:“這兩個人竟然還有幫手?”立刻對視一眼,打定先拿下對方的心思,猛地復又撲了上來。
  只聽旁邊的小林子里,突然響起“咯咯咯”的一陣女子的笑聲,道:“便是再也見不到你,又有何妨?另外你叫誰三妹?”隨著說話聲,在林子里走出一個穿著一身大紅色衣衫的女子。這女子手中持著兩把柳葉刀,能有三十來歲的模樣,長得極美,可是在兩側的面頰上,各有三道紅色的疤痕。
  她看似款款而來。但速度極快,左手刀瞬間便撩向了手持短棒之人的勃項。這人大驚之下,將棒頭往上一立“嗑呲”一聲,竟是被對方斬掉了一截。再想反擊時。那紅衫女子竟是已經出現在了手持雙斧之人的身側,兩把柳葉刀翻轉過來,當胸刺下。他急忙大喊提醒道:“小心!”
  這漢子正與那黃衫人斧鞭相交,聽見“小心”二字便已經感覺眼前有一個紅影閃過,拼命往后一閃。只聽“刺啦”一聲,胸前的衣衫,竟是被劃開了兩條大口子。
  這女子也不戀戰,足下連點,頃刻間到了一旁,雙刀連出“當當”兩聲,分別架開了魚竿與鋼刀。雙腿“嗖”的踢出,將拿著魚竿之人逼得險些放棄兵刃,好在他反應極快,跳出了圈子。
  但這女子用的是連環腿法。一腳剛落,一腳又起,手持鋼刀的威武漢子力大刀沉,但卻有失靈活,正被這女子一腳點在了左臂之上,他口中“啊”的一聲慘叫,但仍發狠自輪刀劈去。卻不料想,這女子的腿法收發隨心,早已跳了開去。
  她剛一出現,便連功四人。使得自己一方大戰優勢,伸手之敏捷,武功之高強,讓對方四人心驚不已。本來略占優勢的戰況,直接便被掉轉了過去。
  這女子又是“咯咯咯”的一陣嬌笑,而后說道:“你們保護的那個小白臉,怎么不來了,便躲在暗處眼睜睜的看著你們身死,也要做了縮頭烏龜么?”說著。朝著那黃衫人與又高又瘦之人打了個眼色,三個人登時復又攻了上去。
  此時,他們對面的四個倒也不懼,齊發一聲大喊,迎了上去,雙方立刻又戰在了一起,不過這剛剛一交手,那三個怪人便大占了優勢。
  就看那女子兩把柳葉刀,與她的一身紅衣在場中來回飛舞,好似一朵打著閃電的紅云。攻到了何人面前,就立刻將對方那人逼得手忙腳亂,幸好這四個人配合默契,相互打聲招呼,采用圍魏救趙的方式,來回支援,一時半刻,倒也沒讓對方輕易得手。
  不過突然之間,情況又變,只聽一聲大喊:“各位兄弟莫慌,段某到了。”一個青衫人手提寶劍,從湖岸小路的轉角中閃了出來,不是段正淳還是誰?
  由于有了段正淳的突然殺出,那四人的劣勢一下子又搬了回來,而且段正淳的劍法高強,再加上一陽指的絕技,五個人合圍那三個怪人,登時便將對方的氣焰壓了下去。直氣的那黃衫客哇哇爆叫,道:“姓段的孫子,你且將腦袋快快伸了出來,我烏拉一下卷死了你,也省的你活在人世,竟招惹我們老大不快。”
  段正淳自然知道對方是誰,那極高級瘦身法飄忽不定之人,乃是人稱四大惡人的老四,云中鶴,他實乃武林中鼎鼎大名的采花大盜,色中惡鬼,不過,仗著他身懷絕技,與絕頂輕功,卻人人又奈何不得他;
  而那不停罵娘,用鞭子的則是四大惡人排行再三,自稱南海祖宗,但人人卻在背后稱呼他為南海鱷神的岳老三,而他手中用的鞭子也不是普通軟鞭,乃是他的獨門兵器鱷尾鞭。其人力大無窮,功力高強。
  至于那女人則比之那二人,更有過之而無不及,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她每過一段時間便會仗著其高絕身手,搶來一個嬰孩,玩弄一番,可一旦玩膩了便將其殺死,之后再過段時間就又偷盜來一名嬰兒,如此循環往復,死在她手中的生命已然不知凡幾,因此人稱食嬰惡女,葉二娘。
  段正淳不但知道他們是誰,還知道他們的老大是何種樣人,是以他此時只求快速拿下他們其中一人,若是不然,等到他們的老大前來,那自己等人便會更加兇險。因此他手中寶劍與一陽指結合,毫不保留的朝著對方幾人攻去。
  正在這時,謝孤鴻早已用掌力推著水面,從湖中趕了過來,見到與段正淳等人交手之人的模樣,在心中已然大概有數,道:“正淳,你且和余下幾位朋友退在一旁。”
  段正淳正在焦躁間,聽見謝孤鴻的聲音,登時大喜。心道:“方才只顧與阿蘿敘話,聽見打斗聲便趕了出來,一時間竟是忘了謝大俠就在左近。”心中立刻有了底氣,大喝一聲。道:“各位兄弟且退在一旁。”說著,食指連點三下,那三個怪人知曉一陽指的厲害,不敢硬接,紛紛跳出了圈子。而那幾個段正淳的朋友。也正好抓住時機,各拉兵器退到了他的身旁。
  謝孤鴻上前一步,道:“段延慶何時能到?”
  這三個怪人上下掃了掃謝孤鴻,發現對方氣勢嚴禁,便是段正淳貴為大理的鎮南王,都如此聽這人之言,定是身份不凡,正猜疑間,那黃衫客卻不管那么許多,直接跳了出來。道:“怎么?你又是誰了?竟是知道我們老大的姓名,既是知曉,怎的還要幫這小白臉,真真是不知羞恥。呸!”說著竟是又口吐濃痰,朝著謝孤鴻飛去。
  謝孤鴻袍袖一拂,那濃痰登時倒卷而回,發出“啪”的一聲,扇在了黃衫客的臉上,直把他打的“哎呦”一聲痛叫,直接坐了一個腚蹲。可他跟著一瞪那雙小圓眼珠“嗷”的一聲。竄了出來,用手中鱷尾鞭猛地抽向了謝孤鴻的頸項。
  謝孤鴻左手伸出,中指向外一彈,“箏”的一聲。那鞭梢閃電般飛了回去,正中黃衫客的肩下中府穴。這黃衫客眼珠瞪得更圓,口中不住的喝罵道:“怎么?被我說中了心事,助紂為虐,便要殺人滅口了么?”可身子那還能動彈半點?
  一句話說的謝孤鴻險些樂出來,但他伸手卻不慢。斗然間便棲到了那瘦高之人的跟前,這人輕功本就高絕,見謝孤鴻身法如電,大驚之下,哪敢進招?飛也似的往后飄去。可就聽身后謝孤鴻的聲音響起“著”的一聲,他登時感覺胯骨環跳穴,酸麻難忍“咕咚”一聲便栽到了地上,手中的一對鋼爪也在慣力之下,摔出了老遠。卻是謝孤鴻足下挑起一顆石子,用透骨打穴法,擊在了他的穴道之上,他此時輕功縱然再高十倍,也是決計施展不出了。
  葉二娘此時早就搶了上來,她見謝孤鴻眨眼間便拿下了岳老三,心知對方武功如此之高,自己要是逃走,那是萬萬沒有希望的,跟著瞧見謝孤鴻瞬間到了云中鶴跟前,并將其制服,就更加肯定了想法,是以抱著萬一的希望,拼死搶了上來。卻不想謝孤鴻身子動也不動,右腿毫無征兆的向后側踢了出來,正點在葉二娘的小腹氣海穴。再看葉二娘身子如斷線的紙鳶一般,飛出老遠,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那黃衫客心中大急,道:“三妹,三妹,你怎么樣了?”見葉二娘動也不動,跟著大罵道:“你這助紂為孽的劣貨,有本事別用妖法,看我不烏拉一聲,卷死了你!”原來,別看他看似莽撞粗人,實則知道自己等人的身手,放眼武林除了他們老大以外,幾招間便能將自己等人制服外,換了旁人那是萬萬不可能的,因此他以為謝孤鴻定是會什么妖*法*邪*術,因此才會如此大罵。
  謝孤鴻走到了他的跟前,上下看了看,只見這岳老三腦瓜的頂門不大,可是后腦勺卻不小,看似好像生了個犄角一般,兩個小圓眼睛此刻瞪得溜圓,正兇狠的盯著自己。
  謝孤鴻說道:“你們老大何時能到?”
  岳老三“哼”的一聲,說道:“這天下間姓段的除了我們老大以外,都是冒牌貨色,你助紂為孽還想套問我的口風,那真真是癡心妄想了。”
  謝孤鴻轉頭說道:“正淳,你且讓人先將其余兩人綁了。”
  不過還不等段正淳有所動作,前方小路上的轉角中,又出來了四個人,其中那李青蘿也在。
  原來,就在不久前,她與段正淳回到了自己的曼陀山莊,正在你儂我儂之時,就聽外面隱隱傳來了爭斗之聲,段正淳便要她稍等,自己出去查看。可是李青蘿在屋內等了片刻,生怕段正淳出事,是以立刻叫上了山莊之內的幾名高手,前來支援。
  當下李青蘿與段正淳匯合一處,將云中鶴與葉二娘兩人綁了。只留下岳老三供自己等人查問。
  段正淳嘆了口氣,說道:“我看你是個直人,那延慶太子當時謀反忤逆,個中緣由你恐怕也是被他所蒙蔽,我也不怪你來,你只需告訴我他在那里,我便立刻將你放了。”
  岳老三嘿嘿一笑,道:“真真可笑,你口口聲聲說要放了我,卻又讓我出賣兄弟,這等事我岳老二是斷然不會做的,來來,趕緊一刀殺了我也就是了。”
  謝孤鴻在一旁,道:“我且問你,你乃是我的階下囚,是也不是?”
  岳老三“嘿”的一聲,道:“你……就算是了。你待怎地?”
  謝孤鴻道:“何來就算?我制住了你,這難道有假么?”
  岳老三翻了翻眼睛,道:“沒假,是你制住我的。”
  謝孤鴻道:“你認了便好,我再問你,你既然被我制住,我為刀俎你為魚肉,我想怎地便是怎的,對也不對?”
  岳老三張了張嘴,頓了一頓,才道:“這話倒也有理,你且殺了我吧,我眨一眨眼睛,便不算是惡人。”
  謝孤鴻道:“那個又要殺你了?既然你方才認了這個理,那我想讓你告訴我你們老大在哪,又有何不可?”
  岳老三被他繞的有點蒙,咽了口吐沫,道:“這……這話倒也有理。”不過他立刻又晃了晃腦袋,說道:“但出賣朋友的事,我是萬萬不會做的。”
  謝孤鴻道:“我讓你出賣他了嗎?我只問他在哪?沒準待我趕去,他已經不在那里了,這樣你又怎會出賣了朋友。”
  岳老三聞聽此言,心中暗道:“這話……這話倒也有理。老大現在此時帶著幾名高手隨后而行,這人便是武功再高,也定是會遭到圍攻,我岳老三反而沒出賣朋友,而是舍身將他引入了圈套當中,就算他沒見到老大,那便更不算是我出賣了朋友。是了,是了,我便如此辦。”打定了主意,說道:“我只告訴你一個人,你先發一個誓來,絕不對旁人說出,我才可告訴你。”
  謝孤鴻笑道:“好,若是我將一會你對我說的話,告訴了旁人,我便在此世上不得善終。”
  岳老三見他發下誓言,看了看段正淳幾人,道:“你走近一些,我可不能讓他們聽見了。”
  謝孤鴻自是不怕他耍什么花招,上前幾步到了他跟前,岳老三低低的聲音,說道:“此時我們老大應該到了姑蘇城中,具體在哪,那我卻不知道了。”
  謝孤鴻退了開來,道:“好,你守信用的很,我現在便將你放了。”說著,一拂間,袖口已經拂在了他的穴道上。岳老三登時感覺周身輕便,翻了翻小圓眼睛,說道:“你雖然助紂為虐,但還算講道義,我今次便繞過了你。”說著指了指,被綁好的葉二娘與云中鶴說道:“我能將他們帶走么?”
  謝孤鴻搖了搖頭說道:“是你告訴我了你們老大在哪,可不是他們告訴的,我自然不能放過他們。”
  岳老三冷哼一聲,道:“這話倒也有理,好,那我便告辭了。”說著,將鱷尾鞭纏在了腰間,甩開大步,急匆匆走了。
  謝孤鴻轉身道:“我去找慕容博也需到姑蘇城中,正淳,那葉二娘和云中鶴乃是惡中之惡,你萬萬不能心軟,明白么?”
  段正淳點頭道:“謝大俠放心,小弟省的。”
  注:“六千字,兄弟們繼續支持哈!現在訂閱太少了,兄弟們踴躍訂閱正版哈!”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六肖免费免费公开 在家可做的兼职打字 2019德甲冠军 上海哈灵麻将哪里下载 苹果手机版捕鱼游戏下载 安徽11选5玩法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 浙江12选5任五遗漏 韩国西部快乐8开奖记录 股票超短线交易 网上真钱的棋牌游戏 股票软件哪个最好 云南未来麻将下载安装 nba排名 熊猫麻将官方版 世界足球国家队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