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三十九章 活跳尸


  謝孤鴻道:“那便好。︾︾,如此,我就走了。”說著,沿著大路,尾隨岳老三而去。段正淳朝他的背影,說道:“謝大俠,不知何時再往大理一行,家兄也著實盼望著再與謝大俠一醉。”
  謝孤鴻也不回頭,高聲答道:“我會的。”便身子一轉,先從小路走了一段,而后兜了個圈子,悄悄的尾隨在了岳老三的身后。
  岳老三也算機警,走一段路便朝后看上一看,不過幾次過后,發現沒人跟著,便也放下心來,甩開大步,急匆匆向前趕去。
  謝孤鴻在他身后跟著,瞧他的方向確實是往姑蘇城中而去。便又跟了一會,確定之后,便加速從旁繞到了對方的前面,待他進了姑蘇城中,復又找到了丐幫在此地的舵口,讓其幫忙打探慕容復的下落。
  之后他又加緊趕回了城門處,見旁邊有一個茶攤,隨即走了過去,要了一碗茶,開始慢慢地喝著,過不多時,就看岳老三正邁著大步,走入了城中。
  謝孤鴻扔下茶錢,跟在了他后面,岳老三穿過了一條街跟著往左側轉去,來到了一個客棧門口,頓了一頓,之后立刻又往前走,謝孤鴻卻一直悄悄的跟在他的后面,在街中來回走了幾圈,復又回到了那間客棧,心道:“這岳老三卻也不笨,還知道迷惑對手,兜幾個圈子。”
  岳老三快步的走入了這家客棧,探手抓過小二,開始詢問起來。謝孤鴻沒有走的太近,只是在外面靜靜的聽著。
  岳老三道:“跟我來的那伙人呢?”
  話有些戰戰兢兢的。道:“不知道啊,大爺你走了沒多長時間。那幾位大爺也就一同走了。”
  岳老三道:“走了?去了哪?”
  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他們結了房錢,便出了店門。”
  岳老三松開了他,道:“朝哪個方向走的?”
  小二指了指左側,道:“那幾位大爺出了門,便朝著這面走的,究竟是去哪,我卻是不知道了。”心頭暗道:“我說的可不是假話,那些人出門。也許七拐八轉的換了方向,誰能知道?”
  岳老三自言自語道:“麻煩了,這下麻煩了!”說著不再理會小二,從客棧中復又走了出來。謝孤鴻聽見他腳步聲,自是躲在了一旁,他功力精深,岳老三在屋內的說話,便被他聽了個清清楚楚,雖然言語并沒有說明他的同伙是誰。活著究竟是到了那里,但其中的大概意思,謝孤鴻還是能夠猜出來的。
  見岳老三出來之后,在原地左走幾步。右走幾步,在大街上來回踱步,沒有一刻消停。就好似熱鍋上的螞蟻似的。忽然間他身子動也不動,一雙小豆眼嘰里咕嚕的在眼眶中轉了幾圈。然后大踏步又向著城門而去。謝孤鴻復又不緊不慢的跟上。
  岳老三出了城,展開身法。就跟大跳蚤似的,一竄一竄的往前行去,跟著往右轉個彎,朝著一座大石頭山上爬去,他內息雖然無法和謝孤鴻比較,但內功確實不弱,待他翻過了這座山,再另一側又走了下去,接著便朝另一座山上攀爬,如此一連翻過了三座山頭,最終停在了一座山峰頂一處平地。
  這座山,全都是樹木,和周圍的石頭山,形成鮮明的對比,只是在頂端有一片空地,岳老三到了這座山上,猛地吸了一口氣,發出一陣嘯聲,他內功厚重,聲音在山與山之間來回撞擊,傳出級遠,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這嘯聲才停止下來,恢復了寧靜。
  這岳老三“嘿嘿嘿嘿”的一連串嘆了好幾口氣,而后東走一圈,西走一圈,且每走一圈,便嘆上好幾口氣。
  謝孤鴻在旁邊的小樹林中,看著他這等模樣,不由得好笑,如此這般大概一個多時辰,忽聽得東面山壁上,響起“嗷嗷嗷”的幾聲大叫。這岳老三聽了雙手猛地搓了搓,大罵道:“你******怎么如此之慢?害得老子再此等候多時了。”
  只聽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大爺他們沒攔到人,派我們四下打探,弟子腳程極快,走的便遠的多,聽見師傅召喚,自然返回時路程也就要多些。”話音落下,從東面山壁上走來一人,這人滿頭大汗,眼珠子極大,好像他猛勁一睜,就能將兩顆眼珠子飛出來似得,腦袋瓜子碩大無比,后腦勺卻極小。穿著短衣勁裝,足下蹬著一雙厚底官靴。
  岳老三看見他的模樣,當即大怒,伸腳便將這個人踹了個跟頭,大罵道:“既然老大讓你去打探消息,你就不應該過來找我,既然過來找我,就他媽不該如此之慢,既然如此之慢,就不該他媽滿頭大汗,你滿頭大汗自是功夫練的不到家了,說出去我南海鱷神的徒兒如此不中用,便大大丟了臉面。”
  他徒兒用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混沒在意,道:“師傅教訓的是,既然徒兒大大丟了您老的臉面,就要想辦法找補回來,我們師徒這就去再次打探消息。搶在別人的面前,也好在老大面前大大的露臉。”
  岳老三聽了點頭說道:“這話倒也有理。”用手一指東面,道:“走。”說著便邁步走去。他徒兒卻立刻說道:“師傅,那面我已經打探過了,現在我們去東南方向看看,說不定會有消息。”
  岳老三說道:“好。”說完剛要走,卻大搖其頭,道:“壞了,壞了,我忘了,我忘了。”跟著一把,將他徒弟拉到了近前,道:“老大在那里,我得將一條重要的消息,先告訴他才行。”
  他徒兒聽了,一臉好奇,問道:“是何消息,比攔截那段正淳出使還重要?”岳老三聽他如此一問,抬起又是一腳。將他徒兒踢了個跟頭,然后一臉神秘莫測的說道:“你師父我的武藝。天下第……第……那個。”
  他徒兒一轱轆,又在爬了起來。說道:“師傅的武藝自然天下第……那個。”
  岳老三大點其頭,說道:“不錯,但今天你師父卻碰見一個人,你師傅和他大戰半個回合,就被他點中了穴道,你猜他是誰?”
  他徒弟連連搖頭,問道:“是誰?”
  岳老三大怒道:“你怎的如此不中用?這等小事,便是猜也能猜到,比我武功高的。天下間絕不超過……超過……沒幾個,而他自然是就是天下第一高手了,如果這人還跟在段正淳的身邊,我們得先讓老大知曉才行。”
  他說的囫圇半片,還有些詞不達意,但他的徒兒聽了卻大吃一驚,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師傅是個什么樣的人,除了老大之外,他是不將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此時卻心甘情愿的說有個“天下第一高手”那這人的武藝,必定是十分高強的。因此立刻說道:“師傅,那我們先去將這消息告訴老大,那露的臉。必定比得到段正淳在哪的消息還要大些。”
  岳老三小豆眼再次轉了轉,心道:“這話倒也有理,我在天下第一高手的手中能夠半點傷害不受的逃了出來。便已然是大大的露臉,葉二娘那娘們以后只能叫做葉三娘了。這一次我可是叫定了岳老二。”是以點頭道:“這是自然,你快快頭前帶路。”
  他徒弟應了一聲。立刻從東北的方向下了山,岳老三在后面不停的催促,兩個人咋咋呼呼的往下走去。
  謝孤鴻在一旁由頭至尾的看在眼內,聽在耳中,不由得感覺有些好笑,但正事他自然不會忘記,心道:“他口中的老大,定是在幾十年前逃走的延慶太子了;找到慕容復應該不難,畢竟丐幫的消息極是靈通,只要他在江湖中走動,遲早能夠打探的到,我先去會一會這段延慶再說。”足下輕點,來到了這一側的山頭,朝下望去。
  只見那岳老三和他徒兒此時已經到了半山處,卻是岳老三覺得自己徒兒腳程太慢,是以用手拎著他的腰帶,往下疾奔。隨著山風不停地吹上來幾句臟話,都是岳老三訓斥自己徒兒武藝不精,或者大聲罵*娘的聲音。
  瞧見他們到了山腳下,謝孤鴻這才展開身法,如同一只大鳥,直直的朝著山下飛去,每每速度實在太快之時,便用腳一點樹梢,緩上一緩,而后再次飛掠十五、六丈,再次點一點樹梢。只是在飛掠之時,他用眼睛死死的盯著岳老三與他徒弟二人,不要讓他們發現即可。
  是以用了沒多久,謝孤鴻便到了山腳下,往前快速的趕了片刻,就已經再次吊在了岳老三與他徒弟的身后。形成了岳老三嫌棄他徒弟慢,而謝孤鴻又嫌棄岳老三腳程慢的格局。
  實言來講,岳老三武藝不差,腳程也絕不算慢,內力也悠長的緊,單手提著他徒弟的腰帶,仿佛輕若無物,無論是山巖還是碎石等多么難走的地形,他竄來竄去,速度幾乎不減半點。而他手中的徒弟,則是指手畫腳的,來回用手指著方向與道路,恍若后世的司機一般。
  謝孤鴻隨著他們走過了一條谷底,翻了三個山頭,跨過了一條小河,前方卻出現了一大片碎石場。可是不等到了近前,謝孤鴻就聽見了一陣打斗之聲。
  岳老三在他前面,自是也聽見了爭斗聲,登時一松手,將他徒兒扔在了地上。而后“嗷”的一聲,抽出腰間的鱷尾鞭,竄了上去。
  此時這碎石場正中有幾人在兇險廝殺,其中一人是個青袍客,最是顯眼,因為他的兩腿,好似全然不沾地,就那樣一直距離地面一尺來高,飄在空中;他的臉面的也形同僵尸,絲毫沒有任何表情,眼睛也一眨不眨,若不是有時微微轉動,直叫人以為他真是個千年僵尸成精。再細細看來,卻是他手中有兩條細鐵杖,每根鐵杖都有七八尺的長度,此時他就是用這兩條拐杖交替支在地上,左手杖點地時,便是用右杖攻擊。右手杖點地時,便是用左手杖攻擊。雙掌往復極快,因此使之看似好像雙腿飄在空中一般。
  與這個活跳尸模樣之人交手的。是兩個紅衣黃帽的四十來歲喇嘛,這兩個喇嘛手中均拿著雙鈸。只是個頭稍高點的喇嘛,右手使用的金鈸極大。如同鍋蓋,左手鈸小些,好似海碗。而另一個個頭稍矮的喇嘛正好與他相反,右手鈸小,左手鈸大。
  此時他們正廝殺到兇險處,別看那活死人好像是腿腳殘疾,可手上的功夫著實高明,兩把細鐵杖交替相攻,一杖杖或砸。或撩,或劈,或點,只要每出一招,都會將其中一個喇嘛逼退半步。不過這兩個喇嘛顯然也是武功極高之輩,一個剛剛退后,另一個正好從旁殺到,如此循環往復,三個人竟是形成了僵局。誰也奈何不得誰。
  正在此時,那個頭個稍微高些的喇嘛,退了半步之后,竟是沒如先前一般。立刻攻上,反而再次向后快速的退了一步。
  他這一退,三個人的節奏登時被打亂了。跟著這高個喇嘛一聲大喝。左手那小些的金鈸竟是突然脫手飛了出去。發出“嗡”的一聲,直奔那活跳尸的勃項斬去。
  這活跳尸心中一驚。不過他畢竟反應極快,用鐵杖往上一挑。正點在那金鈸中間,“嗚”的一聲,剛好在他的頭上飛過。
  此時那個頭低些的喇嘛,跟著又上前一步,用左手大鈸擋在胸前,好似是個大盾牌似的,右手鈸卻直取活跳尸的下盤。
  活跳尸口鼻不動,空中卻響起一聲冷哼,雙杖交替,左手杖沒等他金鈸碰到,早已經點向他的頭臉。不過這個喇嘛反應也是不慢,護在胸前的金鈸往上一提,“當”的,再次被擊退了半步。
  可就在這時,活跳尸感覺耳側“嗡”的一聲,一股子涼氣在他腦后升起,也就是他武功極高,應變迅速,往下一低頭,跟著左手松開杖身,復又抓牢,身子登時矮下去一截。呼的好似一陣旋風在他的頭頂刮了過去,卻是之前那高個喇嘛的金鈸,竟是在空中劃了個弧形,復又飛了回去。
  活跳尸不等動作,感覺另一側又是一股惡風撲了過來,原來,那稍低一些的喇嘛,也將小鈸飛旋了過來。這活跳尸這會真真是成了僵尸,只能直邦邦,直勾勾的向后跳了開去。
  原來,這兩個喇嘛的小鈸之上,都有著一條細細的絲線,這絲線乃是吐蕃國的雪山火蛛吐的絲制成,十分堅韌,便是寶刀寶劍也未必能夠傷其分毫。
  再看場中兩個金鈸,在半空中不住的飛舞旋轉“嗡嗡”作響,活跳尸竟是連續退了三退,才穩住身形,得空還手。
  不過那兩個金鈸在空中輾轉騰挪,全然沒有半點規律,再加上那兩個喇嘛時不時的也突進到了跟前,進行貼身短打,是以一時間這活跳尸,竟是十招中只能功攻出三、四招。
  就在這個時候,岳老三正好趕了過來,見到自己的老大以一敵二,竟是隱隱落在了下風,當即大喊一聲,沖了上來,鞭子一擺,卷向了距離他最近那矮個喇嘛的勃項。
  這喇嘛功夫極高,猛的一低頭,手往后甩,那空中飛舞的金鈸登時轉了個個,“嗡嗡”作響的朝著岳老三飛去。
  岳老三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等兵器,不過他的鞭子也并不算短,口中大叫道:“給我死來!”竟是不閃不避,手腕一翻,那鞭子頭也憑空轉折了回去,照著那喇嘛脖子再次纏去。
  只看那喇嘛另一只手往上一抬,大鈸盾牌般擋在了身前,發出“當”的一聲,鱷尾鞭正抽在了金鈸之上,打的火星四射。可岳老三只感覺手上竟是一麻,連帶他半邊身子也被震的酸軟起來。那飛在空中的金鈸還如何能躲開?
  可就在這時只聽“撲”的一聲,原來,岳老三這一加入戰團,將那兩名喇嘛的配合正好調開,是以那活跳尸,雙杖只是一個交替,就已經將那飛在空中的金鈸點的向上飛去,跟著左杖一點巖石,身子“呼”的便到了那高個喇嘛的身前,右杖抬起,刺向了喇嘛的前胸,內力到處,發出“嚓”的一聲,竟是直接將這人震得頭腦發暈,活跳尸雙杖連擊,收右杖起左杖,正如大棍般砸在這個喇嘛的頭頂,登時將他打的腦漿迸裂而死。跟著用杖頭一挑一甩。將這人的大鈸呼的甩了過去,正好撞在了矮個喇嘛的小鈸之上,救了岳老三一命。
  這活跳尸武功當真高強,對方陣勢一破,他竟是眨眼間便將對方一人打死。跟著一點腳下碎石,身子跳將過來,呼呼又是兩杖交擊。岳老三也緩了過來,一晃鱷尾鞭,去纏對方的腰身。
  這喇嘛見到同伴慘死,心中懼意早生,見對方兩人同時攻到,左掌往前一伸,那小鈸在空中直接旋向了活跳尸,他盼的自己這一下能夠緩一緩對方來勢,而后大鈸立在腰畔,“當”的一聲,隔出岳老三的鱷尾鞭,跟著轉身便向身后的樹林逃去。u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股票指数上升 麻将游戏下载单机版 股票客户微信群 网络赚钱博客 南京硬腿子麻将app 吉林11选5qq群 四肖期期中准2019 娱乐棋牌大厅棋牌室 幸运飞艇猜前三玩法 最近大涨股票 15选5中2个有钱吗 老北京麻将下载安装 宁夏11选5玩法计算 ag捕鱼平台 多多棋牌游戏 深圳风采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