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五十章 震駭

  卡妙杰見此,如何能夠不抓住這天賜良機?縱身上前,拳腳齊出,李成龍急切間只得放棄自己的兵刃,向后退去,不過他輕身的功夫確實高明,在臺子上竄蹦跳躍,那卡妙杰腳下雖也不慢,可終究追不上他,一時間兩個人竟形成了僵局。? ?·
  不過在場的眾位江湖人物已經看了出來,李成龍失了拿手的兵器,只比拳腳的話,那是萬萬不是卡妙杰對手的,而且如此在臺上只是一個勁的閃躲,其時已經挺丟人的了。再加上卡妙杰內力雄厚,雖然輕功不及對方,但只要是慢慢逼近對方,李成龍就不得不竄出去老遠,所耗費的內力,也比對方要多。是以這一場如果不出意外,已經算是輸了。
  果不其然,如此也就一刻鐘,李成龍確實再也想不出什么辦法,和現什么好的機會將兵刃奪回,便隨即站在臺口不動,說道:“大師好功夫,這一場我輸了。”說著話,看了看在臺上的那把寶劍,搖了搖頭,也沒臉再要了,是以轉身下了擂臺。
  在場一眾中原武林人士,由頭到尾都鴉雀無聲的看著,此時李成龍走下擂臺的腳步聲雖輕,但也極其清澈,諸人無一不感覺臉上有些燒。
  卡妙杰站在臺上,看了看下面的一眾武林人士,嘆息一聲,道:“哎,我只想領教宋國高士的拳腳兵刃,可不成想卻只領教了輕身功夫,實乃甚憾,甚憾之至。”說到這里,他搖了搖頭,好似真真的遺憾似的,續道:“這兵刃既然李先生不要,插在臺上也是礙眼。”說著用手握住劍柄,往起一提,方才李成龍運勁沒有拔出的這柄寶劍,卻被他如此一提。便拔了出來,跟著隨手一抖,內力到處,這柄劍立時斷成了七、八截。跟著袍袖一拂,只聽“嗖嗖,哆哆”連聲,這些斷刃全都釘在了左側的院墻之上。
  他之前說只領教了中原人士的輕功,那意思自是說宋朝人士動手敵不過自己。只有逃跑的份,而后顯露了一手功夫,實乃警告場下眾人,不是隨便誰,說上來就能上來的。是以一時間場面上極其難看,竟無一人能夠上臺。
  可就在這個時候,只聽有一個十分豪壯的聲音傳了過來,道:“便是你想領教中原武藝么?”眾人轉頭看去,只見一個二十一二歲的青年漢子,走了進來。這人身材高大雄武,走動間極為剛正,面上菱角分明,穿著一襲黑色錦袍,空著雙手,場中有丐幫弟子識得他的,不由的脫口叫了出來:“是少幫主!”
  喬峰轉臉看了看聲之人,點了點頭,而后說道:“在下已經不在丐幫,是以這位兄弟萬萬不要再稱呼我為少幫主了。”跟著他將頭面轉到了謝孤鴻他們這一側。深深的鞠了一躬,道:“孩兒見過父親,師傅,師伯!待孩兒先將這個想領教中原絕技之人打了之后。再與三位長輩叩頭!”
  汪劍通和喬三槐等人不由得站了起來,其實在場中的諸人,能夠勝過那卡妙杰之人還是有很多的,只不過都是老一輩人物,若是當真下場便是勝了,也并不如何光彩。???   ?·反而會落個以大欺小的名頭,現在喬峰趕來無疑是雪中送炭。
  喬三槐道:“不急,峰兒上臺小心便是。”汪劍通也連連點頭。謝孤鴻道:“不錯,這卡妙杰武功也道不弱,你且全力施為便是。”
  喬峰說道:“孩兒省的。”說著邁步便走上了擂臺。
  其實現在喬峰契丹人的身份,已經是公開的秘密,只是他也確實是汪劍通的徒弟,而且養父,以及師伯等人都是漢人,不給誰面子,也得給汪劍通,謝孤鴻與喬三槐面子,更何況,這卡妙杰只是說領教中原的絕技,喬峰的一身本領都是謝孤鴻,喬三槐,還有汪劍通所傳,那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中土武功了。因此此時上臺打擂,自然也就沒什么人提出異議。
  待喬峰上了臺子,之前的那個露著半邊膀子的大漢卻上前一步,道:“慢著,喬峰我問你,你實則是契丹人,對不對?”
  喬峰點頭道:“不錯,我生父實乃契丹人,是以我自然也就是契丹人。”
  墫撻突爾古冷哼了一聲,說道:“我再問你,你本姓蕭,對是不對?”
  喬峰點頭道:“是,我養父姓喬,我生父姓蕭,是以我本名叫蕭峰。”
  墫撻突爾古,道:“好極,好極,你都承認了就好,我們到此實乃要領教中土人士的絕技,你一個遼人跑到臺上又算怎么回事?莫不成是中原無人,只能讓你這個契丹人出頭了么?”這家伙說的一番話,言辭十分犀利,本意就是要挑起場中諸人對喬峰身份的不滿。可謂陰毒無比。
  不過還沒等場下眾人有何反應,喬峰卻大笑不止,道:“哈哈哈,哈哈哈!你雖然說得一口好漢話,可是卻全然不通中土文化。”說著他面朝場中,高聲道:“華夏自古至大宋,已然傳承幾千年未有斷絕,你可知講的是什么嗎?”
  聽他如此一問,這墫撻卻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自然也就答不上來,只是用眼看著他,只聽喬峰接著道:“講的便是溫、良、恭、儉、讓、仁、義、禮、智、信。而還有一句話,叫做百善孝為先。一個孩子被他養父養母所教養大,現在有了生父就不需要對養父養母盡孝了么?那我只能說那孩子是個白眼狼了,早已不配活在人世,更是枉自為人!”
  他這一番話說的場中眾人連連點頭,也的確如此,大宋國你甚至可以用在家盡孝的名頭,拒絕皇上的圣旨,卻誰也不敢說出你個不是來,可見孝這一字的威力有多大了。
  喬峰接著道:“再者,你等不是要領教中土的絕技么,在下一身藝業均乃養父,恩師,師伯所受,實打實的中土武藝,場中諸位有哪個不知了?我看你只是怕我師門絕技,是以才不肯與我比試,好啊。 ?  ·你只要下了臺也就是了,沒人逼你與我比武!”最后一句話喬峰已經將頭轉向了側面站著的卡妙杰。
  這卡妙杰雖然也是聰慧之人,卻比不上那墫撻突爾古,而且喬峰這一番話也著實讓人無法反駁。是以卡妙杰看著臺下,見自己的老師桑喜巴活佛微微點了點頭,是以卡妙杰腳下猛地一踏,出“咚”的一聲,而后說道:“你上臺打擂。就說打擂,無需如此多的廢話,且動手便是。”
  喬峰聽罷,點了點頭說道:“好極。”跟著足下拿了個樁子,抬起右手朝對方招了招。
  那卡妙杰見對方如此挑釁,且站在臺子上沒動,是以大吼一聲,竄了過去,雙手一陰一陽,一前一后。徑直朝著的喬峰胸口擊去。
  喬峰見對方掌來,左腿微屈,右臂內彎,左手劃了個圓,右掌呼的一聲,向外推去,但聽“碰”的一聲響,正迎擊在了對方的掌力上。
  這卡妙杰的功夫本也極高,他修的是桑喜巴傳給他的覺囊派,而此功法更是覺囊派的護法神功!相傳乃是佛于靈鷲山。宣講般若法;佛于迦札迦,講說秘密法。于同化機,佛陀講小乘法,于不同化機講說般若法。于殊勝化機佛說秘密灌頂法,釋迦如來,合一不動法;是以覺囊派的中的一切密法,以時輪六支大瑜伽術為主。
  這卡妙杰只是修到了六支大瑜伽術中的兩支,靈鷲般若法與迦札迦秘密法,雖然脛骨強硬。功力也算深厚,但到底只有內,而沒有外,不能內外相合;可喬峰的這一招亢龍有悔,卻早已青出于藍而勝于藍,達到了由外而內,剛級柔生的地步,因此他們兩人雙掌相對,只聽“砰”的一聲,卡妙杰便感覺自己的手臂又酸又麻,只是他之前乃雙手分前后,便急忙忙要將掌力撤了回來,另一手再次推出。
  可他本來想往回收,喬峰的“亢龍有悔”卻完全不給對方機會,因為他這一招,乃是打出去十分勁,卻有二十分勁伏于其后,對方剛一收掌已然就有了感應,喬峰暗中催勁,身子中保留的掌力,龍吟虎嘯般打了出去。再加上卡妙杰往后收掌,兩股力道合一,喬峰這一掌跟身直進,正印在了對方的肩膀上,只把對方打的凌空翻轉,直接飛下了擂臺“咕咚”一聲,跌落在地。
  場中眾人一看,喬峰只是一掌就將對方直接打的飛了出去,無不又驚又喜,驚的是喬峰年紀輕輕竟有這等功力,喜的是那卡妙杰之前叫囂極盛,此時他落敗,便代表中土武藝實乃占了上風。
  喬三槐本就知道自己的兒子能勝,但卻沒想到能贏得如此之快,不由的拍案而起,“好”的一聲,大叫了出來。
  汪劍通見他用本門的降龍掌勝了對手,也是大喜不已,臉上早已帶了笑容,就是一向不茍言笑的謝孤鴻此刻也是嘴角微翹。
  而在場的恐怕也只有他能知道,喬峰一招敗敵的根由,其一,喬峰本就是武學奇才,且從小修煉蛤蟆功根基打的極為牢靠;第二乃是他此時身具釋迦三身功,此乃佛門武功中絕學中的絕學,別看喬峰未練多久,但此時功力已然顯露了出來。有此兩點,那卡妙杰落敗已在意料之中。
  下面的墫撻突爾古和迦困兩個人,見喬峰大神威,也是看的有些目瞪口呆,只因他們兩個人自是知道自己的卡妙杰師兄的功力是何等深厚,他們四人中除了桑喜巴老師以外,就屬卡妙杰功力最深。可此時竟然不是對方一招之敵,這是何等的不可思議?因此兩個人愣了愣,急忙忙上前將卡妙杰攙扶了起來,
  只見此時的卡妙杰這人眉頭緊鎖,雙眼緊閉,口中卻還有些呼吸。瞧見自己的師兄如此之慘,這兩個人擰眉瞪眼便要起身同上擂臺,找喬峰的麻煩。
  但正在此時,桑喜巴**王卻走了過來,以手搭住二人的肩頭,突爾古與迦困兩個人只感覺心頭一熱,跟著他們二人所扶著的卡妙杰竟是幽幽醒了過來。只是一時間,頭腦沉,眼神還有些茫然。
  桑喜巴沉聲說道:“你們二人莫要沖動,方才這位小先生本可一掌擊在你們師兄的心口,卻在最后關頭掌力偏移,打在了他的肩頭。實是手下留情了,若不然就是為師與他運功調息,也是斷然不會醒的。”
  原來,桑喜巴方才搭住兩人肩頭。卻是無聲無息的隔人傳功,便將卡妙杰頃刻間救醒,他如此一說,眾武林豪杰才知道他的手段與功力,竟委實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方才的那點喜悅竟是一下子煙消云散。
  喬峰距離他最近。是以看的最是清楚不過,對方只是略微一搭突爾古和迦困肩頭,那卡妙杰便立時醒了,心中不由得暗吃一驚,心道:“這大喇嘛確實功力高強,若是比之內力,我定不是他的對手,需要用師伯瞬息千里的輕功,與釋迦三身功的悠長結合,說不定還能略微與他斗上一斗。”
  桑喜巴說完了話。起身合十看著喬峰,又道:“這位小先生年紀輕輕,便有如此高深的武藝,實屬難得,莫說是中原大地,便是普天之下,如你這般年紀就有此等功力者,恐怕也是寥寥無幾。只是……”說著話,他緩緩的一步一步登上了擂臺,說道:“只是終究年紀過輕。火候不穩,你且下去了吧,在下到此,乃是想見識見識中土高士的藝業。也好讓我廣傳佛意的。”
  他說著話站定在了擂臺之上,雙掌依然合十,功力卻無聲無息的運了出去,喬峰本就凝神以備,可此時突然之間就感覺胸口憋悶的難受,好似氣息全都猛地從身子中抽離了出去。是以急忙忙狂運內力,可惜卻于事無補,臉色不由得漲的通紅。但下一刻,這種感覺卻突然消失無蹤。卻是桑喜巴大喇嘛終是自持身份,不好以大欺小,只是功力稍運即停,想讓對方知難而退也就是了。
  這一幕被臺下的眾武林豪杰所見,全都震駭莫名,均都暗暗心驚,道:“對方不動聲色間,就已經讓喬峰吃了如此大虧,若是當真動起手來那還得了么?”是以場面登時變得寂靜非常,便是一根針落在地上,也是清晰可聞的。
  謝孤鴻看在眼里,也是吃驚不小,他已歷經兩個世界,所見所聞極是廣博,但如這個大喇嘛如此功力精深的,卻只有大輪寺的扎若喜多一人罷了,至于傳說中少林寺的那位掃地老僧,他始終未見其面,終究不知深淺,因此,就數這個喇嘛武功最高了。
  想到這里,謝孤鴻起身而立,汪劍通,少林兩個玄字輩的僧人,還有喬三槐等人知道,謝孤鴻輕易是不會下場比武的,但此時一見這個老喇嘛上了擂臺,沒等動手,便挺身而起,自然是對方功力太強,因此不得不站了起來。
  謝孤鴻道:“汪幫主,這擂臺,便到此時收了吧。打狗棒,我接了。”他說這話,本就是字面的意思,因為之前他已經通過觸摸覺打狗棒就是在此方世界,自己要找之物,因此打狗棒他志在必得。
  不過汪劍通和一眾周遭之人卻以為,謝孤鴻是為了中土武林的聲望,不得不出手,那打狗棒卻是萬萬不能落在吐蕃人的手里的。是以反而暗暗佩服謝孤鴻的大義。
  汪劍通道:“這桑喜巴武功委實高深莫測,謝大俠萬萬小心。”旁邊人也連連點頭。謝孤鴻道:“各位放心,那打狗棒只能是我的。”眾人一聽他這么說,不但沒有想別的,更在心中敬佩,覺得他乃是俠之大者。
  謝孤鴻通過了人群,來到了擂臺之下,道:“峰兒,且先去下與你父親見禮吧,這個大喇嘛,交給我了。”
  喬峰點了點頭,飛身下了擂臺,低聲道:“師伯小心,這人的武功古怪的緊。”說著朝喬三槐的方向而去。
  謝孤鴻聽罷點了點頭,依舊邁著不輕不重,毫不掩飾半點聲息的步子,緩緩走上了擂臺,道:“老喇嘛年歲幾何了?”
  桑喜巴見了謝孤鴻往上只是這么一走,自始至終半開半合的眼皮立時張了開來,此時聽對方問話,上下打量了一番,嘴角含笑道:“恐怕與這位先生相差不大。還望先生告知小僧高姓大名。”
  他說話語調本就平和無比,可此話剛一出口,臺下眾人盡皆嘩然,因為這老喇嘛年歲看上去至少也在八十歲開外,卻說謝孤鴻與他差不多大,豈能不驚?因為謝孤鴻年歲看起來無論如何也是不到三十,怎能與他差不多呢?
  謝孤鴻點了點頭,說道:“老喇嘛眼力不錯,在下謝孤鴻。”他這一說,自是默認了對方的說法,場下眾人更是嘩然無比。
  注:“兄弟們加把勁喲,訂閱訂閱,投票啊!么么噠!”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黑龙江11选五新版走势图 北京十一未来城学校官网 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表彩经网 股票分析群是不是诈骗电话 江西多乐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赛车实战经验教学 看股票行情用什么软件 比较靠谱的股票杠杆平台 江西快三综合走势图 韩国快乐8开奖直播 下载股票交易软件 三分赛车官方开奖 股票推荐靠什么赚钱 云南十一选五定牛遗漏 极速赛车全天人工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