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四十八章 打狗棒

  此時段延慶正向外閃避,慕容復出指后,便立刻躍到了跟前,搶了上來,三合指的功夫連連用出,而后到了近前,便 ?·?
  可段延慶也并不好惹,見對方搶了上來,立刻以大指捺了出去,而后食指伸出,中指無名指緊隨其后連連捺出一陽指的勁力,與三合指兩股勁道相碰的同時,段延慶也重新躍了過去。兩把鐵杖展開,再次與慕容復斗了起來。
  謝孤鴻心道:“且不能讓慕容復走了。”想到這里,暗中運力,他此時騎在馬上,雙手放于肚腹的位置拿著韁繩,是以運功自是無人能夠覺,便是一旁的喬三槐也未看出什么,就更別說大家全都被段延慶與慕容復的惡斗,將目光吸引了過去。
  慕容復此時與段延慶正斗到酣處,左手用了招三合指中的“唯我獨法”右手則是將劍術化在拳腳之上,向下劃出,往段延慶身上攻去。他左指,右劃實乃極難讓人躲避,段延慶杖頭點地飛起身子,雙杖撩撥,直刺對方胸腹。
  可慕容復左手的一招唯我獨法,使到半途,好似是一個燭火,突然間被什么東西一下子的攥滅一樣迅捷,自己的指力全然被箍的緊緊的,如何還能夠點出?不過他右手變招極快,狠似的變劃為指,朝著段延慶雙眼戳去。
  段延慶見慕容復左手竟是突然不動,如何能夠客氣?往后略退半步,使得自己拉遠與慕容復之間的距離,但他手中有著鐵杖,自是能夠隨意攻擊對方,而慕容復拿右手挖眼自是被他破掉。
  段延慶之前的招數卻變都未變,頃刻間便到了慕容復胸腹前,他這一招,快無論,左杖撩撥,右杖直刺。本就是高明之極的招數,但若是單憑如此招數就能將慕容復拿下,也是不太容易,可此時自己杖頭快要臨身。那慕容復竟是動也不動,好似被什么羈絆住了,擰眉瞪眼,臉色漲得通紅,尤其是那引而不的左手指力。竟是依然不出來,段延慶心道:“說不得這小子身有惡疾,此時病可是天助我也。”心中一喜,內力透杖而出“嗤嗤”連響中,已經點了慕容復周身七、八處大穴。
  慕容復依舊是那副滿臉漲紅的神色,兩人武功本就及高,出手也快,是以一眾江湖客們,自是以為慕容復后繼乏力,還是段延慶功力更高一籌。這才勝了對方。
  段延慶用鐵杖支在地上,再次朝著謝孤鴻的方向看了看,用一陽指的功夫連點岳老三手臂肩頸幾處穴道,這岳老三之前中了慕容復的三合指力,身子又酸又麻,顯然也是獨門手法,不過段延慶的一陽指力,最是能夠療傷點穴,是以雖然并未將其穴道完全解開,但岳老三身軀已然能夠行動。只是不能搬運內力罷了。不過如此也沒什么問題,他天生神力,膂力奇大,只要等兩個時辰后穴道自動解開。也就全然無事了。
  段延慶把臉從看向謝孤鴻的方向,轉了過來,而后說道:“你且將慕容復帶上,我們走。 ?·”說著,用兩條細鐵杖點在地上,反而往南行去。只是他知道岳老三此時不能搬運內力。自是走的不快,因此他行進的度,也并不算快。
  岳老三來到慕容復跟前,惡聲道:“讓你點我穴道,一會看岳爺爺如何收拾你!”說著拿住慕容復的腰帶,一把將他提了起來,只是用本身的力量,單手就可托著一個人了,跟著隨在段延慶身后而去。
  眾人見沒了熱鬧可看,也都紛紛散了,沿途繼續向前趕去。謝孤鴻與喬三槐也是慢慢的往目的地大智莊而去。
  過不多時,就見在一處郁郁蔥蔥的林子中,一處山莊顯現了出來,周圍有著院墻,正門口各分左右,種著幾棵松柏,而正門古色古香,想來這處山莊的主人也定是風雅之士。
  喬三槐不由得說道:“這莊子里面只怕更加秀麗。”果不其然,待通過兩個門口迎接的丐幫弟子之后,謝孤鴻與他進入其中,現無論里面的屋舍,涼亭,都十分典雅,讓人一見之下,便有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丐幫想的極為周到,沿途之上均有弟子接引,謝孤鴻與喬三槐也不用費力尋找,便一連穿過了兩道院子,來到了第三處院落之內。
  他們此時的所在,場地卻是極大的,謝孤鴻剛一進來,早有人報至汪劍通處,汪劍通親自接了出來。見謝孤鴻與喬三槐并肩而來,身后還跟著四名弟子,立刻展顏一笑,抱拳道:“謝大俠,喬大俠,真真是想煞汪某,而且謝大俠對我有救命之恩,我卻不能出門迎接,倒要兩位恕罪則個了。”
  謝孤鴻知道,對方身為此次英雄大會的東道,自是要坐鎮其中,不能妄動的,能夠在院內接自己,那以是極高的禮數,是以說道:“汪幫主太客氣了,此次我和師弟接到汪幫主的請柬,便立刻趕來,所幸沒有耽誤了時辰。且各路英雄都前來參會,汪幫主能在院中迎接已然是對我師兄弟二人禮遇之至了。”
  喬三槐也道:“上次見到汪幫主還是十年前,這次相見,汪幫主風采更勝往昔。來,你們幾個給汪幫主見禮。”他最后一句自是說給蘇方,周桐等四名徒弟的。
  按照武林規矩,蘇方等人乃是小輩,而且汪劍通在武林中地位極高,又和謝孤鴻與喬三槐有著極好的交情,自是要大禮參拜的,因此這四個人便要給汪劍通磕頭,不過汪劍通也是極為客氣,見四個人身子剛要拜下,立刻快出手,先后一扶,這四人竟是同時感覺身子下方有一股力道拖了上來,再也拜不下去,最后只能鞠躬見禮。
  汪劍通道:“四位少俠太客氣了,無需如此。”說著也給蘇方四人,抱了抱拳,而后轉向了謝孤鴻與喬三槐道:“兩位,我們先進屋內敘話,待到江湖中的各路英雄好漢到齊,我們再出來參加英雄大會。?   ?·”說著親自在前方引路,朝著這院子中的一處雅致房舍而去。路上攔住了一名丐幫弟子。吩咐道:“去將劉賢弟請來。就說白駝山的謝大俠與喬大俠到了。”那小乞丐道:“是。”按吩咐去找人了。
  謝孤鴻等人,跟著他隨后進入了這間房舍,現這屋子也是不小,長下能有六、七丈。寬能有五、六丈,室內的擺設也極其簡約典雅。幾張大椅放在當中,椅子和椅子中間各有一茶幾。
  汪劍通指了指座椅,道:“兩位大俠及四位少俠且隨意坐。”
  他說得客氣,也級誠懇。只是蘇方四人終究不能亂了規矩,遂坐在了下的幾個位子,謝孤鴻自是和汪劍通各分左右坐在上位。而喬三槐便在他旁邊的椅子上坐好。
  汪劍通道:“兩位,此次英雄大會,實是在下想出的一個主意,為的便是抗擊各國進犯我大宋之敵。只不過江湖人物均有門派之別,雖然保家衛國,也定會義不容辭,但難免號令不一,而戰機稍縱即逝。便很容易誤事,是以在下不才,便想請天下英雄共聚此處,好商量出一個辦法來。”謝孤鴻點了點頭,心道:“這汪劍通倒是為抗擊外敵出了不少力,確實算得上一位英雄人物了。”
  喬三槐在一旁說道:“汪幫主深明大義,精忠報國,實乃我輩典范,今次天下英雄到了此地,必然會想出一個妥善的法子出來的。”
  汪劍通道:“那就借喬兄弟吉言了。”
  幾個人正說到了這里。外面響起了一個腳步之聲,屋內幾個人武功均都高強,自是能夠聽出外面走路這人身康體健,卻武藝不精。或者根本不懂武藝。因為從聲音判斷這人走的極快,可腳下無根。
  沒一會,從敞開的大門外,走入了一個人,這人身材中等,方面大耳。及有福相,穿一件寶藍色員外衫,頭上扎寶藍色員外巾,足下穿著一雙整潔講究的布靴。
  一腳門內,一腳門外之時,面上就已經顯出了喜色,大聲道:“汪幫主,你讓弟子告知我謝大俠到了,同來的還有其師弟喬大俠,可是真的么?”
  一句話說完,這個中年的員外郎就已經走了進來,汪劍通大笑道:“自是一點假都沒有的,來來,劉賢弟,我給你介紹,這位就是謝孤鴻謝大俠,這位便是人稱鐵掌神蜍的喬三槐喬大俠。兩位,我這劉賢弟也是此間大智莊的主人,劉智斌。”
  他一一給謝孤鴻等人介紹,幾個人自是一番客套,而后分賓主落座,汪劍通說道:“謝大俠與喬大俠可能還不知曉,我這位劉賢弟雖然不通武藝,但卻著實為抗擊外虜做了不少貢獻。”
  原來這劉智斌自小身有缺陷,是以不能練武,但他又著實羨慕武林人物飛檐走壁的本事,是以十分愿意和武林中的人物交朋友,再加上他仗義疏財,便和丐幫分舵的一個舵主漸漸地成為了朋友,他也著實為人忠義,對外敵進犯大宋恨得咬牙切齒,再加上他十分會做生意,賺的錢也就越來越多,并且連續不斷的支持丐幫金銀,而后在那位舵主的有意引薦之下,劉智斌總算是認識了江湖中一位舉足輕重的武學高手,這人自然便是汪劍通了。
  從此兩個人的交情越來越好,到了此時,實則和手足兄弟沒甚分別。聽說他要召開英雄大會,劉智斌這個喜歡結交武林高手的不能練武之人,更是直接將這處莊子貢獻了出來,借給丐幫,而且地點就在太原府,宋遼交界之處,那也是極佳的地點。
  汪劍通介紹完了劉智斌的事情,屋中幾人欽佩不已,不過劉智斌反而很是謙虛,過一會仆從給幾個人上了茶,又在退去。眾人又在聊天飲茶,相談也是甚歡。
  大約半個時辰之后,日上中天,一名丐幫弟子走了進來,說道:“屬下全冠清,前來稟告幫主,午時已到,且各路英雄基本到齊,還請幫主和幾位大俠移步正院。”
  汪劍通點了點頭說道:“好,你且退下吧,我和幾位朋友,馬上就去。”全冠清點頭稱是,從屋內退了出去。
  汪劍通道:“時辰正好,幾位且隨我移步正院吧。”聽他如此講,眾人紛紛站起。汪劍通與謝孤鴻并排走在最前面,次之是喬三槐與劉智斌,最后則是蘇方周桐等人。
  汪劍通帶著眾人沿著莊內的甬道,彎彎曲曲的轉了幾轉。進入了一個拱門之內,此時這院子中,擺滿了大桌與木凳,且一眼望去,黑壓壓的全都是人頭。
  拉刀戴劍之人可是數不勝數。竟是碩大一個院落,統統坐滿了江湖人物,各自正在談笑風生,也有的在吹牛打屁。
  不過見謝孤鴻與汪劍通到了,自是紛紛大聲打著招呼,這個說:“汪幫主,來了。果然是天下第一大幫的幫主,只是如此一走,足下已然生根,真真是好武藝。”哪個講:“汪幫主身邊之人。乃是謝孤鴻謝大俠,人稱青天武圣,聽說他的功力已到了三花聚頂,返璞歸真的大成境界,你看看他,腳步不輕不重,仿佛根本不通武藝一般,想來傳言不虛。”
  認識謝孤鴻與汪劍通的人著實不少,一路打著招呼,汪劍通來到了此處院落的正房前。而后看了看滿園的眾江湖客們。
  謝孤鴻畢竟不是英雄大會的起者,是以便坐在了距離房屋最近的一桌之上。喬三槐也是如此,至于蘇方等子弟,便早早的坐在了別桌。
  任何地方都講究個長幼有序。身份有別,年輕一輩或者名頭不響的,自是遠遠地坐著,而各門派的長老,或者掌門人,自然是距離正房要近一些的。
  而謝孤鴻與喬三槐這一桌坐的。乃是青城派的掌門,人稱御劍飛仙的馬三師,馬真人;山西萬劍山莊的莊主,劍掌,李道宗。少林派的玄悲,玄寂兩位和尚,丐幫的徐長老與宋長老。再加上喬三槐與謝孤鴻,共有八個人,空著一個位子,自然便是汪劍通的。
  玄悲、玄寂與謝孤鴻和喬三槐都認識,而且關系都不錯,是以主動和幾個人說起話來,另外做了引薦,與馬三師,李道宗等人也就慢慢的聊開了。
  不過幾個人剛剛客氣了幾句,全冠清便扯起了嗓子喊道:“眾位武林中的前輩,江湖中的英雄。不才在下丐幫大智分舵舵主全冠清,給各位前輩和諸位英雄見禮了。”他內力雖然不高,可嗓子著實清亮,將院內的一眾江湖人物的目光吸引了過去。
  見眾人看向自己,全冠清再次吼道:“各方英雄在不久前都收到了我幫的邀請,十分感謝各位賞面前來。敝幫再次多謝了。”說著作個羅圈大揖,一眾江湖人物,也紛紛見禮。跟著全冠清退在一旁,汪劍通上前一步,也對著下面這些江湖客們抱了抱拳,說道:“敝人汪劍通,在丐幫近五十年載,掌管打狗棒三十幾載,委實不敢居功,但也與幫中的兄弟們,殺過一些胡虜外敵。”
  他話音不等落下,臨近三桌之外有一個背著長槍的老者,從凳上站了起來,朝汪劍通抱拳,說道:“汪幫主過謙了,這天下誰不知道,汪幫主與丐幫的豪杰們,干的就是行俠仗義,抵御外敵的英雄大事,我李某人與汪幫主比起來,可是慚愧之至了。”
  他剛一說完,眾人紛紛說道:“沒錯,汪幫主乃是天下少有的英雄,我等皆都佩服得很。”“不錯,只是汪幫主太客套了,這次相招我等,有何事情全且吩咐一聲就是了。”“不錯,不錯,只是不知是何要事?”
  汪劍通點了點頭,道:“既然有朋友問了,汪某便直言相說了。”說到這里,他在后腰一個長長的布袋中,抽出一條晶瑩碧綠的長杖來,正是丐幫的鎮幫之寶打狗棒。而后汪劍通將打狗棒往胸前一橫,道:“第一件事,便是我汪劍通要卸任丐幫幫主之位。”
  此言一出,場中群雄大驚,紛紛議論了起來。汪劍通卻把手往下壓了壓,眾人見他還要說話,便漸漸的停下了議論。只聽汪劍通接著說道:“就像方才汪某人說的,在下執掌此棒三十幾年,年歲越大,心智便也好似不大靈光了。是以我便想退位讓賢,只是在這之前,我還需要和眾位英雄再商議一件大事才行。”
  汪劍通在屋檐下對著群雄說話,謝孤鴻也在一旁一直聽著,看著,可是就在汪劍通將打狗棒方一拿出之時,他腦中又在猛地震了一下,他竟隱隱的感覺到,自己要找的,在此方世界的神秘物品,就是此棒。只不過他現在不好直接動手去摸,因此心中暗道:“一會無論如何,我都需確認這打狗棒究竟是不是我要尋找之物,若真是神秘物品,那我說不得,就要將它取了。”
  注:“兄弟們幫忙訂閱正版,投點票子哈!么么噠!”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天星山西麻将 大众麻将规则胡法 北京pk拾开奖历史 网上如何兼职赚钱 三码中特 遇乐棋牌会员登录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融资融券股票 大唐棋牌大厅下载安装 36选7开奖走势图 湖北30选5开奖官网 足球比分90vs足球 可以赚钱的捕鱼游戏 深海捕鱼游戏平台 麻将来了安卓版下载 如何利用手机网络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