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五十一章 回歸


  當然,謝孤鴻成名二十多年,一眾武林人士自是知道的,是以他功力高強,駐顏有術這倒是可以肯定,但說他與這老喇嘛差不多大,就有些不可思議了。
  便是喬三槐身為對方師弟,也是不知謝孤鴻究竟有多大了,原先也是問過,但謝孤鴻也只是說,自己究竟是何年歲也說不準,因此就沒有接著深問。
  原來,謝孤鴻在小李飛刀乃是以幼兒之身進入,打死上官金虹之后,前后總有四十多年,而在此方世界也是二十幾年。再加上他本源世界的歲數二十六歲,這都要將近九十了。是以說他和這老喇嘛差不多大,也是實情。
  但桑喜巴還是第一個能夠看到如此之深的人物,因此謝孤鴻心中也不敢小覷對方,道:“既然大喇嘛知道;孩子們的比武也已然作罷,是以我便上來,想和你討教討教。還望大喇嘛不吝賜教才是。”
  桑喜巴聞言點了點頭,道:“謝先生過謙了,是在下領教謝先生的武藝才是。”說著微微鞠了一躬,道:“請。”
  謝孤鴻也點頭回禮,道:“請。”
  兩個人說的極是客氣,但話音落下之后,場面已然變得仿佛幾十里外的鳥鳴都可以聽得到,實乃二人都全部身心都調動了起來,看著對方的雙眼。
  如此久久不動,可突然間一只雀兒正從院子的北面,往南飛去,正好從擂臺上方經過,可它方一到了二人頭頂之后,立刻“吱”的鳴叫一聲。
  聲音剛剛消散,桑喜巴合十的雙掌緩緩的分了開來,右手屈無名指往上輕彈,再彈,三彈,如此連點了三下,就好似藏地民眾到別的主人家做客。喝酒時朝天空連彈三下,表示對神靈的恭敬,也表示感謝主人的盛情招待之意;
  可他這一指點出,再看天空的飛鳥。竟然忽然之間轉了個彎,而后繞了一圈,再點一指,竟是又轉了個彎,如此三下。那雀兒在天空方圓之地也連轉三圈,而后這才朝南飛走。
  場下一眾江湖豪杰見了均都心驚不已,有些人甚至心中暗道:“莫非這大活佛,真是佛陀轉世,若是不然,怎能有如此法力?”如此想的也不在少數,但實則也怨不得他們,要知道,任你是何等武林高手,功力即便無論多么的精深。也不可能操控一物,在天空無依無靠之地連轉三周,而桑喜巴此時顯露的手段,卻委實叫人感覺不可思議了。
  原來,桑喜巴此時用的,乃是覺囊派的大時輪根本功中的一招,叫做三寶敬神指,這桑喜巴在第一招用了出來,一來為了彰顯功力,震懾對方心神;二來他畢竟是**王。是以用此招表示禮敬對方之意,同時也不**份。
  可他連點三指之后,謝孤鴻立刻雙手如抱圓球,橫在胸口。功力登時運出,卻引而不發,只是伏在自身,那鳥方一飛走,在看謝孤鴻的白色衣衫獵獵作響,也急往一邊轉去。可跟著卻又直挺挺的歸于平靜。
  桑多巴不由得開聲贊道:“好功夫!”而后雙手同時探出,無名指突出朝謝孤鴻虛點兩指。后者功力本就引而不發,見對方雙手同時點向自己。應身功隨念而出,但聽“啵啵”兩聲輕響,同時消散,一股旋風登時在兩人之間刮了起來。
  謝孤鴻道:“大喇嘛也是好身手。”說著話,身子斗然間便棲到了桑多巴的身前,右手如刀往下劈落,左手卻依然橫在胸前。
  這大喇嘛見對方掌刀落往自己的頂門,不敢怠慢,三寶敬神指中的一招迦葉降生,一手指天,一手指著胸前。
  謝孤鴻見此也不變招,徑自打出,場下之人見了,本以為兩人定是如方才一般,各自分開,可是謝孤鴻自上劈下的掌刀,卻驟然與桑喜巴的朝天一指黏在了一起,且毫無聲息。竟是眨眼之間拼斗起了內力,各不相讓。
  桑多巴只感覺對方的勁力愈來愈大,自己朝天一指,竟是隱隱的半寸半寸往下落去,遂猛的提起一口氣,只吸不呼,胸腹間再無任何喘息的痕跡,謝孤鴻本來略占上風的掌刀,竟是再也劈不下去了。只感覺對手周身上下猶如銅澆鐵鑄一般,硬邦邦的渾如一體。
  不過桑多巴卻自己知自家事,不敢持久,右手虛點胸前的一指,閃電般朝謝孤鴻紫宮穴戳了過去。
  謝孤鴻左手橫胸,反應也是飛快,翻手去斬對方手腕。桑喜巴收無名指探食指,點謝孤鴻華蓋穴,謝孤鴻卻身子隨著自己的左手掌刀微微偏轉,一刀繼續斬去。桑喜巴眉頭微皺,收回食指,大指,小指猶如牛角,同時點向謝孤鴻神藏穴與神封穴,單單留著中間的靈墟穴不點。謝孤鴻掌刀偏移,自中間朝他手掌“牛角”中間的“牛頭”斬去。
  桑喜巴見此,面露差異神色,口中不由自主的微微輕“咦”了一聲,手腕翻轉,用大、小二指去鎖謝孤鴻的掌刀。可是他這聲“咦”方一脫口,只感覺左手朝天一指上的掌刀,猶如千鈞大力,猛地壓了下來。
  原來,桑喜巴這朝天一指有個名堂,叫舉手佛指,乃覺囊派其中的六支大瑜伽術中的靈鷲般若法,迦札迦秘密法,同化機小乘法,不同化機般若法,殊勝化機秘密灌頂法依次修習成功方可;修第一門的時候,可修其中的佛陀盤膝法,第二門修佛身不動法,第三門修佛首不動法,第四門修雙肩大輪法,第五門修佛臂金剛法。而這舉手佛指修煉之時,便是配合其中的三寶敬神指,舉手朝天二十載不動不搖半點才算練成。
  可這桑喜巴雖然身為活佛**王的身份,但畢竟不是佛陀臨世,見謝孤鴻掌刀每每朝自己右手招式中的破綻攻來,不由得便輕輕“咦“了一聲,而他吐息開聲,自然破了舉手佛指的功夫,這也可以說是謝孤鴻用自己的掌刀招數,逼得他將舉手佛指破掉。
  不過此時桑喜巴雖然占了下風,心神卻絕不亂半點,口中猛地大喝一聲。右手運足根本功的功力,徑直別住了謝孤鴻的掌刀,右膝微屈便朝著謝孤鴻左肋撞去。
  謝孤鴻見對方應變神速,也不敢輕敵。同樣抬起左膝去撞對方膝蓋內側曲泉穴。但桑喜巴這招可虛可實,見謝孤鴻法度森嚴,提起的右腳猛一踏地,身子登時凌空飄了起來,左腿閃電般踢了出去。
  謝孤鴻反應也是極快。隨著對方左腳往下也是一踏,身子跟著騰空而起,右腳飛出,只聽“碰”的一聲,兩個人本就黏在一起的指法與掌刀,登時分了開來。
  謝孤鴻身子被雙方合力,推的在空中向后飄去,不過身在半途他立刻用了個千斤墜,雙腳復又站在了地上。
  桑喜巴身在空中往后猛地發了一掌,臉色一紅即收。身子也跟著落在了地上。如此過了半晌,他雙掌緩緩合十說道:“謝先生功力精純,在下佩服。”
  謝孤鴻道:“大喇嘛雖然落了下風,卻還沒有戰敗,也是謝某平生覲見的了。”
  桑喜巴聞言凝眉苦思半晌才道:“謝先生好似也精通我佛門武藝,不知師承何處?”
  謝孤鴻道:“在下所學都來自家傳,不過后來,與大輪寺的扎若喜多大喇嘛結為朋友,他倒是將一門武功傳給了我。”
  桑喜巴聞言恍然大悟,哦了一聲。道:“原來如此,謝施主天縱之才,佛俗合一,真乃當世一等一的人物。只是在下還有一事不明。請謝先生不吝賜教才是。”
  謝孤鴻道:“大喇嘛但說無妨。”
  桑喜巴說道:“在下在吐蕃觍為法王,在五年前與王說法時,曾經遇到一叫鳩摩智的高僧,說法完畢后,我與鳩摩智上師曾經談經論佛,也曾切磋降妖伏魔的功法。鳩摩智上師曾經憑借一種曰火焰刀的功夫,與在下交手過兩招,實乃無上神技,在下也是佩服得緊的;方才與謝先生動武時發覺,先生的掌刀神技與火焰刀似乎十分相似,不知能否解惑一二?”
  謝孤鴻聞言,奇道:“大師曾經見過鳩摩智么?”
  桑喜巴聽他如此一說,就知道謝孤鴻與鳩摩智必定認識,是以點了點頭,道:“不錯,就在吐蕃王宮之內。”
  謝孤鴻道:“我與鳩摩智是在二十幾年前相見,當時我去拜訪他的老師扎若喜多大喇嘛,上山時曾經遇到,只是問了幾句大輪寺的方向,便再也沒有見過了。而后我與扎若喜多大喇嘛交了朋友,并且從他處學的一門功夫,只是他沒過多久便圓寂了,實是可惜,圓寂之前還叫我代為打探鳩摩智的下落。”
  桑喜巴聽罷,緩緩頷首道:“原來如此,均都是學自扎若喜多上師,怪不得如此相像。”
  謝孤鴻心知他誤會了自己,以為自己與鳩摩智一樣,都是從扎若喜多處學來的火焰刀,不過他也沒解釋,道:“大喇嘛此次前來中原,真的是為了弘揚佛法么?”
  桑喜巴合十說道:“這是自然。”說完這四個字卻突然嘆息一聲,好似在沉思著什么,如此過了半晌卻又搖了搖頭,續道:“實不相瞞,在下幼時便通讀佛經,并且參研我派武功秘籍,待十二年前,覺得學有所成,便找人辯經說法,可方開始還好,但后來我遇到了一位格魯派的上師,與他辯經時,每每到了關鍵處,那上師見解卻比我始終高上一籌,我們兩人連辯三日,都是如此結果,我隨即便假意提出切磋護法正道的本領。”說到這里桑喜巴面露不忍之色,再次嘆息一聲,接道:“那上師的武功極高,我與他從中午打到了晚上,終于在日落前贏了他一招,可是那一招我本可一沾即收,可當時我突然想起與這上師辯經時的情形,不由得惡念頓生,功力全力運出,擊在了上師的心胸之上,那上師當場被我打死。我愣愣的看著他的尸體,格魯派的其他上師武功修為不足,看不出其中的關節,只以為我是失手為之,是以他們慈悲為懷,沒有為難我。當晚我回了覺囊派后,反而沒有自省,而且還暗暗歡喜,從此對武功一道更加執著。每每與人辯經之后,都與對方切磋武藝。可那之后,與我交手之人,武藝平平,我都提不起興趣。”
  說到這里。桑喜巴頓了頓,抬頭看向謝孤鴻,道:“而后我便遇見了鳩摩智上師,他對我說,中原武林高手極多。且百姓也多,若是在中土稱雄,那必然能夠將我派發揚光大。而后我反復揣摩多年,終于下定決心,前往中原,只是……方才謝先生勝了我時,我突然想道,那些敗于我之人,或死在我手下之人,又是何等沮喪?定然是跟我方才的心情一般不二的。而且我縱使勝了又能如何?便一直如此下去么?又有何意義?哎!”
  他又是重重一嘆。而后他緩緩將外面的法袍退了下來,朝著場中眾人輕輕一抖,而這一抖,光亮從法袍中間一條寬約一扎左右的口子中透了出來,而后他笑了笑,用手指著,說道:“謝先生這一招掌刀,將我的法袍砍了開來,我若是身在空中不往后發那一掌,只怕到現在還未必就能發現。”說著深深給謝孤鴻行了一禮。起身后到道:“那鳩摩智上師說的不差,中土卻乃人杰地靈,若是在下沒來這一趟,恐怕到現在已然入了魔道。”
  謝孤鴻說道:“大喇嘛重拾佛道。可喜可賀,不如留下觀禮如何?”
  桑喜巴聞言怔了怔,說道:“如此恭敬不如此從命了。”說著緩步走下了臺來,眾豪杰見對方化敵為友,實乃喜不自勝,汪劍通與丐幫的幾大長老親自走了過來。將桑喜巴引到了本桌,而后汪劍通重新回來,走上了擂臺,抱拳朝著場下說道:“謝孤鴻謝大俠,武功蓋世,德行高尚,只前我們說的好,乃是這擂臺,是選任丐幫的幫主之位,大家有目共睹,謝先生神技驚人,汪某在這里再問一句,若是各位沒有異議,我便即刻退位讓賢,將打狗棒傳于謝大俠。”
  他話音方落,臺下哄然叫好,全然沒有半個人反對。汪劍通點了點頭,面上帶喜,說道:“既然如此,那我汪劍通,便將丐幫幫主之位,傳于謝孤鴻。”說著,他面色鄭重,從腰側抽出碧綠晶瑩的打狗棒來,雙手橫拿,高聲道:“今日天下英雄再次見證,我汪劍通將幫主之位傳于謝孤鴻,接過此棒之后,謝孤鴻便是丐幫第九代幫主,從此之后幫內眾位兄弟,需共尊他的號令行事,以御外敵,丐幫八大長老在此,若誰有違背,天人公憤!”說著將打狗棒往前一遞。
  謝孤鴻點了點頭,伸出雙手接了過來,而后凌空一舉,眾人齊聲叫好,便已禮成。謝孤鴻暗道:“汪劍通啊汪劍通,我此次是有私心的,但如果沒有它,我便無法回去,那邪惡之眼,便有可能從此再無拘束,是以……對不起了。”想到了這里,緊握打狗棒,心神全部集中在了回歸本源世界之上。跟著一股眩暈感瘋狂襲來,眼前的景物瞬間一花,便即消失無蹤……
  他暈迷不知時辰,待感覺幽幽轉醒之際,耳旁只聽有人說話,是個女性的聲音,道:“現在開始,我們要斷絕網絡,我今日發現上網時,有人曾經偷偷的查看過電腦中的日志,我懷疑可能是邪惡之眼組織正在找我們,你有什么建議么?”這聲音有些熟悉,略微回想,卻是那個救自己出來的莫娜。
  這時一個男性的聲音響起,謝孤鴻也知道他,叫做賈魁,乃是一名電腦專家道:“我只是于他交手一會,便差點中了招,還好我及時的采取了措施!因此我十分肯定,對方是一名十分厲害的高手,這種高手,在國內并不太多。所以我覺得你剛才的建議很好,我們斷網一段時間,我會利用這些時間重新布置一下的。”
  正在此時突然響起了“恩?”的一聲,好似略微帶著些許詫異,醫學專家董慧的聲音跟著,道:“心跳頻率變了。”說著響起了走路的聲音。
  她來到了謝孤鴻的身前,低頭正看見謝孤鴻張著雙眼看向自己,不由得嚇了一跳,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你醒了?”聽見董慧的說話,莫娜、李嚴純,申長松,賈魁,張志凱,楊世德幾個人立刻“吱吱呀呀”的拉開了椅子,紛紛急步走了過來。
  董慧問道:“你醒了多久了?”
  謝孤鴻掃了掃周圍的這些人,說道:“從莫娜說斷網開始,怎么了?我們被邪惡之眼發現了么?”
  莫娜笑道:“不用太過緊張,問題并沒那么嚴重,只是以防萬一罷了。”
  謝孤鴻聞言,想要起身,可突然之間只感覺周身氣流亂竄亂動,好似身子要直接被撐開,撐裂似得。雙眼也瞬間充血,變得通紅無比。
  注:“兄弟們加把勁唄,推薦票啥的多來點唄!!”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查询 东方6十一历史开奖 股票资金配资 江西11选5基本走势图 湖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预测 今天那些股票下跌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 双色球红球中6怎么算最准确 融资融券对股票有什 股票行情300136 辽宁11选5前三 网上的五分彩骗局 北京赛车预测计划 江苏十一选五电视直播 江西快三预测三同号 看大盘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