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第十章 三花聚頂掌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眾人皆被這聲大喝所驚,陸小鳳心中疑惑,暗道:“未見其人,先聞其聲,卻絲毫不靠山峰間的回音,直直傳了上來,此等功力便是霍天青也未必就能做到。”
  可是謝孤鴻卻好似不理不睬,對著眾人道:“他強任他強,清風拂山崗。他橫任他橫,明月照大江。”他一沒運功,二沒提高聲音,可是眾人卻被他說了的兩句話,使之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他的身上,絲毫沒受影響。
  謝孤鴻見眾人如此,接著說道:“學武之人,更要修心,外界能夠影響你,便說明你的心性還不夠堅定,你們知曉了么?”
  十大弟子,齊齊答道:“是,師尊。”
  謝孤鴻道:“莫要理會,我現下就將易經鍛骨篇的口訣傳授你等。”
  陸小鳳聽到這里,在一旁說道:“我且先下山看看。”卻是他聽到謝孤鴻要傳授徒弟武藝,那是不好再旁傾聽的,雖然謝孤鴻并沒介意他在一旁。
  謝孤鴻緩緩朝他點了點頭,也沒勉強,陸小鳳直接運起輕功,掠過了青巖廣場,朝山下而去。
  謝孤鴻徐徐道:“此篇為九陰真經中的心法,練成后無論是身體,或是功力進展,都會打牢基礎。且記下口訣:‘人徒知枯坐息思為進德之功,殊不知上達之士,圓通定慧,體用雙修,即動而靜,雖攖而寧……’可記下了?”這易經鍛骨篇只有五百余字,可其意淵深,不但有打坐修煉的靜功,也有由外而內的動功。可謂內外相合,一陰一陽。實乃打熬基礎的無上妙法。
  他一連說了三遍,開始詢問弟子,這十大弟子中,有六個頭腦靈活。已經一字不差的全都記住,余下四個也記住了個大半。見此謝孤鴻還是較為欣慰的,自己這一個月來的觀察還是沒有多少偏差的,于是吩咐道:“你們師兄弟,二人一組。相互背誦,午時前,為師要考校你等。”
  十大弟子躬身打禮,而后各自分組,相互印證起來,謝孤鴻則依然邁著不輕不重,毫不掩飾的步子,從上善殿往下走去。
  等他來到了下面,就看巴老大的一干手下已經停下了手上的活計,紛紛看向旁邊的幾人。謝孤鴻見到他們停工。心中微有不快,也不理那幾人,點手叫過秦向東,道:“去讓巴老大的人繼續。就說我很不滿意他們的進度,今天的晚上的肉食沒了,如若再發生這種情況,月錢照舊,但會扣除當月的賞銀。”
  秦向東聞言立刻跑去,找到了巴老大手下的一個工頭,那工頭聽了連連點頭。趕緊吩咐手下人再次開起工來。那些工人也知道是大東家親自吩咐下來的,于是不敢怠慢,立刻開始干起活來。
  謝孤鴻見此點了點頭,走了過去。只聽陸小鳳說道:“楊兄。你找謝掌門,這自然是不關我事,但我要奉勸你一句,那關靖宇著實做下了不少惡事,他被謝掌門打死,只不過是得到了應有的下場而已。”
  對面一個土黃色衣衫的大漢。聞言嘿嘿冷笑,道:“你陸小鳳也是江湖上成了名的大俠,怎么?今日到了這太乙派,謝孤鴻手下,做起了他的門房不成?”他說這話極盡挖苦之能,諷刺陸小鳳在山門下就攔住自己一伙,是因為做了太乙派的一個看門的門房。
  還不等陸小鳳答話,旁邊一個黑影閃動,眾人耳輪中就聽見“啪”的一聲,那姓楊的大漢早已重重挨了一記耳光,身子凌空直轉了三圈,才“咕咚”一聲,跌落塵埃。場中人無不驚。
  定睛看去,卻見到一個穿著一身黑衣大袍的高大之人,已經站在了剛才那姓楊站立的所在。來人自是謝孤鴻無疑,看著那姓楊的臉又紅又腫,連爬了幾次才歪歪斜斜的站起了起來,蹡蹡金鳴般說道:“我最恨人自以為是,狗眼看人,便是真的門房就低你一等么?”
  那人被打的五迷三道,此時雖然站起卻仍然沒有緩解過來,只是被旁邊一個干瘦的漢子扶著,這才沒有倒下。
  方才謝孤鴻這一下突然而至,便是陸小鳳都沒有反應過來,他心中驚訝非常,要知道這一個月來,雖然深知自己絕非謝孤鴻的敵手,但剛剛那一下卻是比和自己動手時還要快上許多。
  謝孤鴻說完,仍自盯著那姓楊的,這時候,對方三人中的另外一個女人,卻上前了一步,道:“姓謝的,冤有頭債有主,你殺了我弟關靖宇,我就問你對是不對?”
  謝孤鴻掃了她一眼,只見這個女人長得五大三粗,跟個男人相仿,滿面橫肉,倒長著三角眼。能有五十來歲,正在盯著自己。
  以謝孤鴻的性格,是從不屑去與對方辯白的,而且他骨子里的性格孤高無比,因此直接點頭道:“是。”
  那女人大叫一聲,道:“好!你認了便好,殺人償命,此乃萬古不變的規矩,今日就叫你死個明白,我乃關靖宇的家姐,山西黑風奶奶關新雨是也。”說著,雙手后背一伸,收回時,掌中已經多了兩把獨角銅人槊。
  這獨角銅人槊,乃戰陣之中,軍中猛將所用,沒有奇強的臂力是萬萬使不動的。雖然說這雙獨角銅人槊要比馬上大將手中拿的要小一些,但是依然讓人望而生畏。
  陸小鳳眉頭緊皺,暗道:“謝孤鴻為何不分辨一二?是了,以他的性子,必是寧折不彎的。”想到這里,急忙跨上一步,道:“關新雨,我方才說的還不夠明確么?那關靖宇,在當地所作所為,已然被六扇門貼了城榜,若是不信你去那里瞧上一瞧,也便是了。”
  關新雨嘴角冷笑,道:“陸小鳳,天下的事情極多,但好似哪都有你,你要分辨我就跟你說上一句。我問你。他這碩大的太乙派,如何建成的,銀子又是哪里來的?”
  謝孤鴻殺關靖宇時,并未動其家產。只是拿了雄霸天的財產與近半的段子豪家家產,因為關靖宇雖然作惡多端,但名下產業乃是上輩傳下來的,強取豪奪之事倒是沒有。
  陸小鳳知道此事,當下與關新雨細說。可后者聽了厭煩無比,呵斥道:“陸小鳳,識相的,你便閃在一旁,若不然,我只當你是謝孤鴻的一條狗,我打狗從不看主人!”說著雙手一碰,獨角銅人槊“當”的發出一聲巨響,這就要動起手來。
  謝孤鴻從始至終,都冷冷的盯著對方三人。他做事只在心里有一桿秤,做了就是做了,沒做就是沒做,只要肯承擔后果,負起責任也就是了。因此輕輕拍了拍陸小鳳的手臂,道:“陸兄閃在一旁,她說什么就是什么,那又能如何?”
  跟著往前走了兩步,站在了陸小鳳的身前,道:“莫要說些廢話。想殺謝某便來。”
  關新雨一介女流,可脾氣著實火爆,聞聽此言當然不會退縮,口中立刻大喝道:“好!”話音未等落下。她用右手槊從前往后一輪,“碰”的一聲砸在地上,而身子卻借著反震之力,直接便竄到了謝孤鴻的面前,左手槊往上一舉朝謝孤鴻頭頂擊落。
  后者不閃不避,右手大指伸出。往上一捺。一陽指的勁力透指而出,關新雨不明所以,不知對方朝自己比大指是何意思,還以為謝孤鴻是譏諷自己,手上勁力不免又加上幾分,全力往下砸去。
  可獨角銅人槊落至半途,關新雨就感覺脈門灼熱無比,一股勁力直接透骨而入。半邊身子頓時又麻又酸,當即便失去了控制,口中“啊”的一聲痛叫,獨角銅人槊“嗖”的一聲,飛了出去。正沿著謝孤鴻的頭頂飛了過去,打了幾個璇子,才落在地上,發出級沉重的聲響。
  謝孤鴻心中的準則便是,你一旦要打人,就別怪對方打你,殺人也是如此,若不然只能你殺人,別人卻殺你不得,天下間哪有這個道理?因此一指點中對方穴道后,右腳閃電般踢了出去,這一腳可非同尋常,乃九陰真經上記載的一種武功,白蟒鞭法中的一招,雖然謝孤鴻此時手中沒有任何兵器,但卻不妨礙他化鞭法為腿法,支撐的左腿為鞭柄,右腿為鞭身,腳尖為鞭梢。這一下突然而至,正用腳尖點在對方的胸口窩上,發出“碰”的一聲。
  那關新雨口中登時慘哼一聲,身子直接倒飛了出去,身在半空時,口鼻齊齊噴出鮮血,且直接奔向了那個長的干瘦之人。
  此時那干瘦之人,正用手扶著之前那個姓楊的大漢,目不轉睛的盯著交戰的雙方,可是他卻根本沒有料到,人稱黑山奶奶的關新雨剛一動手就被對方直接打飛了。見關新雨的巨大身子,徑直的撞向了自己,急忙伸手去接。
  他左手松開了姓楊的漢子,與右手往中間一合,跟著猛地張開,這招有個名堂,叫大鵬展翅。雙臂好似飛天大鵬的翅膀相仿,一合間正好按在了關新雨的背上,但若是就此直挺挺的硬接,他自信能夠頂住,可關新雨乃是他的愛徒,本就受傷的她,必然會傷上加傷,因此雙手剛剛按在關新雨的背上,雙臂立刻向兩側展開。
  這樣一來,關新雨的身子必然就隨著他打開的雙手,往后慢慢的施壓過來,可每前進一寸,就會消掉一分撞擊的力量,當關新雨巨大的身子頂到了他的身前之時,力量已經極小,他猛的一挺胸,雙手再次一合,抓住對方兩個肩膀,原地一轉,跟著朝下一放,關新雨輕飄飄的被他就放在了地上。這一招被這干瘦之人施展的恰到好處,在場之人看見之后,無不大驚。
  露了一手級高明的卸力法門之后,這人輕描淡寫的看了看謝孤鴻,道:“閣下的功夫著實高明,在下佩服。”
  謝孤鴻見對方如此化解力道,也是心中暗贊一聲,道:“閣下的功夫倒也不錯。”
  干瘦之人至少能有六十五歲往上,本來并不算高,可是由于他長得非常之瘦,因此顯得很高,跟個筷子精似的。
  這人說完了話,蹲在地上看了看關新雨,眉頭當時便皺了起來。而后伸出右手三個指頭,摸了摸黑山奶奶的脈門,不大一會,臉色變的陰沉無比。復又站了起來,冷颼颼的說道“閣下的功夫,不但高明,就是連心性也狠毒之極,讓人不得不欽佩了。”
  謝孤鴻冷哼一聲。道:“打人無好手,罵人無好口,實屬常事,怪只能怪他經師不到,學藝不高罷了。”
  這人聽到“經師不到”四字,臉色更是陰暗,道:“說得好,閣下定是跟隨名師學了一身的好武藝。到是要讓老夫看看謝掌門的學藝是如何高強了。”他說的這番話,正是針對謝孤鴻方才的言論而回擊的。
  謝孤鴻聽罷,面上卻根本無動于衷。道:“廢話我最是不喜,你只管來就是。”
  到了此時,雙方言語已經到了盡頭,干瘦之人眉毛立起,直接擺出一個金雞獨立的招式,屈左腿,立右腿,雙手成爪,向后展開,卻把頭探向了前面。
  要知道。在武林當中,這等將雙手放于身后的功夫,是極為危險的,因為對方動作若是極快的話。前面根本沒有任何辦法遮攔,而且他用的還是金雞獨立,下盤比雙腳站立自是要難上許多,所以便更加兇險。
  陸小鳳在一旁見了,知道這個干瘦之人,跟謝孤鴻動手前是要首先顯露一手功夫。可他卻心中上喜,暗道:“如是不跟謝孤鴻動過手的,那是萬萬不知他的武藝有多么的可怕。這人竟然如此,就等著吃虧吧。”
  可是突然之間,這個干瘦之人亮了一招看似無用,卻又十分危險的金雞獨立之后,抬起的左腿,猛地往下一踹,身子恍然間就到了謝孤鴻的身前,左手爪裹著呼呼風聲,直接抓向了謝孤鴻的頸項。
  原來,那干瘦之人不但武藝高強,心機也十分深沉,他用了這個看似無用的一招,就是為了迷惑對手,跟著突然發招,對方就算反應迅速,自己沒有得手,也必定會被自己連綿不絕的后招逼入下風。
  可是謝孤鴻畢竟不是凡人,身子依然動都沒動半點,口中猛地一哼,鼻中登時噴出兩道淡淡的白氣,同時右手一伸“呼”的往前發了一掌。
  可是這一掌竟是接連出現了三個掌影,正是三花聚頂掌的一招手推蓮花。
  那干瘦之人還沒等碰到謝孤鴻的衣襟,就感覺一股掌力已然撲面而至,心中登時驚駭莫名,口中“吱吱”怪叫,身子原地轉了一圈,爪隨身走,再次朝著謝孤鴻的手腕抓來。
  可是在一旁的陸小鳳看的真切,謝孤鴻剛才那一掌好像突然之間變得極慢,以至于讓人產生了往前打一掌,半途竟是往回收的錯覺。
  那干瘦之人的一爪立刻便從謝孤鴻手臂前方劃落。可是突然間,謝孤鴻的這一掌驟然變快,仿若雷霆般撞了出去。
  這一剎那間,快、慢、快的接連變化實在太過詭異,干瘦之人哪能想到?因此感覺胸口一股大力撞了上來,只好拼命再次旋轉身子,要將對方的掌力化解。
  可是謝孤鴻的三花聚頂掌,乃一掌之間化為三掌,那就是有三重的力道,可謂變化無常,在加上他功力深湛,是以干瘦之人只是轉了小半圈,只聽“碰”的一聲巨響,被謝孤鴻一掌,正印在了他的左胸*乳*根穴上。
  如此威勢的一掌,陸小鳳本以為這干瘦之人會像黑山奶奶一樣,直接被打飛,可是這小子根本哼都沒哼一聲,身子甚至沒有退后一寸,直接沾到了謝孤鴻的掌上,靜靜的不動,滿面痛苦之色,紅彤彤的看著對方,奮力說道:“你……”
  他一開口說話,只一個字,氣息便直接卸了出去,心脈立時崩裂再也說不下去,嗓子眼“咔”的一聲,嘴角流出一縷鮮血,身子變得軟綿綿的直接摔在了原地。
  謝孤鴻緩緩收掌,看了看倒在地上,依然死不瞑目,看著自己的干瘦之人,而后再次探右手超前虛點兩指,黑風奶奶和那姓張的大漢,登時身子也倒將下去。卻是被謝孤鴻用一陽指,隔空點穴的手法,一個點中眉心,另一個點中百匯。這兩處都是人身之上的死穴,就是被不會練武之人碰了都有可能受傷,更何況是謝孤鴻的一陽指了。
  陸小鳳看的有些訝然,道:“你本可留那漢子一命的。”
  謝孤鴻轉過身來,道:“兩個選擇,一個放他走,一個讓他死。我只是選擇了其中一個。”
  陸小鳳點了點頭,道:“不錯,人生中充滿了選擇,我想他們也應該做好準備,既然敢來,就要做好死的準備,只是你將他們都殺了,難免壞了名聲。”
  謝孤鴻笑道:“名聲與我一文不值。”
  陸小鳳道:“既然如此,還是讓人,將他們埋了吧,在這里倒著三具死尸,縱然你是不懼,可那些給你修建門派的匠人,也是會忌憚的。”
  注:“兄弟們,瘋狂訂閱一下唄,支持正版哈!謝謝了,謝謝了。”
   無彈窗小說網(www.zvkplz.icu)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無彈窗小說網 > 科幻 > 武動時空
本站所有收錄小說的版權為作者所有!情節內容,書評屬其個人行為,與無彈窗小說網立場無關!
本小說站所有小說和小說評論均為網友自發更新上傳!僅代表發布者個人行為,與本小說站立場無關! 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一經發現,即作刪除!
全民玩捕鱼害人 奇趣腾讯分分彩8码计划 山水广西麻将 捕鱼达人3原版破解版无限 体彩6十1预测专家预测 学生如何从网上赚钱 安徽11选5度走势图 网赚项目是真的吗 北京11选五怎么玩规则 网赚项目 双色求开结果 精准六肖8码必中特马 北京快乐8开奖号码 龙王捕鱼规律 湖南亲友官网下载 JDB财神捕鱼棋牌App 福彩广东36选7