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四十九章 駕臨

  謝孤鴻心中正盤算著呢,汪劍通在站在屋檐之下,擺了擺手,只看另一邊的院墻門被人打了開來,從中望去,卻是有一個用純木方搭成的擂臺現了出來。 ?  ·
  一眾江湖客們見了,都議論紛紛,道:“莫不是汪幫主要公開選賢任能,誰贏了擂臺,誰便是幫主了么?”
  就聽汪劍通說道:“各位朋友不用納罕,這擂臺實乃專門為了選任我丐幫才俊,接任幫主所立。”
  這時場中有一位赤著雙手的漢子起身問道:“汪幫主,這擂臺擺了出來,莫不是只能丐幫弟子參加么?”
  汪劍通笑道:“這位朋友問得好,擂臺既然擺了出來,便自然不能拘泥于只有丐幫之人參加,若如此,那我丐幫的胸襟豈不是太過狹隘了么?”這話說完,場中之人紛紛點頭大贊汪劍通心胸。
  汪劍通接著道:“不過無規矩不成方圓,我自是相信今日到場的英雄,全都是江湖中出類拔萃的豪杰,是以無論是誰勝出,他的品德,武藝均都需要場中半數以上的同道們認可才行。要不然那也太過于隨便了。”
  眾江湖客聽罷,紛紛說道:“不錯,這人即便是勝了,也得品德高潔方可,若不然隨便是誰若是僥幸勝了,卻心懷鬼胎,那可是大大的要遭。”
  汪劍通待眾人停住議論,才又道:“俗話說,罵人無好口,打人無好手,既然是比武較技,自是免不了用出看家的功夫來,可在座諸位都乃是武林中的高手,功力自是收自如的,是以比武之時,大家都要報著點到即止,莫要傷害了對方之心。因為我等一會還需商量對抗外虜之策,大家把精力應該都用在外敵身上才是。”
  眾江湖客紛紛叫好,道:“不錯。我們都是自己人,萬萬不可殺紅了眼,讓外敵看了笑話。”“這規矩好,在天下英雄面前。誰若是真的逞強斗狠,我看他還要不要臉了!”
  汪劍通看著差不多了,遂說道:“即是如此,誰請第一個下場,比武就到晚上掌燈之前。只要最后的勝出者,無人再有挑戰,并且品德可以服眾,那就是我丐幫的下一任幫主。”
  話音未等落下,那全冠清,已經通過了院門,登上了擂臺,朝著四下抱了抱拳,道:“在下全冠清,武藝低微。只是勉強做個拋磚引玉之舉,還請哪位英雄請上臺,不吝指教在下一二?”
  見如此,汪劍通直接來到了謝孤鴻這一桌坐了下來,謝孤鴻轉頭道:“汪幫主這次退位,怎的如此急切?”聽他一問,在這桌坐定的幾個人,都將目光看向了汪劍通。
  汪劍通面露微微感慨,道:“我也知,此舉有些急躁。不過各位出了謝大俠以外,可能不知,我上次被契丹五名高手圍攻,差點便死在異國。若不是謝大俠及時搭救,那是萬萬不能現在還可與各位說話的。???   ?·雖然救治及時,可此時汪某的武藝基本算是廢了,能夠保留以前的十之一二,就算多了。莫說跟人動手,便是陰天下雨。也是隱隱有暗傷作。所以就想到了選賢任能,擺了這擂臺,雖然有些急躁,可在下想的是,趁著我還能出謀劃策之時,將幫主之位順利交接于他,也好讓丐幫不至于成為群龍無局面。”
  眾人聽罷紛紛點頭表示理解,謝孤鴻道:“汪幫主,在下有個不情之請,還望答允。”
  汪劍通說道:“謝大俠但講無妨。”
  謝孤鴻看了看少林派的玄悲與玄寂兩個和尚,而后緩緩說道:“這要求我亦知有些過分,但委實無奈。”說著他看了看汪劍通左手上的那根晶瑩碧綠的打狗棒,接道:“汪幫主能否將打狗棒借我一觀。”
  汪劍通和在場眾人聽了,確實極為納罕,因為丐幫這等天下間第一等的幫派,鎮幫之寶豈能隨意如玩物般,讓人觀看掌玩?只是說這話的是謝孤鴻,在這一桌坐的,無一不是天下間第一流的人物,是以都覺得謝孤鴻說出這話,必然是有什么深意,而且他事先對汪劍通就說自己的要求過分,這乃是先行賠罪,因此包括汪劍通在內,都覺得謝孤鴻定是要打狗棒有什么要緊事。再加上謝孤鴻在江湖中的聲望,汪劍通倒也不好拒絕。
  汪劍通頓了頓,說道:“謝大俠要求借打狗棒一觀,也無不可,只是能否先告知在下,謝大俠為何如此么?”
  謝孤鴻道:“我一直在找一樣東西,只有細細看了,才能知曉,是否是我需要之物,方才見了打狗棒,我便有這種感覺,是以便想借來一觀,如果是……我一會也會下場比武。”
  他最后一句話說完,汪劍通心中登時大喜,他對謝孤鴻無論是武藝,還是德行,那自是滿意的不行,只不過對方身份絕不在自己之下,便是放眼江湖,也是拔尖蓋帽的,對方怎會下場比武?他本意是從青年才俊中挑選一位幫主,不過此時謝孤鴻一說這話,反而讓他大喜過望,甚至隱隱希望打狗棒就是對方要找之物那才好呢。
  想到這里,汪劍通道:“謝大俠但看無妨。”說著,將打狗棒往前一遞。
  雖然還不知道這東西究竟是不是自己要找的神秘物品,但為顯鄭重,他伸雙手接了過來,可這打狗棒剛剛于他雙手一接觸,他腦中猛地便是一震,上一次將上官金虹打死之后,找到龍鳳雙環時的感覺,又在出現了,只要他現在腦中十分確定要回歸本源世界,那他瞬間就會在此世界消失無蹤,并且在本源世界蘇醒。
  只是他現在并不想如此,因為他方才答應了汪劍通,要下場比武,只是他雖然不想,那腦中回歸的召喚卻一下子消失無蹤,不過卻又多了一條記憶:“一日內,隨機回歸。”
  這條記憶依然和原先的一樣,都沒有如此確切的言語,可他卻實實在在的明白,就是這個意思。?   ?·
  這桌的幾個人就見謝孤鴻接過了打狗棒,這棒身竟是被他功力催的。熒光一片。眨眼又消失無蹤,心中大奇不已,謝孤鴻看了看汪劍通,道:“這棒卻乃至寶。也是我及需要之物,是以我方才說的,自是算話的。”說著,將打狗棒又在遞給了汪劍通。
  后者心中高興不已,伸手拿過打狗棒。說道:“謝大俠只要上臺比武,恐怕這打狗棒非你莫屬了。”言語間已經默認,要將幫主之位傳給謝孤鴻了。一時間,他們這一桌的注意力,竟是都不在擂臺之上了。
  不過那全冠清的武藝,也不是白給的,要不然也不能當上丐幫的舵主,他此時左手劈頭,腳下卻突然踢了上去。對面一個的漢子,躲之不及。正被他一腳踢在胸口,將其蹬了個跟頭。
  不過這漢子一轱轆身邊站了起來,很顯然全冠清這一腳,并沒用什么內力,是以對方也沒受什么傷。這漢子面上一紅,抱拳說道:“全舵主武藝高強,周某佩服。”說著也不等全冠清說話,直接便跳下了擂臺。
  汪劍通看了看上面,不由得一笑,心道:“哎。早知如此我又何必擺這擂臺,讓眾多人掙個高低干么?這幫主之位,定然是謝兄弟的了,不妥!我如此想。算不算得上是有了私心呢?”想到這里,不由得看了眼謝孤鴻。后者仿佛知道他的心意,剛要說什么卻臉色驟變,說道:“恐怕有不之客到了。”
  他這話說完沒過一會,在場的眾人,只聽一聲佛經從空中降了下來。道:“南謨薄伽伐帝,鞞殺社,窶嚕薛琉璃,缽喇婆。喝啰阇也怛他揭多也,阿啰喝帝,三藐三勃陀耶……”
  這經文飄飄蕩蕩,聲音也不如何高,但卻字字清晰的送到了每個人的耳中。在場之人無不動容變色,少林的玄悲玄寂兩僧聽了,雙手同時合十,道了聲:“阿彌陀佛”
  玄悲說道:“不知道是哪位大德高僧到了,竟是有如此修為,我師兄弟可是萬萬不如了。”他說的極其謙虛,但可見這念咒之人,確實極為高明。
  隨著這佛咒詠念,眾人只見,從右側的院門中,走來了幾個人,其中一個謝孤鴻與喬三槐見過,竟是在河南府城外攔住武林人士,不讓過的哪個喇嘛。
  在他側面還跟著另外兩個人,其中一個打扮與他相似的喇嘛,還有一個則是穿著大紅色衣衫的壯漢,這男人身高足有近丈,膀大腰圓,穿的衣服也和漢人不同,而是露出了半邊的膀子。
  而走在中間,比其他人先行一步的,乃是一個頭戴寶冠,身穿大紅色僧衣的老喇嘛。這老喇嘛雙眼半開半合,雙掌合十,眉骨高高的凸起,眉毛稀稀疏疏。身材級瘦,因此看起來也是極高,實則乃是中上身材。露在外面的面部和雙手,骨節粗大,好似骨頭外面就是皮一般,整個人看著竟像是個骷髏。口中每念一聲佛咒,足下便走一步,身子絕無絲毫的搖晃,落地立刻生根,就連他穿的僧袍,也是絕沒動彈半點。待他走進了院落,正好口中的佛咒也詠念完成,一字不差,一步不少。
  汪劍通從座子上站了起來,上前了兩步,說道:“不知幾位高僧,來自何處?汪劍通有失遠迎,幾位海涵才是。”
  那露著半邊膀子的大漢,掃了掃在場的一眾江湖客,而后用手朝著那老喇嘛微微擺了擺,躬身說道:“此乃我覺囊派的桑喜巴活佛,被我王封做通智**王。這幾位乃是我的迦困師兄和卡妙杰師兄。在下不才乃我師的第三弟子,墫撻突爾古。”
  旁桌有一名穿著土黃色衣衫的老者聽了,微微皺眉,道:“吐蕃國的大倫好似也叫墫撻,莫非就是你么?”他口中的大倫,換成宋朝的官職名稱,與宰相那是相當的,只是叫法不同罷了。
  突爾古說道:“那是家父。”
  眾江湖客聽罷議論紛紛,都在猜測對方來意。只聽突爾古說道:“我老師桑喜巴**王,此次到了中原,就是要弘揚佛法,我藏傳佛教,實乃無上經典。因此聽說這里有了個英雄大會,便前來度化你等一二。”
  眾江湖客聽他說度化一二,登時便有點不高興了,因為你雖然是什么**王,但誰用你度化了?在場的也并非沒有佛門之人。就是少林派的玄悲與玄寂聽了,也是有些不高興的,畢竟他們的少林寺乃是禪宗祖庭,他一紅教之人沒有請柬。就冒昧而來,還到了即刻就說是來此度人,委實有些無禮。
  汪劍通見了面色也是微變,過了半晌才道:“無論如何遠來是客,先且看座吧。只是幾位客人還不知道,我們正在比武較技。有何事情且等會再說。”
  自從進來就不一言的那個老喇嘛聞聽此言,將頭抬了起來,道:“哦?既然如此,那不知我等可不可以登臺?”
  聽見他如此一說,他身旁有一個中年的佩劍漢子站了起來,道:“你們可知這擂臺是干么的嗎,乃是汪老幫主要挑選下一代的丐幫幫主,難道你們吐蕃人還想當我中原的丐幫幫主么?”
  這老喇嘛聞言看了看他,說道:“為何不可?”
  這一句話反而將那中間漢子噎住。汪劍通見了說道:“方才已經說過了比武規矩,我丐幫選賢任能,雖然天下有德之士都可參與……”他本想說,可這只是我中華漢人之事,外族客人且觀禮就是。但卻被這個老喇嘛立刻打斷道:“天下之士都可參與,我吐蕃也有藍天白云,天空之上也有日頭與月亮。莫非你們的天下,就如此小么?”
  聽他如此一說,汪劍通心道:“他雖然用語言激我,可不答應。難免顯得我幫心胸狹窄!可我就算答應了又能如何?他難道還能敵得過在場的如此之多的武林人物么?最不濟,謝兄弟已答應下場,便是他能勝了場中的諸人,難道還能贏了謝兄弟么?”是以大聲說道:“若是大師肯下場。讓我等見見覺囊派的神技,也是妙得很的。”
  桑喜巴老喇嘛聽了,打量了一番汪劍通,突然微微搖了搖頭,而后對著身后說道:“卡妙杰你且上去,與中原群雄會上一會。”
  身后那個看似忠厚無比的喇嘛。直接跳了上去。謝孤鴻轉頭看了看喬三槐,說道:“他乃是師弟你的手下敗將,一會若是他得勝了,師弟不妨上去,再與他會上一會。”
  喬三槐笑道:“師兄取笑了,那還輪得到師弟出手,全舵主武藝高強,定然可勝了此人。”
  汪劍通聽罷,說道:“喬大俠曾經與這喇嘛動過手么?”
  喬三槐點頭說道:“我和師兄在河南府城外時,見到一人攔住去路,這人就是叫卡妙杰的喇嘛,而且當時奇怪得很,他只攔住武林人士,尋常百姓到可以隨意通過……”
  他將在來之前的遭遇說了,汪劍通等人聽罷,面面相覷不知其意。可就在這時,只聽“啊”的一聲痛叫,眾人轉頭看去,只見全冠清捂著小腹,已經倒在擂臺下面,渾身抽搐不止,旁邊有兩個丐幫弟子立刻跑了過去,將全冠清架出了院子。
  再看那卡妙杰雙掌合十,看了看那老喇嘛的方向,而后對著臺下說道:“哪位還要賜教?”他話音方落,之前那名佩劍的中年漢子,立刻站了起來,道:“方才比武還好好的,你們這群吐蕃人一來便亂了套,莫不知點到即止么?”
  那老喇嘛看向了他,說道:“不知。”
  他說的也是實話,可方才卡妙杰一掌結實的擊在全冠清的氣海丹田之上,半點也沒有收手的意思,也是級過分的。是以聽他如此一說,這佩劍的漢子氣極反笑,道:“好極,既然你等不想點到即止,那也怪不得我了。”
  說著腳下一塌地,身子凌空竄了起來,用了個燕子三抄水的功夫,直接飛上了擂臺,看了看卡妙杰道:“咱們廢話少說,你不是要與中原群雄相會么?我李成龍雖然不是什么英雄,但也想領教領教大師的風采。”說著“嚓”的一聲,將佩劍拔了出來,用了個及怪的架勢。好似手持大刀一般,雙手握住劍柄,高高的舉過頭頂。
  這卡妙杰見對方上來便亮了一手級漂亮的輕功,此時又拔出了兵刃,也不敢太過怠慢,雙手猛地一合,道:“請。”說著雙掌驟然分開,邁步便朝李成龍胸口打去。
  李成龍卻動也不動,感覺自己胸口有一陣風起,口中吐氣“哈”的一聲,舉過頭頂的一劍,竟是迅捷無比的劈了下來。場中人但聽“嗤嗤”驟響,劍鋒破氣之聲,竟如同劃開了什么布匹一般。
  可那卡妙杰口中也是喝了一聲,探出的那只手竟是硬生生收了回來,另一只手循環打出,正擊在劍脊之上,只聽“嗡”的一聲,對方的那把長劍竟是直接砍在了擂臺的臺面之上。且鑲入極深,竟是一時之間,拔不出了。
  注:”來點票哈!兄弟們!“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福彩欢乐生肖开奖 幸运飞艇骗局视频 郑州11选5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36选7中奖规则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分布图 pk10技巧稳赚买法 连码是什么数字 茅台股票今日股价 陕西11选五玩法 彩票投注计划以及技巧 加拿大28官方app 山西快乐十分预测号码 内蒙快3推荐一定牛 炒股软件主要看哪些内容 快乐双彩开奖时间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直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