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四章 傳承中神通

  現在的金九齡,一雙手化作雙劍,本也是極高明的臨危變招,但他手上卻沒有長劍,距離自然就短了。?  ?·
  但就看謝孤鴻突然間雙手招式一停,不知何時,右腳已然驟然飛出“咚”的一聲,正中金九齡的胸口。只把他踢得倒飛出十來步,才摔在地上,且勁力不消,一溜滾出老遠,直接撞在了院墻上,方才停頓了下來。
  謝孤鴻也不著急,依舊邁著不輕不重的步子,從地當中,走到了院墻之前,看著蜷縮在地的金九齡。他知道,對方還沒死,因為自己沒讓他死,他就死不了。
  方才他答應了6小鳳,要將金九齡交給他,所以控制了力道。他探手往下一抓,抄住了金九齡的腰帶,提了起來,而后再次通過院子,走到了正堂當中,出手連點金九齡的極大要穴,而后隨手往地上一拋,坐在了之前的上位。
  那盧展飛從一開始兩人爭斗,便開始瞪大了眼睛觀望,金九齡劍法展開之時,他面上也不知是喜是憂,因為自己的師傅畢竟是自己的師傅,是那個帶著自己進入六扇門,并一手將自己扶持上本地布頭之位的恩人。可也正是如此,他看見金九齡展開絕妙劍法時,他又不免擔心起來,因為只要金九齡勝了,自己也絕對必死無疑,聽方才,謝孤鴻、6小鳳與金九齡對話之時,他已經基本確定,自己的老師,就是最近接連坐下大案的繡花大盜。
  謝孤鴻微微側頭,掃了眼依然有些呆若木雞的盧展飛,道:“怎么?到了此時,你還不肯相信么?”
  盧展飛打了個激靈,清醒了過來,轉面道:“他……死了嗎?”
  謝孤鴻道:“沒有,不過跟死了也差不太多,我已踢破了他的四海穴。”四海穴,乃人身極大要穴之一。位于整條任脈的中間位置,而四海穴一破,一身武功內息,上上不來。下下不去,跟破了丹田氣海,已經沒有任何兩樣。縱使還能如同普通人一樣行動自如,但沒有內勁支持,也只不過是一個強壯些的普通人罷了。
  盧展飛聽罷。好似略有感慨的點了點頭,道:“也不知他為何會如此。”
  謝孤鴻看他的模樣,也不再說話,道:“此地距離京城不遠,想必6小鳳,用不上多久就會回轉的。”說著話,他猛揮手,用衣袖往前一拂,那先前被他點了穴道制住的四個捕快,立刻口中聲。周身一暖。
  盧展飛眼睛掙得更大,這等隔空解穴的功夫,實在太過匪夷所思,本以為只不過是江湖傳說,但如今真真看到了,卻也不由得他不信了。
  而那四個人雖然被解開了穴道,卻十分懼怕謝孤鴻,只是起身站立在正堂門口,仿佛門神一樣,只是卻不敢離開。更不敢開口詢問。
  謝孤鴻也不理他們,徑自道:“盧展飛,你可知終南太乙山么?”
  盧展飛看了眼四個手下,點了點頭。?? ·道:“終南捷徑,太乙仙山我如何不知。”
  謝孤鴻道:“你知道便好,我來這里,是要找一件東西,這東西可能是一件兵器,又或者是武林瑰寶。你乃六扇門捕頭,信息靈通,若出現什么這方面的風聲,便用信鴿,通知我一聲,或派人去終南山尋我,我在那里治了一處宅子,叫白駝山莊。”
  盧展飛眉頭一皺,道:“你喜歡收集武林重寶?”
  謝孤鴻道:“不錯,你也不用為難。若是你在武林中有何事情辦不了,可以來找我,我們平等合作,也就是了。”
  盧展飛聽他一說這話,心中便活泛了起來,道:“其實,我現下,就有一樁事情。”
  謝孤鴻立刻擺手打斷,道:“你不用說了,我們平等合作不假,但我必須看到你的誠意,而不是你先來找我,讓我幫你辦事,懂么?”
  盧展飛道:“懂!那雄霸天,段子豪還有關靖宇三人的家產,再官面上,我保證不會有人追查,如何?”
  謝孤鴻直言不諱,道:“你只是一個捕頭,憑什么如此說。”
  盧展飛道:“就憑那三家的家人,早已經沒了主心骨,我雖然不能接觸上面太大的人物,但那三家我卻可以保證,讓他們不亂嚼舌根。”
  謝孤鴻回手一指“叮”的一聲,盧展飛身上的鐵鏈仿佛成為了有生命的巨蟒,直接反向轉了三圈,最后“碰”的在他背后風門穴一撞,這一下,不光是鐵鏈解開,就是之前被謝孤鴻點中的穴道,也被他解了開來。
  盧展飛身體能動后,單手一撈,將自己的兵刃拿住,隨即看了看站在正堂門口,不敢動彈一步的四個人,從以上站了起來,道:“你們四個切下去吧,我剛才說的,不只是單單那三家的家人不要亂嚼舌根,便是你們也最好如此。”說著,揮了揮手。
  那四個人齊齊點頭,道:“是,屬下明白。”而后看了眼謝孤鴻,轉身便要朝外面走。
  謝孤鴻道:“慢”私人立刻站定,只見謝孤鴻從懷內,摸出一張銀票,道:“我方才所言,想必你們都聽聽見了,江湖中講究見者有份,這一千兩銀票,就是你們的辛苦費,若是以后有什么武功重寶的消息,可莫要忘了,來我終南山報信。”
  那四個捕快,相互看了看,見盧展飛微微點了點頭,走上了一人,雙手接過了銀票,道:“多謝,謝大俠賞賜,小的們必當竭盡全力。? ? ·”
  謝孤鴻“恩”了一聲,擺了擺手,四個人隨即走出了正堂。
  謝孤鴻轉頭看著盧展飛,道:“放心,我不會插手你六扇門之事,我只要武林重寶的消息。”說著話,他這才從大椅上,站起了身子而后指了指,依舊昏迷不醒的金九齡,道:“六扇門的打牢,還不至于讓一個強壯些的普通人跑了吧?”
  盧展飛自是明白她是何意,點頭道:“謝大俠放心,他跑不了。”
  謝孤鴻道:“好極,我不想讓6小鳳回轉時。白跑一趟。”說著,邁步走出了正堂,穿過院子,最終消失在了六扇門的大門口。
  謝孤鴻路上買了一匹馬。倒也不是什么好貨色,只是趕路需要也就是了,一路上內功修煉依然一刻不停,趕往終南山。
  京城距離終南山并不算近,再加上他并不刻意趕路。因此用了差不多近一個月這才到了終南山。他之前拿了關靖宇,雄霸天和段子豪的家產,找來了一批工匠,讓他們在山上修建一座莊園。
  現在他也不差錢,是以建的極大,但也是因為太大,到了現在這座莊園還只是建了小半。但大概的框架卻已經拉了起來,其中主院倒也已經蓋起來。所以他還是有地方住的。于是,他便大撒錢財,讓工人加緊進度。自己則是再次變成修煉狂人,躲在自己的主人房,不停的修煉起來。
  可是謝孤鴻雖然變成了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狀態,在江湖中卻已經因為繡花大盜之事傳的沸沸揚揚,尤其是謝孤鴻突然出現,廢了金九齡的武功,更是讓他在短期內,在江湖中傳出名聲。雖然盧展飛壓住了雄霸天那三家人,但卻壓不住這三家的親戚朋友,他們雖然不能有什么實質性的作用。可是在謝孤鴻的頭上卻冠了一個魔字,刀魔。
  可謝孤鴻卻根本不在乎,他能能為再大,也絕壓不住所有人的嘴。這一日。新人管家秦向東前來稟告,說山莊已經修建完了,請他前去驗看一番。
  謝孤鴻沒有馬上回答,坐在大椅上將功力緩緩的收歸丹田,這才起身,道:“我們去看看。”
  走出了主院。慢慢的在自己新修建的山莊中轉悠了起來,這處院子,他足足花了從雄霸天三家斂來的近半金銀,因此十分講究奢華,但是花園就有三個,包括后花園,賞雪園,避暑園,而且他之前就跟木匠鐵匠,畫了圖譜,還單獨修建了一個小公園,這小公園雖然帶個小字,可占地面積可是不小的,而他給出的圖譜,也是根據后市著名的中央公園畫的,只是縮小成了二比一,也就是一半罷了。當時看的施工的大師傅下巴差點掉了下來,這簡直比皇宮中的御花園也差不太多了。
  那姓巴的大師傅,此時就在這小公園的門口,見主家來驗看,立刻笑了笑臉迎了上去,道:“謝莊主,要進入其中瞧上一瞧么?”他見謝孤鴻點頭,直接引著謝孤鴻和秦向東兩人走了進去。
  謝孤鴻已進入里面,就不由的點了點頭,古代的手藝人,幾乎每一個放在現代就是藝術大家,大格局雖然是自己設計,但是細節上,這些手藝師傅卻精雕細琢,就拿后世的中央公園的座椅來講,那也只不過是些普通的座椅,幾塊長木板,釘在一起,再刷上一層油漆,使之看起來順眼也就差不多了。可自己的中央公園中的座椅,雖然也是長條形的,但卻雕梁畫棟,飛邊云鬢,那雕刻的簡直美到了極點。而后來拋光之后,前后共六道油漆,真真讓其完全融入了周圍的環境,而且就算是單單拿出來,放到本源世界,那就是一件藝術品。
  謝孤鴻在這公園內轉了一圈,看見每一樣東西,這些師傅都是拿出了看家本領,心中不由的暗道:“無怪花了我近半的金銀,這可是太值了。”
  他大概走了走自己的莊園,現不但是中院公園如此,就是每一處的院子,進階如此,不由得高興,對著依然躬身笑看自己巴師傅,道:“不枉我我請你前來,我這山莊,你們修的我很是滿意。”說著轉頭對著秦向東說道:“一會告訴賬房,給巴師傅他們結算的時候,每人多賞十兩銀子。”
  巴老大一聽,嘴角差點裂到耳根,連聲道謝作揖,其實,謝孤鴻這個莊園,別看是他平生接的最大的活計,但反而不是太難干。比如大公園中的樹林子,這里地處終南山,最少不了的,那就是樹木,秩序按照謝孤鴻給出的譜圖,弄出空場也就成了。至于長椅,噴水池之類的,那更是手拿把掐,讓手下的匠人,都將自己家中的閑時雕刻的大柜。木床,門板等等半成品直接讓人拉來,能用的則用,能修的則修。然后再稍稍改一改,那就省事了不少,但他這可不是偷工減料,而是他頭腦靈活,不但減少了工時。還能讓這處莊子更快,更加漂亮的建立起來,可謂事半功倍罷了。因為這時候的手藝人都不肯咋了自己招牌,比謝孤鴻本源世界中的人可是講究多了,而且用料都是十足十的好東西。所以謝孤鴻轉了一圈,看了幾處細節,就決定多多打賞。
  謝孤鴻道:“巴老大,你讓手下的工匠,領完了賞,先別走。我還有一些活計要交給你們做。”
  巴老大聞言大喜不已,手藝人誰嫌棄活多?因此當即問道:“不知莊主您還肯賞賜我們什么伙計。”
  謝孤鴻道:“我打算開山立派,還向這個莊子一樣,我回頭讓秦向東把圖譜給你,估計我需要個三五日的時間,這段時間,你和你的匠人就現在莊子內休息吧,吃住都算我的。”
  巴老大今天的揖,是作不完了,但卻是他輩子。作揖作的最高興的一次。
  謝孤鴻不再理他們兩人,直接走到了自己的主院,進入了房中,而后將桌邊的鉛棒拿了起來。在紙上慢慢的畫了起來。畫的當然是,接下來要在中南上上建立的門派駐地。
  他直接將旁邊的中央公園,和門派連在了一起。而后開始慢慢的畫著,想到什么就畫些什么,不過大致的感覺卻有點像是,他在本源世界。工作閑時,玩的一個游戲的大城。只是細節想不太清楚罷了。
  可是就謝孤鴻剛剛將第一張圖畫完的時候,他突然間就感覺腦海中猛地一震:“終南山乃中神通王重陽開創全真教派之所在。傳承其一生所學,助比尋得神物。”
  隨即謝孤鴻只感覺,自身仿佛到達了一個漆黑無比,卻又能夠讓他看得級清楚空間當中。只見那里有一個道人,正在盤膝而坐,猛然間他直接飛身而起,手中不知何時依然多了一把長劍,每每舞動之時,他的一把劍,都好似化成三把,開合間間中正平和,不疾不徐,可是有法度森嚴,配合手腳身法步一套劍法下來,好似行云流水,自然而然。便是以現在謝孤鴻的武功,也是不敢小瞧了的。
  跟著這個道士手中的寶劍,忽然不知所蹤,跟著他開始練起了一套章法,這掌法竟然跟那劍法一脈相承,雖然完全是兩套武功,可是每張交錯之極,好似都一掌化為三掌。謝孤鴻看著看著,不由的暗道:“江湖中有些高手,能夠將一掌,化成十幾個掌影,甚至加入高深的身法后,能夠一掌化為數十道掌影,但是這老道只是一掌三影,看似毫無威勢,但又掌掌皆實,用出之時自然而然,武功當真高明。”
  這老道一套掌功打完,立刻站在當場,突然伸出右手食指往前一點,跟著收回,中指跟進、然后大指、食指,中指全都收回,無名指往前再點,而后手臂微微下壓,竟是食指、中指、無名、小指統統回收,大指突出,往前捺了一捺。最后則是大指也收了回來,但用小指,往前輕輕一點。他做了這幾個簡單至極的動作,身體根本不要不動,面上風輕云淡。可謝孤鴻卻心中不住的暗贊。因為這幾個看似簡單的動作,卻是大道至簡的一種指功。他在天龍世界中,曾經也看過段興志使用過,因此十分熟悉。
  而后這老道一直練了幾套功夫,最后則是盤膝而坐,慢慢的吐吶起來。跟著謝孤鴻眼前景色驟然一變,又回到了原本的房間。
  謝孤鴻將手中的鉛棒暫時放在了桌上,而后也不著急,慢慢的給自己的倒了一杯茶水,然后喝了一口,這才將思維慢慢探尋進腦中剛剛得到的記憶。
  卻是自己已經清清楚楚的得到了王重陽的傳承,一共有幾套武功,分別是,金雁功,三花聚頂掌,全真掌法,一氣化三清,同歸劍法,先天功,一陽指功,九陰真經。
  謝孤鴻大喜不以,卻不是他貪圖武藝,比如鳩摩智或者慕容復,他們兩個雖然都是武學奇才,但是所學太雜,因此根本無法達到大成境界,但是謝孤鴻確實不一樣的,他這是傳承絕學,只要他一修煉這些傳承過來的武藝,那就是一日千里的進度。因此別看功夫多,可是卻沒有雜而不精,博而不純的劣勢,在加上他此時不知道還要在6小鳳的世界帶上多少年,因此開山立派,廣收弟子,也好讓他們幫自己尋找武林重寶,自然現在得到了武藝是越多越好了。
  注:“要出趟門,有點著急了,沒修改錯別字,兄弟們見諒。”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浙江20选5中3个 股票趋势指标公式 七位数今天预测号码 22选5大星彩票走势图 广东11选5官网 2019湖南幸运赛车开奖日 股票行情软件 幸运赛车计划 怎样分析股市行情 pc蛋蛋微信机器人 腾讯分分彩预测的软件下载 南粤风彩36选7历 幸运飞艇是人为控制的吗 网赚项目0投资赚钱 海洋生物股票今日行 赚钱的网游排行榜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